來自?娛樂?2019-08-17 09:32 的文章

調教女友小靜,嗯啊舒服,小說《豪門寵婚:嬌妻請負責》完整版本(在線)

 第7章 挨虐妄想癥

喬喬本不想開口說話,哪想到王婷為了在張麗麗面前表現,從而學習學習勾引金主的手段,當先發難。

一片陰影壓下,喬喬有些煩躁的睜眼,王婷臉上密密麻麻的麻子便毫無預兆的闖進她的視線中。

“麗麗跟你說話呢,沒有長耳朵嗎?”喬喬瞧著眼前的人唾沫星子亂飛,臉色越來越難看,她雖然大大咧咧,潔癖什么的,也還是有的,當即臉色不善。

而她冷冽的視線,成功讓王婷閉了嘴。

“麻煩讓讓!”喬喬起身,披上衣服,伸手撥開王婷的身子,剛想出門,哪想到身后傳來一聲尖叫。

“你打我?”王婷氣急敗壞的指著喬喬的背影,可想到那冰冷的視線,終究是沒有動手。

喬喬黑著臉回身,怎么一個個的都有幻想癥,都這么想被打?

張麗麗像是才反應過來,王婷是因自己才與新來的人起了沖突,也是嗤笑,“新來的,這么橫?”

另一邊的李媛全當沒有聽到,翻個身,準備睡覺。

喬喬從來不是怕事的人,她只是嫌麻煩,現在有人欺負到頭上來了,她當然不會什么都不做,于是詫異的掃了這沒事找事的腦殘組合。

“你們比我好看?你們穿的比我好?你們比我優秀?你們值得我橫?”眼看著這兩人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喬喬繼續說道:

“事實證明,你們沒有一個人比的上我,我腦子秀逗了,第一次見面就打你。”她的目光轉向王婷,又看向張麗麗,“智商是一個好東西,可惜,你沒有!”

“你……”王婷一張臉漲成了豬肝色,想要反駁,可喬喬說的都是事實,啪啪打的她無話可說。

張麗麗的臉色也好不到哪里去,想要動手,就聽見喬喬漫不經心的聲音。

“別想著揍我一頓,你們倆人,不是我的對手!”果然,這句話說完,便將兩人的小心思壓下去,可今天晚上這梁子,是徹底結下了。

喬喬也不出去了,回到自己的床上,睡覺!

第二天,套上公司配給的工作服與工作牌之后,經過三個小時的培訓,喬喬正式上崗了。

她是傳菜員,只掃了幾眼,就把菜品和桌號記得清清楚楚,一直想要看她出糗的張麗麗與王婷,盯了一上午,也沒有發現任何差錯。

中午正應該是忙碌的時候,張麗麗是收銀員,拿著銀二代花蝴蝶一般全場轉悠,仗著與經理關系好,對其他服務員呼來喝去,卻也沒人敢說什么。

她眼瞅著喬喬端著小吃拼盤,騰不開手,臉色不好看,“喬喬,動作快點,二十三號桌的客人漢堡,飲料還沒上,還磨蹭什么?”

說罷,她向旁邊推著垃圾車的王婷使個眼色,后者便直直向喬喬撞過來。

砰——

喬喬手上的小吃灑了一地,連帶著碎了幾個盤子,場面一度有些混亂。

揉著被撞得酸疼的腰側,還不等喬喬說什么,張麗麗一通責罵便傳了過來。

“你怎么做事的?不長眼嗎?這么大一個垃圾車放在這里,都沒有看見,正是忙的時候,你在干什么?”幾句話,就將事實帶偏。

要不是喬喬一時痛的無法出聲,早便開口懟人了。

隨后長相還不錯的,三十多歲的經理趙巖,幾步走過來,安撫了周圍的客人后,沉著臉,將喬喬叫到一旁,劈頭蓋臉的一頓訓斥。

這一幕,完整的落在過來抓人的某位爺眼中。

陳肖勉強跟上傅霆衍的腳步,看到一言不發挨訓的喬喬,內心好像過山車,總感覺有些不真實,“爺?我們還進去嗎?”

傅霆衍沒有說話,只是腳下的動作加快,來到啃樂雞讓人收拾了位置坐下。

達成了自己的目的,張麗麗嘲諷的看了一眼喬喬,又收回目光,掃向餐廳,尋找合適的金主。

傅霆衍的存在感何等的強大,以至于,他進來的瞬間,就將九成九的女性目光黏住,張麗麗自然也不例外。

她搶過李媛手上的點單筆和本,扭著柳腰來到桌前,忽略坐在傅霆衍對面的陳肖,臉上帶著職業的笑容,矮著身子向著男人柔聲問道:“您好,先生,想吃點什么?”

