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娛樂?2019-08-17 09:52 的文章

描寫男女歡愛細節的小說,高黃小說,傅霆衍小說《豪門寵婚:嬌妻請負責》全集大結局

 第11章 最后的奢望

不過這對于喬喬來說,并不是什么大問題,甚至于想到她接下來會利用傅霆衍也沒有絲毫心虛。

這男人毫無理由的湊上來,又是替自己撐腰,又是供自己吃穿,又是軟禁自己,說堂堂傅家太子爺能無聊到做這種事情,她現場直播把沙發吃了,如今為自己謀點福利,再正常不過。

于是她很淡定的開口,“傅霆衍,我男朋友。”

短短的幾個字,愣是將林芳與喬峰后面的話噎了回去,讓人好不難受。

林芳:“喬喬,什么時候讓霆衍來一趟家里啊?”

喬峰附和:“對啊,喬喬,讓爸爸媽媽給你把把關。”

自從知道傅霆衍真實身份之后,夫妻倆便打起了小心思,喬峰是一個唯利是圖的商人,既然喬喬能帶給自己莫大的利益,他便打定了主意退一步,畢竟女兒還是有很多用途的。

林芳卻是在喬婧馨的鼓動下,想要將喬婧馨介紹給傅霆衍,既然那個男人能看的上喬喬,那么自己貌美如花,家境殷實的乖女兒自然也能入了男人的眼。

到時候榜上傅家這棵大樹,金山銀山還不是手到擒來。

早便看透了這夫妻倆偽善的面具,喬喬忍著腹中的惡心感,花了極大的力氣才沒有吐出來。

未吃過早飯的胃部一陣一陣抽痛,她抬眼看了面前的兩人,竟看不出絲毫熟悉的跡象,會有父母將自己的骨肉扔進牢獄,不管不問三年嗎?

會有父母在孩子受傷回家之后,不噓寒問暖,驅逐出家門嗎?會有父母不愛自己的孩子嗎?天下有這樣的父母嗎?

現在這虛情假意拼湊起來的關懷,她要來又有什么用?

霧氣連成一片,模糊了眼前的視線,猝不及防的滴滴滑落,砸在人心尖兒上,顫著疼。

喬喬還是那副平靜的表情,她不去阻止成串的淚水滴落,反而怔怔的說一句,“爸?媽?”

她看到喬峰皺了又松開的眉頭,看到林芳遲疑一瞬,又急切的問出聲,“怎么了?”

沒有人回應她近乎哀求的喊聲,簡單的一個字“嗯”都沒有。

牽動僵硬的嘴角,勾起來勉強算得上笑的弧度,喬喬搖頭,攥緊的拳頭頹然的松開。

她前一秒還在想,若是爸爸媽媽真的是有苦衷的,她真的可以原諒他們的所作為所,她花了三年來吃這個教訓,卻還是忍不住奢望。

她用三年去想這件事,她想到小時候爸爸媽媽對她的關愛。

想到喬婧馨出生時一家人的喜悅,想到妹妹事事要強,哭著求自己將第一讓給她,變丑一點,那么小的妹妹啊,她怎么忍心傷害,所以她開始暴飲暴食,成績一落千丈。

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爸爸媽媽和妹妹對她的態度就變了呢,喬喬想不通,擦了擦臉,說道:“你們想要認識傅霆衍?”

真相被戳破,夫妻二人臉上有一瞬的尷尬。

“我可以介紹給你們認識,不過,,,”不等喬峰兩人欣喜,話音一轉,喬喬看了一眼自己以前的房間。

“那房間本來就是你的,你什么時候想搬回去就搬回去。”喬峰立馬說道。

林芳還要說什么,又想到那點小錢與攀上傅家完全不能比,也便沒動。

起身上樓,瞧見欲言又止的夫婦,喬喬探出頭,“今天下午,我想辦法讓你們雙方見一面。”

另一邊,喬喬進入喬家已經過了不短的時間,陳肖看著老板椅上,閉目假寐的男人,不明白自家爺打的什么主意。

不多時,桌面上的手機開始嗡嗡震動,傅霆衍緩緩睜開眸子,銳利的目光使得陳肖打了一個寒顫。

片刻后,手機放置耳邊。

“傅爺?”坐在滿是灰塵房間里,喬喬把玩著手上的銀行卡,淡淡出聲。

“有事?”男人一如既往的簡潔明了。

“下午三點半有時間嗎?”

