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娛樂?2019-08-17 09:55 的文章

檢查漂亮人婦系列全文目錄,好爽,女主【蘇筱筱】《落魄千金嬌寵妻》全文在線

 第11章 輸的體無完膚!

韓梓臣并未說話,只是一雙墨色瞳仁深不見底,可其中散發出來的寒意讓蘇筱筱感受到了無盡的壓力。

難堪,屈辱,心酸,委屈齊齊翻涌而至,最終只化為一腔不甘!

空氣凝滯了一瞬間后,蘇筱筱淡淡一笑,挺直脊背后朝魏一涵呈現出九十度的弧度。

“對不起,魏小姐!”

她直起身子后,依舊笑盈盈的看著韓梓臣:“夠有誠意了吧?”

男人深深看了她一眼,而后才將目光轉向一旁幸災樂禍的韓梓欣,沉聲道:“怎么從學校跑回來了?”

“今天沒課,而且一心姐今天的飛機回國,你不知道嗎?”

蘇筱筱聞言一怔,所以,今天魏一涵,韓梓欣都在這里,甚至連韓梓臣昨天非要帶她回老宅并不愿意搬走,只是因為今天魏一心要回來了!

她下意識地抬眸去看韓梓臣的神色,男人眼中劃過一抹流光,蘇筱筱認為那是激動,期待!

就連擅長隱藏情緒的韓梓臣都露泄露了幾分情緒,不知道韓梓巖呢?

呵!她的初戀,她的丈夫!

魏一心如果知道這兄弟兩人一顆心都系在她身上,不知會作何感想?

魏一心只是存在著就已經讓蘇筱筱的生活步履維艱了,如今回來,只怕是更難安生了!

然而就算再不愿,蘇筱筱沒過多久就在韓家老宅的午飯前見到了那個讓她活在陰影下的魏一心了。

女孩兒一襲剪裁得體的香奈兒高定長裙,大方優雅的長卷發,挽著韓梓巖的手臂,渾身散發著耀眼迷人的氣息逆光而來。

男人沉穩矜貴,女人漂亮得體,在所有人看來都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璧人。

此時蘇筱筱正被韓梓臣使喚著,在草坪上給他養的那只名叫公爵的拉布拉多洗澡。

公爵看到韓梓巖和魏一心走近,立刻抖了抖身上的水,直接撒歡跑了過去。

而蘇筱筱被濺了一身的水,由于沒吃早飯加上低血壓,起身時身形搖晃了一下,有一瞬間的眩暈。

“筱筱?好久不見啊。”

魏一心淡淡的笑著寒暄,目光不著痕跡的打量著她。

蘇筱筱滿身水漬配上一瘸一拐的步伐格外引人注目,這一刻,所有的狼狽無所遁形。

兩年不見,只一個照面,她便輸的體無完膚!

蘇筱筱挺直脊背,唇角微揚,輕輕點頭:“好久不見。”

說完便不再理會魏一心,只便轉頭看向一旁眸光深邃的韓梓臣,嗔怪道:“阿臣,我腳又開始痛了,你扶我坐下歇會兒,剩下的你來幫公爵洗!”

親昵而自然的語氣讓所有人俱是一怔,蘇筱筱卻緊張的手心出了汗,她不確定韓梓臣會不會幫她解圍,但她在賭!

賭韓梓臣既然強迫她簽下結婚協議不愿離開老宅,因為魏一心和韓梓巖的緣故就一定不會當著他們的面拒絕!

不出所料,韓梓臣起身,向她走來,然而就在她伸出手時,男人腳步頓了一下卻與她擦肩而過徑直走向魏一心。

他雙手插兜,氣定神閑:“歡迎回來,一心。”

緊接著魏梓欣和魏子涵也圍在魏一心身邊寒暄,只有蘇筱筱臉色煞白,尷尬的站在原地,唇瓣緊抿。

韓梓巖眸光一沉,掃了一眼韓梓臣:“筱筱,你的腳踝沒擦藥?怎么好像看著還更嚴重了?”

蘇筱筱心里一緊,擦藥?

韓梓臣把藥膏扔了,巴不得她受罪呢,在這個老宅里,沒有誰會關心她的死活,從早餐一事便可以看得出來,她也不會真的以韓太太的身份自居去吩咐傭人買藥。

蘇筱筱避開了他的視線,聲音低淡:“你們聊,我先進去換身衣服。”

她轉身要走,韓梓巖又道:“我車里有備用的藥膏,給你拿過來吧!”

蘇筱筱鼻子一酸,下意識拒絕:“不用了,大哥,我……”

“不要多想,不是刻意給你買的,是之前一心用過留下的。”

又是和魏一心有關!