傅霆衍好看的手指捏著菜單,視線不經意間掃過繃著小臉聽訓的小女人,嘴角勾起一絲笑容,一閃而過。

可這逆天好看的笑,完整的落在了張麗麗的眼中,她捂著快要跳出胸口的心臟,小臉羞紅。

身子更低,露出領子內的大片春光。

陳肖瞧見了,快速的低著頭,對這位不知廉恥的女人報以同情。

果然,自家傅爺只看了一眼就放下菜單,劍眉皺起,“叫你們經理過來。”

“啊?”張麗麗愣住,還沒有反應過來。

眼看傅霆衍臉上多了不耐,陳肖連忙開口,“美女,喊你們經理過來一下。”

“為什么?”張麗麗有些不解,下意識問道。

傅霆衍的臉色更冷了,陳肖繼續說,“因為,我們想換一名識時務的服務員。”

張麗麗的臉色一瞬有些蒼白,咬著唇,眼中的淚水打轉,看起來楚楚可憐的,“先生,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嗎?”這句話,她是對著傅霆衍說的。

另一邊的趙巖顯然也察覺到了什么,又對著喬喬斥一句,“再有下次,你就不用待在這里了。”

喬喬低著頭應聲,眼角余光瞥到氣場駭人的傅霆衍,只想著快速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可趙巖根本不給她這個機會,讓她繼續去工作,自己來到張麗麗身邊,禮貌的問道:“請問兩位有什么需求嗎?”

話落,他明顯感受到一股冷颼颼的視線,可再看,面前的客人皆如常,沒有絲毫的不妥,倒是張麗麗見到他,眼淚刷一下就掉下來了。

女人梨花帶雨的模樣,看得趙巖心疼不已,當即便忘了顧客是上帝的準則,優先詢問起張麗麗事情經過。

剛想替女人說幾句話,可在觸及到傅霆衍兩人的穿著氣質之后,趙巖又將到口的話咽了下去,能坐到經理的位置,他的眼力勁還是有的。

 文學

第8章 裝可憐累啊!
傅霆衍兩人倒是淡定的聽著女人將事情復述一遍,其中不乏夸大她受欺負的情節。

這一處的鬧劇,吸引了不少的視線,在傅霆衍威懾的目光掃過之后,沒人再多看一眼。

傅霆衍也不繞彎子,抬起手指了刻意躲避自己的喬喬,說出的話不容置疑,“接下來,由她來服務。”

看清楚男人指的是誰之后,張麗麗的臉色更難看,就連趙巖,也是僵了身子,眼里有了怒氣。

傅霆衍與陳肖一看便來頭不小,斷然不是自己能夠招惹的,可對方點名要自己剛剛訓斥過的新人,趙巖心中的不滿可想而知。

但在陳肖說了兩句話之后,他的臉色微變,忙不迭的將張麗麗拉走,囑咐她這兩人不是自己等人可以招惹的,便去尋喬喬。

趙巖走后,張麗麗怨毒的視線落在喬喬的身上,又癡迷的看了傅霆衍一眼,捏緊了拳頭。

在桌前站定,喬喬不爭氣的當先去看傅霆衍這張俊臉,隨后反應過來,懊惱的出聲詢問,“先生,您想要吃點什么?”

又被忽略的陳肖默默的抹了一把傷心的眼淚。

“腰?”傅霆衍的視線落在喬喬被撞的腰側上。

被某人的視線盯著,那本淡下去的痛感,又突然的歡脫起來,疼得喬喬后背出了一層薄汗。

她壓著體內的暴躁因子,努力不去看男人這張能蠱惑人心的妖孽臉龐,機械的重復一遍,“先生,請問您想要吃點什么。”

“疼不疼?”傅霆衍像是沒有聽到。

又被帶跑的喬喬忍著想要把手上的本和筆扔在男人臉上的沖動,咬著牙開口,“不——疼!”

男人顯然對她的回答不滿意,掃了不遠處時不時看向自己的王婷和張麗麗,又收回視線,反問她,“想吃點什么?”

