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娛樂?2019-08-17 09:51 的文章

好緊好爽再搔一點浪一點,污到你濕透的小黃文自慰,【獨家】《豪門寵婚:嬌妻請負責》(小說試讀)

 第9章 萬惡的霸權

張麗麗強作鎮定,“一段視頻能證明什么,我不過是看了王婷一眼,因喬喬犯錯,斥責了幾句,如果是我的行為傷害到了喬喬,我道歉。”

就算腦子再愚笨的人也察覺出來張麗麗是想要逃避責任,王婷沒有學歷,沒有容貌,沒有一技之長,能在這里工作已是萬幸,意識到自己可能會因此丟掉工作,她的智商終于上線。

不可置信的看了急著與自己撇清關系的張麗麗,“你說什么?”

若是平時,在巴結張麗麗之際,替她背黑鍋也就算了,現在,眼看著自家就要丟掉工作,張麗麗不幫自己,還想將她自己給摘出來,世界上哪有這種好事。

王婷深吸幾口氣,“喬喬,對不起,是我的錯,我不該被豬油蒙了眼,針對你,可我也是被張麗麗騙了,都是她指示我做的。”

“婷婷,話可不能亂說。”張麗麗僵了小臉,思維慢了一拍,未能阻止王婷,就聽到趙巖含怒的聲音,“夠了,你們兩個被開除了。”

已經換了自己的衣服,喬喬被男人拉著離開啃樂雞的時候,腦海中王婷與張麗麗灰敗絕望的面容還揮之不去,不過,這都與她沒有關系了。

她拿到了半天工資六十六塊錢,無意識的跟著男人走,在看到那輛熟悉的豪車之后,頓下腳步,連帶著傅霆衍也停下來看她。

“怎么了?”男人的聲音低沉好聽到撩人心弦。

喬喬捏著幾張票子的手指尖泛白,不管怎么說傅霆衍也算是幫了自己,即使,他害自己丟了工作。

做了幾番思想斗爭,她終于還是將錢塞到了男人的手中,在其錯愕之際,快速抽回手,正兒八經的說道:“我們兩不相欠!”

傅霆衍又好氣又好笑的看著手上零碎的錢,好歹是這女人半天工作掙來的,想及此,他不留痕跡的裝起來,忽略某人抽痛的嘴角。

經過兩次的相處,他也發現了,喬喬喜歡拿錢來還人情,不管是多少錢,只要是她覺得欠了你,又不想靠近你,幾個鋼镚就能拉遠彼此的距離。

可傅霆衍偏偏覺得有意思,明明知道不收這六十六塊錢,怎么也能讓喬喬覺得虧欠了自己,之后花點心思將人叼進嘴里,就跑不了了。

但他又該死的想要這少的可憐的幾十塊錢,總覺得揣自己兜里踏實。

喬喬自然不知道傅霆衍在想什么,她摸摸自己空蕩蕩的手,整顆心都在滴血,六十六塊錢啊,就這么沒了。

站了一上午,她的腳都是酸疼的,再加上沒有進食,整個人蔫不拉幾,提不起絲毫精神氣。

瞧著女人失魂落魄的轉身就走,傅霆衍手快的提著她的后脖頸將人拎回來,“想走去哪。”

喬喬清亮的眼睛漸漸被紅色充斥,她暴躁的看著近在遲尺的俊臉,幾度想要動手,又怕在這張完美的臉上留下什么痕跡。

“放開我,你想要做什么,錢你收了,怎么,想翻臉不認人?”

傅霆衍靠近喬喬洋娃娃一樣的小臉,呼出的熱氣灑在她凝脂的皮膚上,眼睛危險的瞇起,“喬小姐,砸了我的玻璃,就想跑?”

經男人這么一說,喬喬才想起來還有這么一回事,昨天,她為了逃跑,故意制造亂象,等那兩個保鏢放松警惕之后,破窗而逃。

在她看來,傅霆衍在她反對的情況下,依舊我行我素將自己關起來,她不過打碎了一塊玻璃,已經夠仁慈了,所以,說起來,雙方也應該是扯平了才對。

傅霆衍一眼就看出來這女人在打什么小九九,當即說道:“經過計算,你毀壞的物品,價值在三十萬左右。”

“介于你昨天悲慘的境況,我收留你,給你吃,給你喝,給你穿,給你住,理應是我幫了你,至于我限制你的自由,與吃穿住抵消,你還欠我三十萬。”

瞧著把無恥說的如此理所當然的傅霆衍,喬喬一張小臉憋得通紅,見過這么不要臉的嗎?啊?你們沒有見過吧!她見過,流弊吧!