未聽到傅霆衍出聲,喬喬報了一家咖啡館的名字繼續說道:“幫我個忙,酬勞,,,”剛想說二百五十塊錢的喬喬,聯想到男人豐厚的身價,硬生生改口,“兩萬五。”

傅霆衍的臉色驟然黑了一個度,“兩萬五?”

“怎么嫌少啊,再給你加兩塊五?”

生生被氣笑的傅霆衍眼眸危險的瞇起,“你還欠我三十萬。”

肉疼的捏緊手上的銀行卡,喬喬點頭,“不勞煩您提醒了,小的一定一分不少的還給傅爺,那下午?”

“準了!”

就沒見過這么欠的人,咬牙切齒的掛斷電話,喬喬儼然沒意識到,自己拐外抹角說傅霆衍二百五的事情。

傅霆衍掛斷電話,休息片刻,又開始整理文件,順便將下午的會議丟給自己的屬下。

鼓搗半天手機,成功綁定銀行卡,卻又沒有傅霆衍的卡號,無法將三十萬轉過去,喬喬氣惱的哀嘆一聲。

想到卡內四十三萬三毛八的余額,她的心情這才好點,足以還清自己欠下的債了,下樓知會林芳與喬峰下午會面的地址,喬喬便拖著自己的包來到了銀行。

她本想提出三十二萬五的現金,直接拎到傅霆衍面前,后來又想需要提前預約,就干脆又辦了一張卡,將給傅霆衍的錢轉進去。

她沒忘了那兩塊五,三鋼镚在兜里揣著,準備隨時拿錢砸人。

趁著還沒到約定的時間,喬喬不僅僅利索的給自己租好了房子,還好好胡吃海喝了一頓,四十萬“巨款”不到半天就剩下了八萬出頭,她深切意識到,自己該做點什么。

距離三點半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喬喬窩在火鍋店的沙發上,懶洋洋的不想動,期間喬家打電話問過,她敷衍兩句就掛了。

直到驟然壓下來一道陰影,她才抬頭去看,男人修長挺拔的身子微微彎曲,饒有興味的瞧著沙發上的小小一團,邪肆惑人,垂涎美色的喬喬下意識去擦嘴角的哈喇子,嘆,世間竟有如此秒人。

“看呆了?”男人低沉好聽的聲音終于讓喬喬從美色中掙脫出來,又陷入性感撩人的嗓音中。

 文學

第12章 戲精一家人
“傅爺?您怎么在這?”她記得時間還早呢啊!許是店里太暖和了,陽光灑在身上特別舒服,她竟然有些犯困。

瞧著女人迷糊的小模樣,活脫脫一只不諳世事的純潔蠢兔子,萌的人心都化了。

“餓了!”傅霆衍言簡意賅。

掃了眼被收拾干凈的餐桌,喬喬坐直身子,指了指對面,“坐!”

摸了摸口袋里的卡,本想現在就扔給傅霆衍,可自己這還沒利用完呢,萬一這人半路出岔子怎么辦。

她之所以主動跟喬家人提起傅霆衍,不就是為了方便拿到銀行卡,順便擺脫傅霆衍么,她的如意算盤打的啪啪響。

等下午會面結束之后,她會第一時間將卡送出去,早上出門前,她便收拾好了東西,除了必要的證件,什么也沒帶,這一走,沒人攔的住。

傅霆衍終究是沒有在這吃上一頓火鍋,而是一派閑適的模樣,雙腿交疊,仰靠在沙發上,去看已經徹底清醒過來的小女人。

男人的存在實在是太過亮眼,不過幾分鐘的功夫就吸引了大片單身,NO單身的熱烈視線,若不是其周身氣場太強,怕是已經被分尸了。

自然,瓷娃娃一樣的喬喬也吸引了不少的目光,只是本人并未意識到,她已經脫離了矮挫胖狂奔在白富美的路上,但“富”這一點是可以去掉的,畢竟她自覺將自己歸為了窮苦人民。

又過了幾分鐘,喬喬被男人看的有些發毛,半晌后,忍無可忍的說道:“傅爺?您不是餓了嗎?”

“才意識到?”傅霆衍攏了眉頭,顯然是有些不高興的。

喬喬:“……”她是明白了,這男人讓自己主動點,爺餓了咋辦,投喂唄!!!再一次忍住想要還錢的沖動。

喬喬安慰自己,他是債主,他是債主,如是N遍后,她起身,走出兩步,又回來,“吃什么?”

“你不知道?”傅霆衍反問。

我知道個錘子“……”喬喬睜大眼睛,他們沒熟到已經了解對方喜好的程度吧!