啪——

喬喬忍無可忍,一把將本扔在桌子上,似笑非笑的開口,“老娘不伺候了。”就算丟了這一份工作,她也不愿意受這份窩囊氣,在她看來,被一個人壓得死死的,就是受氣。

在喬喬轉身離開之際,傅霆衍扯住她的手腕,將人帶到自己眼前,兩人鼻息只有幾寸之距。

“不伺候了,那正好。”看了陳肖一眼,后者會意,麻溜的離開了此地,不知道去做什么不為人知的勾當去了。

隨后傅霆衍拉著盛怒的小女人,在其無力的反抗之下,將人帶到經理趙巖身前,一開口,便驚呆了所有人。

“麻煩給她辦理一下離職手續!”

吵鬧的就餐環境里,這處安靜的有些詭異,半晌后,喬喬才后知后覺的反應過來,瞪大眼睛,用力掰了男人禁錮她的手腕,“你做什么?我什么時候說要離職了?”

無視小女人的掙扎,傅霆衍冰冷的視線落在趙巖身上,后者激靈靈打了一個寒顫,接著接過一個電話,不過幾分鐘的時間,就利落的給喬喬辦理了離職。

見到自己的目的達成,傅霆衍臉上的陰霾才散了些,抬手又指了張麗麗與王婷,意味深長,“她們……”

徹底被無視的喬喬恨恨的撮著牙花子,馬德,花費了幾個小時找到的工作,涼了,內心上千萬的騾子叫囂著奔騰而過,她的心情屬實有些難以言喻。

你說這男人是不是有病,是不是有病,她和他熟嗎?熟嗎?啊?真是氣死她了,可現實,讓她深感自己的無力。

瞥見傅霆衍“親昵”拉著喬喬的手腕,張麗麗憤恨的同時,也察覺到了一股濃重的危機感。

在看到趙巖一臉凝重的走向自己后,她知道自己完了,情急之下,抓住王婷的肩膀,稍微安心了一點,再不濟,還有這個蠢貨幫她擋一擋。

等到張麗麗與王婷一臉忐忑的在眾人面前站定,傅霆衍低頭向著小女人問一聲,“她們欺負你了?”

男人的聲音聽起來平平常常,可除卻喬喬之外,所有人都感到一股涼意卻從腳底直沖腦海,駭的話都不敢多說一句。

喬喬還在因這莫名其妙打擾她生活的男人生悶氣,聞言,抬頭看了故意拿垃圾車撞自己的王婷,又看了背后的始作俑者張麗麗。

聯想到男人輕易的就認出是這兩人欺負自己,嗤笑一聲,“您都知道了,還問我做什么?”

可傅霆衍偏要聽她自己說,捏著她手腕的掌心用了力,“回答我。”

喬喬疼的嘴角一抽一抽的,瞪了傅霆衍一眼,從喉嚨里溢出來一個字,“是!”

傅霆衍這才滿意,冷冽的眸子掃過想說話卻又不敢開口的王婷與張麗麗,言簡意賅,“道歉!”

張麗麗滿臉委屈,還想要辯解,“不是婷婷的錯,是喬喬自己不小心撞到了垃圾車,打翻了小吃,我只不過說了她兩句,如果這也是錯的話,我無話可說。”

她滿臉倔強,口中看似是幫王婷說話,卻在無形當中,將所有的事情都推在了王婷的身上。

王婷本就因昨晚的事情對喬喬心生怨恨,如今看到張麗麗被欺負的可憐模樣,怒火中燒,直直擋在她的身前,惱聲開口。

“麗麗,你不用多說,明明就是喬喬自己撞上來的,現在有人撐腰了,就知道裝可憐了,這年頭,真是什么人都有。”

沒有流過一滴眼淚,沒有喊過一聲疼,沒有說過一句怨言,正在“裝可憐”的喬喬無語的翻了一個白眼,說的不錯,這年頭,還真是什么人都有。

她長嘆一口氣,一臉疲憊,“裝可憐還真是一個技術活,真累啊!”

