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娛樂?2019-08-17 09:34 的文章

www.haxwx.com,晚上睡覺被老頭吸奶小說,落魄千金嬌寵妻(無刪減)小說完整【原文】

 第7章 補辦一場婚禮

正思緒混亂著,腰間傳來的力道明顯加重,耳邊傳來男人鄙夷中夾帶著諷刺的聲音:“你喜歡我大哥?”

蘇筱筱猛地抬眼看過去,臉色白了一瞬,下意識否認:“你別胡說,怎么可能?”

語氣雖然在否認,但她的反應已經給了韓梓臣最好的答案,他眸色慢慢變深,眼底有什么在翻涌。

有意思,他竟然真的不聲不響被帶了兩年的“綠帽子”,看來他這次回國的時機還真的選對了!

見他臉色沉郁,蘇筱筱心里更加慌了,咬了咬唇瓣,下意識的想先順了他的意:“好了,我答應陪你進去吃飯,但你不要再亂說了,畢竟,你大哥都要結婚了……”

“你怎么知道他要結婚了!?”

韓梓臣見機再次反問,步步緊逼:“韓太太連自己丈夫要回國都不知道,卻清楚的知道其他男人的要結婚了?”

“看來韓太太對我大哥關注的很!還是說韓太太果真是不甘寂寞,不要廉恥呢!?”

蘇筱筱對上男人寒潭般的深眸,有一絲心虛,但更多的是對他張口閉口都是嘲諷的憤怒!

“以韓家現在的地位,有一點風吹草動都會被媒體抓著不放,在這個信息時代,我想不知道恐怕都難!”

越說越覺得有道理,蘇筱筱的底氣漸足,壓抑的委屈也控制不住涌上來。

憑什么所有人都妄圖主導她的人生?韓梓臣又有什么立場一味地指責她水性楊花?

“我的丈夫?先不說我們彼此不了解,我和你結婚你本身就是被迫的,沒有婚禮,沒有蜜月,甚至連結婚證合不合法都不知道,憑什么把你當成丈夫?”

當初她證件都被沈帆拿走,回來時直接丟給她一張結婚證,并告訴她現在已經是已婚身份,連求證的途徑都沒有,現在想想就算她不承認也完全說得通啊!

蘇筱筱極力否認這段婚姻,男人捏了捏眉心,冷不防開了口:“你的意思是說,如果有婚禮、有蜜月,你就承認我們的婚姻是真的?”

“我、我……我沒這么說!”

韓梓臣忽然松開她后退一步,拿出手機直接撥通電話,沉聲開口:“詹森,幫我準備一場盛大的婚禮,再挑個合適的蜜月地點。”

他收了電話,倏然勾唇一笑:“現在滿意了,嗯?”

“我不……”

蘇筱筱剛要反駁,身體一顫,已經被人緊緊抱住,韓梓臣的大掌輕拍著她的后背,聲音一反常態地溫潤多情:”筱筱乖,不鬧了,我知道你氣我結婚兩年都不回來找你,是我的錯,我以后好好補償你。”

“韓梓臣,你……”

蘇筱筱突然失了聲,她看到韓梓巖站在昏黃的路燈下,夜色模糊了他臉上的表情,指尖的一點猩紅帶出無限的寂寥。

夜風有些涼,蘇筱筱忍不住瑟縮了一下。

“筱筱,我讓人把外婆從蘇大年手中接出來了。”

溫熱的呼吸噴灑在她耳邊,如同情人之間的呢喃,蘇筱筱整個人如墜冰窖。

他在威脅她!?

蘇筱筱咬著牙低聲道:“韓梓臣!你卑鄙無恥!”

男人哂笑:“不然呢?韓太太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幾斤幾兩,憑什么值得我給你準備蜜月準備婚禮,嗯?”

蘇筱筱刻意側頭壓低聲音笑道:“是啊,我不值得。只是可惜,在韓少爺心中值得的人怕是無福消受了。”

話音一落,蘇筱筱便感受到了身上驟然加重的力道:“蘇筱筱,不要試圖惹怒我,后果怕你承擔不起!”

語畢,韓梓臣直接將她帶在懷里,像是剛發現了韓梓巖一樣,帶著驚訝:“大哥怎么沒進去?”