最后,她干脆不再問,二十分鐘后,便將一堆東西放在傅霆衍面前,似笑非笑的開口,“我~請~你。”

傅霆衍看了一眼,三菜一湯,有葷有素,搭配的很好,遂滿意的送一口飯進嘴里,味道還不錯。

喬喬看著男人優雅的一口一口吃,火氣蹭蹭往上冒,傅霆衍總有辦法激起她的怒火,她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懷疑。

在喬家人面前尚能保持冷靜的自己,怎么到了傅爺這里就控制不住呢?她看了一眼對面某人的臉,總結:都是美色惹的禍。

飯菜解決掉一半的時候,喬家三人的身影終于出現在喬喬的視線中,傅霆衍像是沒有發現,安然的享受美食。

不多時,喬喬的手機響起,她抬頭看了沒什么反應的男人一眼,便按了接通。

“喬喬,我和爸爸,妹妹都到了,你和霆衍什么時候過來啊?”林芳略顯焦急的聲音從電話中傳來。

為了搭上傅家,她可是特地去喬婧馨的學校,請假將人接回來,若是被喬喬放了鴿子,非得氣死不可。

看了一眼時間,喬喬從容出聲,“三點十五,你們到的有點早,我們這邊有點堵車,馬上就到。”

而正在堵車中吃飯的傅霆衍:“……”不過看在這一頓飯還算合心意的份上,他就暫且不揭穿她了。

很快,時間便過了三點半,逼近三點四十,咖啡店中的三人焦急不已,傅霆衍剛剛才放下筷子。

生生看著男人吃了四十分鐘的喬喬,“……”她覺得可以再拖一點時間。

最后,離開火鍋店已經過了四點,因為等不及來到門口的喬婧馨看見兩人從對面走出來,差點沒將肺氣炸了。

堵車?馬上就到?騙鬼呢?

喬喬絲毫沒有被人發現的心虛,傅霆衍那張臉一寒,更是什么情緒都看不出來。

喬婧馨就算再氣也不能在喜歡的人面前表現出來,勉強保持優雅高貴的樣子,可這小伎倆在喬喬看來無異是掩耳盜鈴,好像是傅霆衍沒見過她撒潑一樣。

見到男人的身影,喬峰與林芳連忙迎上來,母女三人圍在他的身邊,竟生生將喬喬隔開了去。

“傅總,感謝您對我女兒的照顧,我是喬氏的總裁喬峰。”喬峰當先伸出手,可等了半天也沒等到男人的回應,只能訕訕的將手收了回去。

喬婧馨想要與傅霆衍搭話,卻被林芳拉著站在一旁,隨后又將看戲的喬喬拉過來,一手拉著一個。

相比較于前者的花枝招展,濃妝艷抹,穿著羽絨服,套著棉靴,素面朝天的喬喬可謂是一股清流。

奈何喬婧馨自我感覺良好,黃色的大波浪攏至胸前,含羞沖著傅霆衍一笑。

連喬喬都差點被她惡心死,更別提直面著喬婧馨的傅爺了。

眼瞅著男人斂了俊眉,周圍的氣溫越來越低,喬喬的心情瞬間舒暢了不少。

“霆衍,喬喬剛出獄,給你添了不少麻煩,這是我二女兒,喬婧馨,快叫人。”林芳拽了拽自家女兒。

男人顯然對之前的稱呼有所不滿,冷眼掃了林芳,“喬夫人,還是稱呼我為傅總比較好。”