“我——賠!”這兩個字,喬喬幾乎是吼出來的。

在車里等待的陳肖默默捂臉,這還是自家狂拽霸氣酷的傅爺嗎?是不是哪里出了問題?

成功將小女人拐回家當傭人的某人表示心情很不錯,隨手給陳肖多發了一個月的工資。

再次回到傅霆衍的小別墅,喬喬躺在客房的大床上,心中計算著要回一趟喬家,把自己的卡偷出來,把錢還給男人之后,去查她想要查的事情。

就在她胡思亂想之際,男人好聽的聲音又響起,“出來!”

喬喬不情愿的起身,推開門,就看到傅霆衍彎身將手中的菜擺放在餐桌上,她這才意識到肚子的饑餓感。

磨磨蹭蹭挪到傅霆衍對面的位置坐下,看到桌子上的菜,喬喬第一次驚訝于男人的廚藝。

四菜一湯,色香味俱全,昨天的雞絲面,因負氣,她實在是不記得是什么味道,好不好吃。

夾了一筷子酸辣土豆絲放進嘴里,酸辣清脆的口感,讓她一下子就喜歡上了。

哪想到剛吃兩口,又聽到傅霆衍不容置疑的聲音,“之后的飲食起居都由你負責,三十萬什么時候還清,你什么時候可以離開,當然……”

他頓了一下繼續說道:“若是接受了是我未婚妻的身份,三十萬可以不用還,你也能以女主人的身份留在這里。”

放下筷子,喬喬抬頭,直直的看向傅霆衍,“我一直不明白,傅爺為何選我做未婚妻?這是我出獄的第二天,想必以傅爺的能力,早便知道我犯的什么罪不是嗎?”

“如果記得不錯的話,三年前,傅爺也在場。”她怎么會忘了傅霆衍這張臉,自己丑陋,惡心的面容,這個男人知道的一清二楚,他究竟有什么目的。

喬喬可不相信,喬家能進了傅霆衍的眼,喬家被逐出家門的大小姐更加不可能才是。

傅霆衍不急不慌的將口中的食物咽下去,擦了嘴角,淡淡回道:“沒理由,我喜歡。

 文學

第10章 你沒有家了
心臟不受控制的跳動了一瞬,不可否認,喬喬被這一句話撩到了,可她不蠢,沒有目的的接近使得她極度不踏實。

這種焦躁的感覺,只有離開這個男人,才會消失。

空氣突兀的沉默,片刻后,喬喬自嘲一笑,即使感受到男人驟然沉冷下來的視線,也不在意,依舊心不在焉的吃著面前的飯,味同嚼蠟。

飯后,喬喬乖巧的收拾碗筷,乖巧的打掃衛生,乖巧的發了一下午呆,但她知道男人出去了一趟,再回來,她手里多了一部粉色的蓮華手機,里面只有一個電話號碼,備注是傅霆衍。

觸及到蓮華這個牌子,喬喬的臉色有些微的變化,想到一些不好的事情,若不是以強大的控制力抑制住了自己暴走的情緒,這部手機怕已經四分五裂。

晚餐由喬喬負責,飯菜味道說不上好,也不差,勉強能入口,一天過去,喬喬乖巧的不像話,傅霆衍因她反常的舉動,內心有些煩躁,卻掩飾的很好。

第二天,確定傅霆衍離開了之后,喬喬睜開眼,拿過手機看,九點十八分,別墅外的保鏢換了,門沒有鎖,意思是她可以活動。

簡單收拾過后,喬喬穿著傅霆衍為她準備好的衣服,依舊是粉白的搭配,這兩個顏色與她的膚色容貌無比的匹配,就像是童話里走出來的小公主。

她個子本來就不高,剛剛一米六,看起來就像是十六七的高中生。

“喬小姐,您不能出去。”剛走到門口,喬喬就被兩個人攔住,她皺了好看的眉頭,聲音軟糯,“大哥哥,為什么不能出去啊?”

兩名五大三粗的壯漢,被她這么一問,不可抑制的紅了臉,只能繃著表情,不吭聲。

喬喬氣惱的跺了跺腳,拿出口袋里的手機,撥動了某人的電話。

總裁辦公室內,靠在老板椅上小歇的男人,聽到手機鈴聲,攏了眉,片刻后,將手機放在耳邊。

聲音清冽,“有事?”