傅霆衍,“……”

趙巖,“……”

周圍的群眾,“……”

去而復返的陳肖,“……”

他拿著手里的證據,剛想說話,就被喬喬這一句話雷的外焦里嫩,好在,自家傅爺及時看了過來。

接到眼神示意之后,陳肖幾步來到傅霆衍身邊,打開手上的筆記本電腦,一段視頻監控便完整的呈現給所有人。

王婷與張麗麗的眼神交流,王婷推車故意撞人,張麗麗見機突然發難,沒有絲毫裁剪的視頻,將兩人的惡行赤果果的暴露出來。

>>>>本文《豪門寵婚:嬌妻請負責》全文在線閱讀<<<<

快三预测 博湖县 | 怀来县 | 诏安县 | 嘉黎县 | 吐鲁番市 | 章丘市 | 朔州市 | 朝阳区 | 渭源县 | 平原县 | 阳城县 | 平邑县 | 伊金霍洛旗 | 沈阳市 | 永新县 | 恩施市 | 玛沁县 | 保定市 | 宁波市 | 高青县 | 从化市 | 新郑市 | 漳州市 | 阿巴嘎旗 | 承德市 | 哈巴河县 | 京山县 | 历史 | 饶河县 | 定边县 | 桃源县 | 门源 | 宁安市 | 开化县 | 镇康县 | 保定市 | 漳浦县 | 东莞市 | 安顺市 | 安乡县 | 安阳市 | 四子王旗 | 琼结县 | 邵阳市 | 连江县 | 镇安县 | 郎溪县 | 华坪县 | 阜新市 | 大渡口区 | 日喀则市 | 城固县 | 友谊县 | 光泽县 | 九龙坡区 | 岱山县 | 随州市 | 石狮市 | 淮南市 | 德钦县 | 溧水县 | 贺兰县 | 淳安县 | 楚雄市 | 苏州市 | 天等县 | 元江 | 陇南市 | 凌海市 | 瑞金市 | 盐源县 | 长武县 | 永昌县 | 建湖县 | 常山县 | 绩溪县 | 进贤县 | 手游 | 南平市 | 彭阳县 | 枝江市 | 越西县 | 新宾 | 昭通市 | 清苑县 | 长泰县 | 修文县 | 融水 | 志丹县 | 前郭尔 | 台北县 | 永宁县 | 嘉义市 | 海口市 | 望城县 | 通州市 | 新河县 | 绵阳市 | 汤原县 | 青神县 | 奉节县 | 巨野县 | 达孜县 | 五家渠市 | 晋城 | 阿拉善盟 | 肃宁县 | 邮箱 | 崇州市 | 百色市 | 鹤峰县 | 海林市 | 大城县 | 稻城县 | 逊克县 | 梓潼县 | 宝应县 | 桂平市 | 伽师县 | 高碑店市 | 高安市 | 永川市 | 永昌县 | 威宁 | 英德市 | 高要市 | 曲阜市 | 上高县 | 武夷山市 | 河津市 | 山东 | 喀喇沁旗 | 石家庄市 | 九寨沟县 | 通化市 | 江口县 | 高碑店市 | 苍山县 | 青龙 | 子长县 | 前郭尔 | 育儿 | 皮山县 | 湟中县 | 中宁县 | 盐源县 | 揭阳市 | 克山县 | 江华 | 鸡西市 | 西贡区 | 仁化县 | 东城区 | 德安县 | 嘉黎县 | 翼城县 | 日照市 | 资源县 | 和田县 | 兴海县 | 大理市 | 蒙山县 | 湖北省 | 安达市 | 西盟 | 三明市 | 义乌市 | 阿克陶县 | 荆州市 | 大港区 | 台山市 | 正宁县 | 永济市 | 商丘市 | 温泉县 | 康平县 | 颍上县 | 浏阳市 | 宁明县 | 永兴县 | 偃师市 | 安吉县 | 本溪市 | 健康 | 宜章县 | 江阴市 | 伊宁县 | 当涂县 | 双柏县 | 乡宁县 | 隆安县 | 城市 | 潞城市 | 阳信县 | 红河县 | 中卫市 | 沿河 | 美姑县 | 双柏县 | 姚安县 | 象州县 | 齐河县 | 常熟市 | 府谷县 | 连城县 | 普洱 | 莱西市 | 孟连 | 鄂托克前旗 | 思茅市 | 新竹县 | 尖扎县 | 蒲城县 | 满城县 | 哈尔滨市 | 庐江县 | 静安区 | 石景山区 | 浑源县 | 甘孜 | 淮阳县 | 平潭县 | 彩票 | 鱼台县 | 潞城市 | 沅江市 | 和静县 | 巴彦淖尔市 | 大理市 | 延长县 | 武乡县 | 武夷山市 | 鹤庆县 | 南郑县 | 余庆县 | 上思县 | 莱西市 | 晋中市 | 曲水县 | 祁阳县 | 新巴尔虎左旗 | 科技 | 灯塔市 | 比如县 | 新竹县 | 桐庐县 | 东乡县 | 慈利县 | 济阳县 | 依兰县 | 汾西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