韓梓巖淡淡的掃了一眼他,并未答話,轉身徑直向客廳走去。

二人緊隨其后進來時,韓家人已經到齊了,坐在首位的韓老爺子目光中帶著審視打量,蘇筱筱感受到了一股無形的壓力。

結婚兩年,這還是她第一次見韓家人。

“阿臣回來就好,這就是筱筱吧?以后都是一家人了,不要拘謹,這是你爺爺,快來見過爺爺。”

大伯父韓謀成笑得一臉儒雅慈愛,韓老爺子聞言也沒再繃著一張臉,斂了氣勢,笑著沖蘇筱筱招了招手:“丫頭別怕,到爺爺這兒來。”

蘇筱筱硬著頭皮擠出一抹笑容:“爺爺好。”

“誒,好孩子。”

老爺子再次沖蘇筱筱招手,一旁的周管家見狀遞過來一只錦盒。

韓梓臣替蘇筱筱接下后打開盒子,所有人具是一震!

蘇筱筱卻是下意識看向坐在沙發上一言不發抽著煙的韓梓巖,她辨不清他隱藏在煙霧里的情緒,只感到一陣心悸。

曾經,韓梓巖也曾經送過她與這一模一樣的禮物!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韓梓巖的母親宋玲玉,她臉上掛著難看的笑容:“爸……您怎么把媽的那對晚清的鐲子拆了,我還以為您會……”

把一對全都留給梓巖的妻子——

剩下的話她不敢說出來,只在心中恨得要死。

一個沒有韓家繼承權的廢物,他的妻子憑什么還有資格拿這么好的物件!

韓老爺子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宋玲玉噤若寒蟬。

手腕一涼,那只漂亮的鐲子已經被韓梓臣套上了蘇筱筱的皓腕,在燈光的映襯下,通透無暇,煞是好看。

韓梓臣不顧眾多長輩在場,在她手背落下一吻,蘇筱筱卻如同觸電一般迅速收回了手。

席間。

“爺爺,我打算和筱筱補辦一場婚禮。”

韓梓臣這又是演的哪出?他到底想干嘛?

蘇筱筱訝然抬頭唇瓣翕動,接收到男人警告的眼神又悻悻地垂下了頭,握著筷子的蔥白五指不斷收緊。

韓謀成迅速接了話:“好啊,有什么需要地盡管跟我和你大哥開口,梓欣那丫頭又經常住校不回來,這下筱筱進了門,你大伯母以后逛街美容什么的也有了伴兒。”

他又轉頭看著韓梓巖,責怪道:“你和一心的婚事拖了這么久,這次也總算要塵埃落定了。”

“哐啷……”

蘇筱筱呼吸一滯,手中的筷子沒拿穩,瞬間滑落!

 文學

第8章 筱筱,是我。
蘇筱筱強迫自己不去看對面的韓梓巖,朝主位的爺爺扯出一抹帶著歉意的笑容,比哭還難看。

“爺爺,筱筱一定是聽到辦婚禮太激動了,女孩子嘛,誰不想被風風光光的娶進家門。”

韓梓臣接過傭人遞過來的新筷子放在她面前,笑中透著寵溺,可落在蘇筱筱眼中卻如同惡魔的微笑。

蘇筱筱垂眸,視線落在桌面上,聽著餐桌上眾人的打趣,壓下內心的激蕩。

魏一心!

A市第一名媛,名副其實的天之驕女,時隔兩年再次成為了籠罩在她頭頂的陰影。

只是,昔日女友即將和自己大哥結婚,韓梓臣又會作何反應呢?

去吧,爭取自己的幸福,最好趕緊和她離婚!

韓梓臣卻好像演上癮了一般,看著對面的韓梓巖:“我和筱筱的婚禮,少不得勞煩大哥了。”

韓梓巖抬眸看了一眼兩人交握的手,眼神變得諱莫如深。

一頓晚餐下來,蘇筱筱只覺得身心俱疲。

威嚴如山的韓老爺子,總是適時充當和事老的大伯父,尖酸卻又努力維持體面的大伯母,喜怒隨性的韓梓臣,以及那個她此生只想遠離的人!

韓家老宅,她真的是一分一秒都不想呆在這里!

蘇筱筱在韓家安排的臥室里坐立不安,煩躁的撥著頭發,想著一會兒兩個人一張床該怎么睡,就連韓梓臣進來也沒有察覺。

男人將一個文件夾直接甩了過來,沉聲道:“簽了它!”

蘇筱筱嚇了一跳,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而后打開了文件夾,結婚協議幾個字赫然映入眼簾。

蘇筱筱捏得紙張有些泛皺,才抬眼看向韓梓臣,一整天下來,壓抑的委屈噴薄而出:“韓梓臣,你什么意思?你憑什么這么對我!”

韓梓臣隨手將給蘇筱筱披過的昂貴手工外套扔在垃圾桶里,冷笑一聲:“韓太太,你是不識字嗎?”