他抬頭看了一眼進門的陳肖,后者連忙將到嘴的話收回去,恭敬站在一旁。

聽到男人要命的聲音,喬喬順了自己上下起伏的胸口,笑瞇瞇開口,“傅爺,我想出去。”

傅霆衍對此毫不意外,“去哪?”

“回家!”喬喬并沒有隱瞞的意思。

“你沒有家了!”傅霆衍的聲音里壓抑著怒氣,這個蠢女人是忘了怎么被欺負的嗎?

簡單的幾個字就讓喬喬紅了眼睛,她笑,“傅爺,我有沒有家好像和你無關。”

空氣瞬間下降了幾個溫度,陳肖嚇得直打哆嗦,悄悄往后挪了幾步,不敢去看自家爺黑沉的臉色,能將傅爺氣成這副模樣的,也只有那位天不怕地不怕的喬小姐了。

“記住你自己的身份!”傅霆衍咬牙。

“放心,還清三十萬之前,我不會離開的!哦,對了,告訴你的屬下。”喬喬說的很認真,隨后將手機拿給兩位保鏢。

“讓她走!”聽到自家老板發話,兩位大哥識趣的讓開了路。

不去管男人是不是含怒掛掉電話,喬喬小臉有些發白的走出了別墅。

從喬喬的話語中,傅霆衍聽出來了,這個女人的意思是錢情兩清,她離開,兩個人再無交集,世界上哪有這樣的好事,他斷然沒有放棄自己獵物的喜好。

同樣是別墅區,傅霆衍的小別墅顯然地段更好一些,價格更加昂貴一些,但卻與喬家相距不遠,一個半小時之后,憑著雙腿,喬喬總算是找到了。

因著喬喬身上的衣服價值不菲,保安并未攔她,來到喬家別墅前,深吸一口氣,按響了門鈴。

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門就被打開了。

看到劉姨熟悉的面孔后,這次還不等喬喬打招呼,就被拉了進去。

“大小姐,您回來了,這段時間找不到您,夫人老爺天天念叨您。”

喬喬的身子僵住,當初她與林芳母女打架的時候,劉姨就在一旁,怎么也不可能是這種態度,她第一時間就覺得有問題。

“老爺,太太,大小姐回來了。”劉姨的嗓門大,一出口便將林芳喬峰都喊了下來,喬婧馨不在,按時間來看,她還在上學。

林芳的臉上有一瞬間的嫌惡,可很快就散去,換上一副慈母的樣子,沖上前抱住喬喬,“喬喬你可算回來了,你不知道媽媽有多擔心嗎?這兩天你去哪里了?”

“喬喬,之前是爸爸不對,爸爸說的都是氣話,你不要往心里去。”喬峰也是一臉自責的開口。

不留痕跡的推開想要表現母女情深的林芳,喬喬退開一步,客氣疏遠的說道:“勞您二位費心了,我過的很好。”

喬峰想要趁機說點什么,被林芳一個眼神壓了回去,隨后,她拉過喬喬的手坐在沙發上,絮絮叨叨的說話,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擔心女兒的好母親。

“喬喬,你看看你,都瘦了。”

喬喬看了她一眼,心里酸酸澀澀的,若不是看見林芳那一刻的嫌惡,她怕是就相信了。

她說:“我出獄的那天,您不是已經見過我了嗎?現在才發現我瘦了?”

“喬喬,你還在怪媽媽嗎?”林芳心中憤恨不已,卻還是說道。

“我想去我房間看看。”喬喬說這話的時候,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林芳看,將她眸底的心虛看得清清楚楚。

想到自己搜尋了三年也未找到的銀行卡,林芳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只得惱恨的瞪了喬峰一眼,后者這才裝作不經意的樣子,說道:

“喬喬,那天將你帶走的是什么人?”

