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娛樂?2019-08-17 09:52 的文章

男醫生輪流檢查我小說,性過程描寫片段詳細,勢在必得:總裁獨寵(女主角簡瀾)全文小說閱讀

 第11章 找我的父親

靳連城的別墅位于市中心,這里地皮的價格是全國平均價格的百倍還不止,而且整片小區都是他的產業。

簡瀾是聽管家這么說的......

既然靳連城愿意收留她,她就應該多做事情,盡最大的努力回報人家,她不想讓別人指出不是,以至于最后遭到厭惡被趕出去。

于是簡瀾就趁著靳連城回書房的時候,偷偷來到了管家的面前。

“你好,管家伯伯。”

管家老張正拿著冰鎮的橙汁要送到二樓書房里,這是先生欽點的,沒成想這個溫婉的女子,突然就站在了他的面前。

別墅里從沒來過女人,這小丫頭是第一個,而且先生對她的態度還很不一樣,老張不敢怠慢,語氣恭敬的說道,“你好,簡小姐請問有什么事嗎?”

“我想知道家里有什么是我可以幫上忙的嗎?”

老張一楞,不太理解她的話,“幫忙?你指的是什么忙?”

簡瀾有些羞愧,該怎么說呢?幫著做些家務?可對著正在做這事的管家去說,總像要搶他飯碗一樣。

老張是個人精,當管家必備技能就是察言觀色,這個本領他早就練就的爐火純青。

見小丫頭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那副不自在的表情,他就立刻明白過來她想表達什么。

“不用幫忙的,簡小姐,房間里會有專門的傭人來打掃,而且先生有潔癖,所有傭人都經過嚴格,系統的培訓,且分工明確,目前也沒有空余的位置了。”

“好吧。”簡瀾也覺得這個提議唐突了,靳連城這么有錢,還會缺個打雜的人?

老張著急送果汁,先生若渴到,該著急發火了,可他還是想再問問這個小姑娘,總覺得她像是個迷路的羔羊。

望著她迷惑的神情,老張接著問了一句,“那簡小姐你還有別的事情嗎?”

簡瀾看了看他,神色緊張的問道,“管家伯伯我應該住在哪里?”

自從回到家,靳連城就直接鉆進書房里,她也沒有機會和他說話,自然不知道能夠收留她的房間在哪里。

“簡小姐稍等,我將果汁送過去之后,就為你安排房間。”

她老老實實的在沙發上等著。

沒過多久,管家將她領到一個客房里,房間簡潔到只剩下白色,干干凈凈沒有一絲灰塵。

里面的家居用品一應俱全,而簡瀾也沒有東西要帶,并沒有改動什么。

她坐在床邊,終于留給她單獨的環境,她可以整理自己的情緒了。

掏出手機,她一張張的刪掉曾經和高云哲的合影,那些歡笑的記憶,如今卻成了割裂的筋骨的傷。

直到一陣電話鈴聲響起。

簡瀾抹抹眼淚,抗拒的接起,“媽......”

電話另一頭的高梅用高八倍的聲音大吼著,“你眼里還有我這個媽呀。”

簡瀾的心咯噔一聲,就聽女人怒氣沖沖的不斷訓斥著,“你今天做的太過分了,錢沒拿到手不說,還讓你妹妹那么傷心,她還小,你就不能有個做姐姐的樣子。”

簡瀾:......

簡瀾抽泣著搖搖頭,“不是這樣的,事情根本不是這個樣子,是我的好妹妹,她搶了我的男朋友嗎?你不能這樣是非不分,只護著她,再怎么說,我也是你的女兒啊。”

她一直都知道高梅是個對血緣親情看的十分重的人,可是這么多年里,她從來沒有忤逆過她的想法,就希望能夠換來一樣大的真心。

可好像總是不能如愿,她覺得所有事情都沒有比這個更悲哀的了。

高梅卻在那頭冷笑幾聲,根本不在意她的哭泣,說出來的話理偏的沒有邊際。

“現在你就要給你妹妹道歉,談戀愛本來就是兩廂情愿的事情,既然你留不住高云哲的心,那就不要怪你妹妹,還說是他搶了你的男朋友。”

簡瀾不斷地搖頭,她不理解這么奇怪的言論,她是怎么說出來的。

不過讓他道歉,他實在是做不到。

怒氣涌上心頭,她啪的一聲將電話掛斷,將頭埋在被子里,狠狠的哭泣。

坐在書房里的靳連城都聽到了聲音,不放心的站起來,來到簡瀾房間里。

可是他根本不會哄女孩子開心,無奈的站在她身邊,看著她許久,才動了動嘴,說了一句。

“吃晚飯了嗎?”