蘇筱筱氣到跳腳:“韓梓臣,我拒絕簽下結婚協議!我寧死也不要和你這個人渣攪在一起!”

男人聞言目光變得陰冷攝人:“我是人渣?你不想和我攪在一起?難不成你想和韓梓言雙宿雙棲?”

“韓梓臣!我喜歡誰愿意和誰在一起都和你沒關系!”

她和韓梓言之間昨日種種已如流水,但她不能容許韓梓臣隨意踐踏侮辱她的感情!

呵。

“很好,韓太太!”

“你是覺得你的丈夫和你沒關系?還是說外婆和你沒關系?”

“難不成,為了能和韓梓巖再續前緣,不止禮儀廉恥,你連親人都不管不顧了?”

“今天若非我在你身邊,你是不是恨不得立刻朝他撲過去?”

男人步步緊逼,蘇筱筱下意識退后,最后頹然無力的跌坐在床沿。

她的樣子,落在韓梓臣眼中,滿是心虛的表現!

可于蘇筱筱而言,外婆是她最親近的人了,是她唯一的逆鱗!

她望著男人的一雙水眸帶著毫不掩飾的恨意,韓梓臣卻不以為意,語氣薄涼:“怎么?這就恨上我了?恨我拆散了你們?你別忘了,是韓太太不要臉面,先爬到我床上的!”

“還是說,你在韓梓巖那里自薦枕席沒成功后,才轉而自甘下賤爬到了我床上!”

蘇筱筱氣得紅了眼眶,忍不住反唇相譏:“韓梓臣,你真是可笑可悲,自以為是!自欺欺人!對魏一心愛而不得,最后只能用卑鄙手段把我強行留在身邊,去刺激阿巖!有本事你去追回你的舊愛,拿我撒什么氣?”

魏一心這個名字似乎是戳到了男人的痛處,他周身的寒意隨著她的話越來越深:“阿巖?韓太太叫的倒是親熱,不是說不認識嗎?他要和一心結婚了,怎么?被刺激的都失去方寸了?”

隨后一雙大掌緊緊扼住了蘇筱筱細長脆弱的脖頸。

蘇筱筱也是被氣瘋了,仰頭毫不畏懼道:“韓梓臣,你最好今天把我掐死,這樣你既不用忤逆爺爺,又能擺脫我這個以爬床上位的韓太太,然后光明正大的去找魏一心,說不定你們還能傳出一段佳話呢!”

“唔……”

男人雙眼猩紅,蘇筱筱感到氧氣越來越稀薄,眼角有溫熱滑落。

滾燙灼熱的淚滴讓韓梓臣瞬間清醒,他猛然松了力道,蘇筱筱喘著氣無力地癱倒在床腳。

蘇筱筱滿臉的淚水,發絲凌亂地粘在臉上,瑟縮著躲開了韓梓臣的手:“別碰我!”

韓梓臣落空的手一僵,最后緩緩垂在身側,寂靜的臥室內,只有她低聲啜泣的聲音清晰可聞。

良久,蘇筱筱顫抖著撿起散落在地上的協議和鋼筆,趴在地板上,深吸一口氣,一筆一劃認真的在簽字欄寫上自己的名字,力道穿透紙張,有水漬順著娟秀的字跡蔓延。

她揚起結婚協議毅然摔在了男人的臉上,紙張鋒利的邊緣在韓梓臣的側臉帶出一道血痕。

男人身上原本聚集起的怒意,在觸及她頸間白膩中那道醒目的紅痕時,瞬間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蘇筱筱笑得高傲倔強,努力維持著最后一分尊嚴:“韓梓臣,你滿意了?可以滾了吧?”

韓梓臣雙眸微瞇:“呵!韓太太怕是搞錯了,這是在韓家,這里是我的房間!”

蘇筱筱臉色一白,抬腳就要離開,男人再次厭惡道:“不過……韓太太進過的房間,別說這張床,我連空氣嫌臟!”

男人諷刺一笑,隨即摔門離去。

蘇筱筱緊緊抿著唇瓣,而后動作迅速的反鎖了房門,這才松了一口氣,將整個人埋在被子里,哭到疲累才不安的睡去。

半夜,蘇筱筱被噩夢驚醒,許是因為哭了太久體內水分流失過多,嗓子干疼的厲害。

她起身下樓打算去找水喝,走廊的燈應聲而亮,只有客廳依舊一片漆黑。

蘇筱筱盡量放輕腳步,小心翼翼地踩下木質樓梯。

“誰!?”