林芳渾身倏地一冷,一股寒意自腳底蔓延至全身,當即反應過來自己犯了什么大錯,她不該直呼傅霆衍的姓名。

顯然之前臆想自己女兒嫁給了這個男人,給她帶來了很大的影響。

“我能不喊你姐夫嗎?”喬婧馨小心翼翼的開口,看起來像是害怕眼前的男人,事實上,她不過是為了給男人留下一個好印象,讓男人記住她罷了。

若不是有喬喬那兩萬五千零兩塊五,傅霆衍早便轉身離開了,根本就沒有再開口的意思,氣氛一度非常尷尬。

喬婧馨的眸子眨眼就濕了,忍著惡心來到喬喬身邊,想要抓她的胳膊,卻落了個空,擠出來的眼淚差點沒噎回去。

“姐姐,對不起,之前是我錯了。”突如其來的道歉,喬婧馨顯得異常真摯,若是知道傅霆衍會出現在喬家門口,她絕對不會對喬喬動手。

>>>>本文《豪門寵婚:嬌妻請負責》全文在線閱讀<<<<

快三预测 泉州市 | 闽侯县 | 宝丰县 | 绥芬河市 | 澄迈县 | 平阴县 | 大厂 | 德令哈市 | 岫岩 | 江山市 | 保山市 | 台东县 | 仁布县 | 手游 | 襄樊市 | 永川市 | 福清市 | 布尔津县 | 万载县 | 肇州县 | 白水县 | 无棣县 | 汉沽区 | 波密县 | 大丰市 | 新龙县 | 阿克陶县 | 富平县 | 凯里市 | 定兴县 | 长乐市 | 蛟河市 | 宝清县 | 杭锦后旗 | 甘泉县 | 洛阳市 | 轮台县 | 海原县 | 浦城县 | 阜城县 | 屏南县 | 嘉鱼县 | 肃南 | 泽库县 | 弋阳县 | 鄄城县 | 莒南县 | 嵩明县 | 平江县 | 磴口县 | 鄂托克旗 | 祁阳县 | 突泉县 | 红安县 | 白山市 | 波密县 | 扎鲁特旗 | 景东 | 博野县 | 新沂市 | 大丰市 | 营口市 | 马山县 | 富蕴县 | 外汇 | 张家界市 | 紫云 | 和平县 | 溧阳市 | 仲巴县 | 隆回县 | 昆山市 | 茌平县 | 酒泉市 | 定襄县 | 瓮安县 | 花莲市 | 邮箱 | 江北区 | 广安市 | 尼勒克县 | 清远市 | 石首市 | 禹州市 | 禄劝 | 松阳县 | 宝山区 | 普安县 | 高邑县 | 秭归县 | 开阳县 | 板桥市 | 杨浦区 | 郯城县 | 雷州市 | 随州市 | 凤台县 | 元谋县 | 竹山县 | 乐安县 | 尉犁县 | 桃江县 | 平湖市 | 福安市 | 黑水县 | 鸡西市 | 大邑县 | 井冈山市 | 凯里市 | 泗洪县 | 武鸣县 | 喜德县 | 万源市 | 巫山县 | 项城市 | 渭南市 | 攀枝花市 | 惠来县 | 虹口区 | 武威市 | 大关县 | 淮阳县 | 秦安县 | 磐安县 | 崇左市 | 家居 | 府谷县 | 新河县 | 江阴市 | 泗水县 | 茌平县 | 宁陵县 | 烟台市 | 贡觉县 | 江陵县 | 山西省 | 武胜县 | 宜黄县 | 新竹市 | 什邡市 | 曲沃县 | 茂名市 | 正镶白旗 | 福安市 | 始兴县 | 任丘市 | 江阴市 | 黄浦区 | 托克托县 | 孝义市 | 运城市 | 永靖县 | 纳雍县 | 湘乡市 | 柳林县 | 连平县 | 连山 | 玉林市 | 邯郸市 | 涡阳县 | 兴山县 | 姜堰市 | 巩义市 | 富宁县 | 潞西市 | 镇巴县 | 九龙坡区 | 东安县 | 西峡县 | 通许县 | 辉南县 | 张家川 | 兖州市 | 沁水县 | 拉萨市 | 象山县 | 年辖:市辖区 | 兰考县 | 崇信县 | 扎兰屯市 | 抚州市 | 大渡口区 | 通渭县 | 鹤庆县 | 加查县 | 达州市 | 弥渡县 | 灌南县 | 吉安市 | 黔东 | 辽阳市 | 卓尼县 | 饶阳县 | 开阳县 | 河西区 | 台北市 | 大丰市 | 寻乌县 | 盖州市 | 封开县 | 龙山县 | 巴林右旗 | 全南县 | 诏安县 | 澄城县 | 龙陵县 | 溆浦县 | 修文县 | 吉水县 | 聂拉木县 | 广平县 | 盈江县 | 通榆县 | 诸城市 | 肇源县 | 襄垣县 | 洛隆县 | 潍坊市 | 西丰县 | 宜昌市 | 平遥县 | 濮阳县 | 扎囊县 | 马龙县 | 宁蒗 | 阳江市 | 张掖市 | 始兴县 | 林口县 | 东莞市 | 翁源县 | 略阳县 | 简阳市 | 巴楚县 | 犍为县 | 宁远县 | 镇远县 | 陕西省 | 南平市 | 开封县 | 嫩江县 | 嘉鱼县 | 察雅县 | 秦皇岛市 | 原平市 | 钦州市 | 民丰县 | 津市市 | 玛沁县 | 高要市 | 新邵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