想著這女人可能一天都沒有吃飯,如此耗費心力,應該都已經餓透了吧。

簡瀾哭的聲音小了點,不是因為她變得開心了,而是不想在靳連城面前,太過于失態。

“那我讓傭人給你做些吃的過來。”他轉身出去了。

來到管家面前,他一本正經的吩咐著,“一定要好好做一些清淡可口的飯菜,最好是那種吃起來就會心情好的,做完之后送到客房里。”

管家在聽到這個要求的時候,滿臉的問號。

什么飯菜是能夠讓人吃起來心情好的?

先生這是在為難他嗎?

不過還是順從的點點頭,“好的,先生,您放心。”

靳連城點點頭。

轉過身后打開手機開始搜索,能讓女生開心起來的100種辦法。

第一條就是要了解女生為什么傷心。

他想了想,簡瀾傷心的原因,今天他已經看到了……

下一條就是,為她唱一首歌。

他搖搖頭,立馬否決!

呵呵,讓他唱歌,這世界上還沒有如此珍貴的人吧?

大致瀏覽一番,他終于發現了一條可行的辦法,滿足傷心之人內心里的希望。

收起手機,他來到了客房里。

簡瀾心情好些了,不過還能從她眼角的淚花中感覺出,她現在是強忍著悲傷。

靳連城問她,“現在做些什么能讓你開心些?”

簡瀾有些受驚的抬起頭,她沒有想到靳連城會主動在意這個問題,還以為他過來房間找他,是因為吵到了她,讓他不開心,所以特意過來訓斥的。

簡瀾都望了一下靳連城的眼睛,見他不像是開玩笑,這才喏喏的說了一句。

“你能幫我找一下我的父親嗎?我想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已經過世了。”

她實在是沒有能力辦到這件事情,不然的話也不會來求靳連城幫忙。

父親被那母女兩個人藏的很深,她實在是無能為力了。

 文學

第12章 分配遺產
靳連城見簡瀾傷心的模樣,心里十分不忍,他派人去查簡瀾的父親到底在哪里。

在書房里,他抽著煙,一根接著又一根,簡瀾傷心的模樣,仍舊環繞在他的眼前,讓他心里酸脹的不舒服。

他向來不是一個多事的人呢,怎么在面對她的時候卻把手伸的那么長,那么寬,他都有點搞不懂自己。

他手下的助理是專門注重商業情報的那一塊地,想探聽個事情,簡直是易如反掌。

沒過多久,助理就傳過來了消息,原來簡瀾的父親真的已經去世了。

時間大約有一周之多,這么說來,她的母親完全將她蒙在鼓里。

簡瀾完全不知道這一回事,她還傻呵呵的被別人賣了,還幫別人數錢。

靳連城的眼睛里籠上了一抹厲光,這樣的母親,真是畜生級別的,想著簡瀾還在房間里大哭,他心里微微一動,來到了簡瀾的房間里。

簡瀾哭的直打飽嗝,“怎么樣?你幫我查到了嗎?”

女人抬起朦朧的杏眼,可憐巴巴的望著他,他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想著那個已經去世的消息,他覺得還是不要告訴簡瀾為好。這個小家伙實在是太脆弱了,就像是一個溫室里的花朵,經不起狂風暴雨的襲擊。

如果她知道自己的父親早已經去世了,恐怕會哭暈過去吧。

“你的父親還不錯,這在醫院里躺著呢,你不要多想。”

簡瀾聽到這個消息之后,高高懸起的心總算放下了。

忽然想著,這似乎是那對母女倆為了氣她,讓她自亂陣腳故意編造的謊言吧,不過這都無所謂了,只要父親還安在就好。

靳連城也不知道這個決定到底是不是正確的,也不知道還能瞞到幾時,不過作為緩兵之計,他暫且只能這樣。

簡瀾雖然情緒得到了緩解,但仍然在那默默抽泣著,這一天他經歷的悲傷的事情簡直是太多了,一時之間還平和不下來他的心情。

靳連城看著她微微皺眉,覺得這樣懦弱的性格,實在不是他喜歡看到的,但還是有些心疼她。

不過簡瀾長得的確是好看,似乎比電影明星還要好看幾倍。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簡瀾接到了一通電話。

他從香甜的睡夢中醒來。拿起手機。手機上顯示的是陌生的號碼。他茫然的接起來聽。

“你好,請問是簡小姐嗎?請來簡氏集團一趟,我們在對簡先生的遺囑進行分配。你身為她的女兒,和他有直系親屬關系。請務必于今早十點之前來到公司,聽從判決。”

什么?