低沉的聲音猛然在暗夜里炸開,蘇筱筱一驚腳下直接踩空了。

“嘶……”

蘇筱筱抽著冷氣,想要伸手去摸自己崴到的腳踝,可一直溫涼的大掌已經先她一步觸碰上去。

“筱筱,是我。”

>>>>本文《落魄千金嬌寵妻》全文在線閱讀<<<<

快三预测 鞍山市 | 赣榆县 | 景洪市 | 义乌市 | 巴里 | 佛坪县 | 锦州市 | 康乐县 | 涿鹿县 | 天镇县 | 兴安县 | 怀远县 | 塘沽区 | 云南省 | 揭东县 | 晴隆县 | 临颍县 | 灵丘县 | 鄄城县 | 兴化市 | 西乡县 | 姜堰市 | 孟津县 | 瑞丽市 | 罗城 | 洞口县 | 龙游县 | 黑龙江省 | 湖北省 | 桑日县 | 汕头市 | 汽车 | 渭源县 | 和田市 | 彰化县 | 延川县 | 博白县 | 开鲁县 | 奉节县 | 青龙 | 碌曲县 | 西城区 | 九台市 | 阿坝县 | 栾城县 | 翼城县 | 尼勒克县 | 改则县 | 安西县 | 罗定市 | 华安县 | 响水县 | 于田县 | 大石桥市 | 新巴尔虎右旗 | 郴州市 | 镇坪县 | 察哈 | 岳阳市 | 仁怀市 | 德江县 | 尼木县 | 会同县 | 夏邑县 | 漳州市 | 壶关县 | 仁布县 | 会昌县 | 太保市 | 莱阳市 | 伊宁县 | 阿坝县 | 虹口区 | 鸡泽县 | 南宫市 | 垣曲县 | 确山县 | 镇沅 | 南汇区 | 保德县 | 深水埗区 | 诸城市 | 荥阳市 | 达孜县 | 昌宁县 | 龙游县 | 全椒县 | 南通市 | 忻州市 | 宝兴县 | 洪江市 | 周宁县 | 门源 | 津市市 | 四子王旗 | 周口市 | 沁源县 | 汝城县 | 西畴县 | 游戏 | 平邑县 | 阿坝县 | 黄龙县 | 军事 | 甘孜 | 县级市 | 辉南县 | 慈利县 | 罗田县 | 湛江市 | 曲麻莱县 | 潼南县 | 崇仁县 | 文安县 | 马关县 | 双牌县 | 晋中市 | 固始县 | 渝北区 | 囊谦县 | 博乐市 | 日土县 | 兴仁县 | 剑河县 | 康平县 | 宝丰县 | 凤冈县 | 永城市 | 临高县 | 托里县 | 南皮县 | 洞口县 | 台东县 | 福清市 | 健康 | 沙田区 | 商水县 | 建宁县 | 株洲市 | 隆回县 | 梅州市 | 襄城县 | 福州市 | 股票 | 余江县 | 江都市 | 宁明县 | 交口县 | 静海县 | 涪陵区 | 永清县 | 天全县 | 高州市 | 闻喜县 | 福清市 | 佛冈县 | 横山县 | 斗六市 | 疏勒县 | 望谟县 | 丰都县 | 高唐县 | 桐乡市 | 南涧 | 桐城市 | 汉沽区 | 紫金县 | 客服 | 江北区 | 扶余县 | 托克逊县 | 禹城市 | 阿拉善盟 | 沙坪坝区 | 翁牛特旗 | 西安市 | 福州市 | 怀柔区 | 和政县 | 镇坪县 | 城口县 | 龙井市 | 左云县 | 鸡东县 | 水富县 | 屯留县 | 新兴县 | 满洲里市 | 蒙自县 | 达孜县 | 大洼县 | 乌海市 | 阳东县 | 康乐县 | 会泽县 | 武胜县 | 胶州市 | 启东市 | 镶黄旗 | 华坪县 | 阳江市 | 左贡县 | 弋阳县 | 定日县 | 宣化县 | 邯郸市 | 屏边 | 广水市 | 扶绥县 | 邢台县 | 墨脱县 | 旌德县 | 东宁县 | 鹤峰县 | 红原县 | 玉门市 | 景宁 | 泾阳县 | 成武县 | 香河县 | 苏尼特右旗 | 平江县 | 海伦市 | 留坝县 | 射阳县 | 纳雍县 | 延安市 | 兴安县 | 衡南县 | 贺兰县 | 上虞市 | 青海省 | 广东省 | 定日县 | 佛冈县 | 广水市 | 黄骅市 | 新化县 | 林甸县 | 安福县 | 揭阳市 | 清涧县 | 河北省 | 娄底市 | 丹棱县 | 镇巴县 | 巴里 | 新津县 | 石阡县 | 普格县 | 海南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