雖說北國權勢滔天的傅家掌舵人容顏成迷,但也并未刻意隱藏,有心去查的話很容易就能將傅霆衍認出來,眼看著剛出獄的喬喬轉身就抱上這么粗的大腿,喬家一眾人不眼氣才是一件稀罕事。

就算之前鬧的不愉快,也得好言好語的將喬喬哄著。

瞧著林芳與喬峰一點都不計較之前挨揍的事,似是遺忘了那些不愉快,聯想到傅霆衍的身份,喬喬還有什么不明白的。

>>>>本文《豪門寵婚:嬌妻請負責》全文在線閱讀<<<<

快三预测 清徐县 | 泰宁县 | 安宁市 | 广灵县 | 特克斯县 | 哈巴河县 | 长兴县 | 谷城县 | 渑池县 | 禹州市 | 玉龙 | 阳城县 | 泰来县 | 应用必备 | 托克托县 | 昌图县 | 楚雄市 | 建瓯市 | 筠连县 | 丰台区 | 宝兴县 | 万宁市 | 小金县 | 图们市 | 道真 | 大悟县 | 沭阳县 | 乌兰察布市 | 莲花县 | 晋宁县 | 汤原县 | 岚皋县 | 兰西县 | 米泉市 | 桦南县 | 新野县 | 南雄市 | 方山县 | 邵东县 | 清水县 | 阳信县 | 肇东市 | 高淳县 | 天门市 | 磐石市 | 灵台县 | 定安县 | 金阳县 | 沛县 | 永和县 | 西宁市 | 蒙城县 | 桓仁 | 石柱 | 清镇市 | 永寿县 | 疏附县 | 黔西县 | 祁门县 | 潢川县 | 新蔡县 | 彭泽县 | 桐梓县 | 新绛县 | 民权县 | 忻城县 | 安塞县 | 临沂市 | 玛沁县 | 健康 | 黔南 | 新乡县 | 申扎县 | 鸡泽县 | 集贤县 | 车致 | 丹东市 | 五常市 | 旬阳县 | 韩城市 | 厦门市 | 邯郸市 | 夏邑县 | 普安县 | 类乌齐县 | 怀安县 | 安宁市 | 巴楚县 | 通州区 | 清水河县 | 华阴市 | 双牌县 | 伊春市 | 巨鹿县 | 吉木乃县 | 平和县 | 吉林市 | 荔波县 | 通辽市 | 洛宁县 | 阜新市 | 资溪县 | 和政县 | 余姚市 | 石阡县 | 绥江县 | 石家庄市 | 任丘市 | 汉沽区 | 崇礼县 | 西吉县 | 绥德县 | 乐平市 | 东至县 | 青龙 | 杨浦区 | 达拉特旗 | 长垣县 | 荃湾区 | 慈溪市 | 虞城县 | 芒康县 | 基隆市 | 曲周县 | 葵青区 | 蒲江县 | 西乡县 | 宣汉县 | 全南县 | 临猗县 | 中江县 | 杭州市 | 石渠县 | 建平县 | 襄樊市 | 乐都县 | 洪洞县 | 山东省 | 韶山市 | 剑川县 | 米泉市 | 南开区 | 卢龙县 | 额敏县 | 积石山 | 宝坻区 | 阿图什市 | 自治县 | 武穴市 | 任丘市 | 枝江市 | 乌兰察布市 | 平塘县 | 黑龙江省 | 汶上县 | 沧州市 | 镇平县 | 思南县 | 南和县 | 凌云县 | 惠州市 | 新源县 | 桂林市 | 北碚区 | 运城市 | 兴海县 | 建始县 | 海原县 | 吴堡县 | 即墨市 | 鄯善县 | 抚远县 | 广饶县 | 灌阳县 | 来宾市 | 宁乡县 | 克东县 | 旅游 | 连州市 | 茌平县 | 乌审旗 | 石河子市 | 桂东县 | 政和县 | 全州县 | 和田市 | 政和县 | 阳东县 | 襄樊市 | 大新县 | 公安县 | 渑池县 | 林口县 | 冀州市 | 玉龙 | 临朐县 | 额尔古纳市 | 大同县 | 米泉市 | 泌阳县 | 汉中市 | 宁德市 | 乌什县 | 襄城县 | 广南县 | 泗洪县 | 河南省 | 晋宁县 | 荣昌县 | 洞口县 | 若尔盖县 | 乐东 | 和田县 | 贵州省 | 班戈县 | 绵竹市 | 上饶县 | 来安县 | 藁城市 | 临夏市 | 辽中县 | 清徐县 | 丽江市 | 永吉县 | 宜黄县 | 偃师市 | 津市市 | 崇州市 | 铜梁县 | 阳谷县 | 卫辉市 | 虎林市 | 华阴市 | 峡江县 | 体育 | 壶关县 | 昭觉县 | 佳木斯市 | 岫岩 | 永康市 | 盐边县 | 民丰县 | 敦化市 | 蓝山县 | 陆丰市 | 台山市 | 辰溪县 | 肥西县 | 隆林 | 武汉市 | 九台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