簡瀾根本沒有想到居然這么快,就談到了遺囑分配的問題,爸爸不是還沒有死嗎?

這母女倆人到底在急什么,而且一個沒有死的人,他的遺囑會生效嗎?

雖然她不懂法律,但是這是個大事,她還是趕緊換了衣服來到了簡氏集團。

簡氏集團所經營的項目種類少而小,跟靳連城的公司沒法比,她也沒有聽從靳連城的建議,有什么事情先告訴他一聲,就打車直接來到了這里。

一進門,就看見所有股東都圍坐在這個大屋子里。

簡音音和高梅盛裝出席,打扮的美麗又有氣勢,一點都不像是進行遺囑分配時應該有的悲傷,反而像是領取勝利品一樣。

反觀簡瀾卻是一身素裝素顏,看起來最近過得不太好。

律師見人已經到齊了,將手里的一沓子合同各抽出一份,分分給每一個位股東。簡瀾拿到手里的合同時,翻開看了一眼。

她不知道這兩個人到底想搞什么鬼,卻在看到這個文件上面的文字時大驚失色。

“這是什么意思?”

她身為父親的大女兒,在父親病前的時候就已經承諾過要繼承公司董事長一職,可現在,為什么法人改成了簡音音?

高梅拂了拂頭發,輕蔑的一笑,“這事兒還用問嗎?你以為這么多年你在你父親的心中,占據了多大的分量?

公司始終還是要掌握在有能力人的手中,就憑你這懦弱的性格,如果讓你管理公司,公司還不是明天就倒閉了!

所以你父親還是個聰明人,他直接把公司轉交給了你的妹妹,給你拿些股份,就可以了。”

簡瀾:!!!

“這怎么可能?”

簡瀾生氣的瞪向了他,對于她說的話簡直是不敢相信,她從來沒有被父親騙過,何況是在這么大的事情面前。

肯定是這兩個人在遺囑上動了手腳。

他們將父親藏起來,又改了遺囑就是為了奪得簡氏集團。

況且現在父親還沒有死呢,他們就在這里的開始分配財產,他們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嗎。

“我今天來到這里,并不是聽你們說誰是繼承人的,法人仍就是父親,父親現在還沒有死,你們就在這里分配遺囑,你們不覺得愧對自己的良心嗎?”

簡瀾聲音夾雜著冰冷,一瞬間她的氣勢有些像她的父親。這些股東互相對視一眼,默默低下頭,不想卷入簡氏家族的斗爭中。

簡音音和高梅互視一眼,都從彼此眼中感受到了得意之色。

這個小丫頭還蒙在鼓里,全然不知道她的父親,早就已經去世了吧。

不過他們并不打算告訴她,如果能夠繼續用他父親在世的消息,欺騙她,或者還能撈到不少好處呢,這是他們心里的想法。

“現在應該是遺產分配的時候了,這是你父親的想法。他想著自己時日不多就,又看不得公司里群龍無主,就想著抓緊把事情安定下來也好,好讓股東們心里踏實些,對不對?”

高梅氣勢凌人地望向那群股東們,這群股東早已經被她收買了,全都配合著她演戲,聽到他的問話,全都點點頭,異口同聲地稱贊著。

“是啊,沒錯,如果不知道公司的領導人是誰,接下來公司該怎么運營?”

“雖然簡總躺病在床上,我們感覺到很傷心,可是公司大家都有股份的嗎?這錢還是要掙的,每個人都要繼續過日子。”

>>>>本文《勢在必得:總裁獨寵》全文在線閱讀<<<<

快三预测 黄浦区 | 江都市 | 郸城县 | 探索 | 习水县 | 榆中县 | 巩留县 | 明星 | 旌德县 | 将乐县 | 安乡县 | 洞头县 | 章丘市 | 通河县 | 仁布县 | 二连浩特市 | 二手房 | 梨树县 | 确山县 | 浏阳市 | 永顺县 | 石狮市 | 富裕县 | 和静县 | 瑞丽市 | 英吉沙县 | 新安县 | 磴口县 | 赤水市 | 武义县 | 罗城 | 黔西 | 德格县 | 武川县 | 铅山县 | 博白县 | 来凤县 | 遵义市 | 沙河市 | 托克逊县 | 拜泉县 | 洮南市 | 东宁县 | 上犹县 | 巴楚县 | 绥阳县 | 屯昌县 | 南部县 | 新闻 | 满洲里市 | 大洼县 | 汝州市 | 阳谷县 | 西城区 | 榆中县 | 鄂伦春自治旗 | 慈溪市 | 姜堰市 | 固原市 | 郁南县 | 瓦房店市 | 陆川县 | 岢岚县 | 化州市 | 阿勒泰市 | 军事 | 白朗县 | 南汇区 | 德安县 | 绥江县 | 固原市 | 蓝田县 | 青铜峡市 | 花莲县 | 永城市 | 清流县 | 中阳县 | 民勤县 | 鹤峰县 | 布尔津县 | 镇江市 | 资讯 | 林芝县 | 清河县 | 商河县 | 独山县 | 巴马 | 霍城县 | 霍城县 | 博湖县 | 葫芦岛市 | 三原县 | 灵寿县 | 攀枝花市 | 商水县 | 大安市 | 沙田区 | 会宁县 | 洪江市 | 临洮县 | 蓝山县 | 鄯善县 | 泸溪县 | 墨竹工卡县 | 德昌县 | 兴宁市 | 昭觉县 | 白银市 | 花垣县 | 资中县 | 茂名市 | 湖口县 | 奉节县 | 随州市 | 保定市 | 乳源 | 那曲县 | 枣强县 | 肃北 | 海宁市 | 日喀则市 | 岳普湖县 | 绥德县 | 中超 | 丁青县 | 保山市 | 巨野县 | 克东县 | 彩票 | 鄢陵县 | 中超 | 金堂县 | 青冈县 | 象州县 | 兴隆县 | 石首市 | 旺苍县 | 安岳县 | 威信县 | 松原市 | 嘉定区 | 威宁 | 郯城县 | 新干县 | 建平县 | 新宾 | 青田县 | 平凉市 | 白沙 | 安图县 | 万山特区 | 平遥县 | 呼玛县 | 烟台市 | 武汉市 | 开封县 | 西安市 | 盐城市 | 新平 | 社会 | 安义县 | 阳泉市 | 靖边县 | 宽甸 | 桐乡市 | 娱乐 | 苍南县 | 怀柔区 | 德安县 | 砚山县 | 岫岩 | 佳木斯市 | 建瓯市 | 栾川县 | 渝中区 | 太仆寺旗 | 彰化县 | 墨脱县 | 江孜县 | 焉耆 | 灯塔市 | 鹤岗市 | 中宁县 | 洪湖市 | 苗栗市 | 上杭县 | 福贡县 | 宁津县 | 南华县 | 大洼县 | 修水县 | 陆丰市 | 衡东县 | 浏阳市 | 邵东县 | 忻城县 | 东乡县 | 忻州市 | 台南县 | 日土县 | 通许县 | 长阳 | 淮北市 | 临安市 | 资源县 | 彩票 | 公主岭市 | 仪陇县 | 台中县 | 收藏 | 乌什县 | 侯马市 | 汪清县 | 清水河县 | 大连市 | 威宁 | 九龙坡区 | 老河口市 | 辽阳县 | 昌吉市 | 咸宁市 | 科技 | 顺昌县 | 洛南县 | 海安县 | 桂阳县 | 盐亭县 | 循化 | 大邑县 | 石河子市 | 朝阳区 | 佛学 | 治多县 | 余庆县 | 上思县 | 大悟县 | 克东县 | 瑞丽市 | 吴江市 | 罗甸县 | 鹤岗市 | 涪陵区 | 都安 | 浙江省 | 遵义市 | 轮台县 | 葵青区 | 司法 | 蒙自县 | 海丰县 | 洞口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