蘇筱筱垂在側的雙手逐漸收緊,倏然抬眸對上他的視線,還未開口,便被韓梓臣扯到身側:“大哥費心了,我已經給家庭醫生打過電話了!”

男人說著將她打橫抱起,語氣柔和:“我陪你回房間換衣服!”

蘇筱筱一驚:“我自己可以……”

“別動!”

蘇筱筱抬頭正好看到聽見動靜從別墅里面出來的韓老爺子以及周管家,瞬間明白了韓梓臣的這一舉動。

想到扮演恩愛也是婚姻協議中的一條,不由忍了下來!

韓梓臣對爺爺笑得燦爛:“爺爺,筱筱腳受傷了,我先帶她進去。”

韓東海蹙了蹙眉:“讓何醫生過來看下。”

何醫生是韓家的家庭醫生,韓梓臣點了點頭,蘇筱筱全程低頭裝羞,心中卻是一片酸澀。

她結婚兩年,韓家對她不聞不問甚至以她為恥,魏一心一回來,韓老爺子親自相迎,她的初戀和老公也是一副殷切的模樣!

蘇筱筱暗自磨了磨牙,這種事事被魏一心壓在頭上的感覺,真的很不爽!

而在他們身后的魏一心看了眼傭人取過來的昂貴藥膏,笑著湊在韓梓巖耳邊輕聲道:“阿巖,我怎么不記得你會在車上給我備這種藥膏?”

韓梓巖看著腳邊的公爵被傭人哄開,邊邁開雙腿向前走,聞言側頭淡淡一笑:“以后會了!”

以后?以后還會打著她的名義對蘇筱筱關懷?

魏一心臉上完美的笑容有一瞬間的凝固,而后又恢復了自然。

……

臥室。

男人直接將蘇筱筱扔在了床上,而后嫌棄的去扯身上的襯衫,將其甩在垃圾桶后徑直去了衣帽間。

蘇筱筱也跳著下床去翻衣柜,她的行李都在林佳那棟公寓里,可韓家并不缺錢,這里的一切似乎早就是準備好的,衣服鞋子配飾應有盡有。

韓梓臣換好衣服轉身時,正好看到蘇筱筱挑了一件白色的連衣裙在對著鏡子比劃,男人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誰準你穿這這個顏色的?”

蘇筱筱一怔,過了好久才反應過來,魏一心今天穿的也是一件白色裙子,不止今天,她大多時候都是一襲白色裙子,高貴優雅的模樣。

 文學

第12章 麻煩大嫂替我謝謝大哥關心!
蘇筱筱臉色煞白,望著男人的眸子也帶上了幾分怒意:“韓梓臣!哪條法律規定了我不能穿這個顏色!”

男人勾唇一笑:“我規定的!”

“難不成魏一心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所有人都不能活著了?”

“韓梓臣!你簡直不可理喻!”

蘇筱筱還想再說些什么,卻被一陣敲門聲打斷了:“小少爺,何醫生來了,您看是讓他上來還是在客廳等著?”

蘇筱筱一臉驚詫的看著韓梓臣,似是不敢相信這人會這么好心?

韓梓臣并未理會傭人,看著蘇筱筱的目光諷刺至極:“不用驚喜,家庭醫生不是我喊的,你猜會是誰呢?這么在意你的腳傷?”

蘇筱筱心中一緊,在這個陌生的韓家,似乎沒有誰會關心她了,如果非要找出一個人,那就只剩下……

答案仿佛呼之欲出,可蘇筱筱卻又不敢確定,畢竟,韓家這兩兄弟太擅長將她的情緒玩弄于鼓掌之中了。

蘇筱筱緊緊抿著唇瓣,手中精致的高定裙子被她攥得發皺,對上韓梓臣看穿一切的墨色瞳仁,莫名的心虛。

畢竟,他們已經結婚了,哪怕只是協議,她以后也想毫無心理負擔的離婚!

僵持瞬間后,蘇筱筱打破了沉默:“不管怎樣,你總不想我瘸了韓家落下個苛待韓太太的名聲吧,我先換衣服。”

話音一落,周遭的壓迫感驟然消失,蘇筱筱莫名松了一口氣,在韓家這個漩渦里,魏一心回來的節骨眼上,她實在是不愿和他再爭吵。

韓梓臣并未立刻出去,而是從衣櫥翻出一件裸粉色帶精美刺繡的連衣裙遞了過來。

蘇筱筱一臉疑惑,見她遲遲不動,男人眸光中逐漸多了幾分鄙夷和不耐:“你現在代表的是我韓梓臣的臉面,我不想落下苛待韓太太的名聲,換上!”

蘇筱筱唇瓣微張:“你,你不出去我怎么換?”

“呵!韓太太現在倒是矜持上了!兩年前不是奔放熱情的很嗎?還是說……”

“夠了!”

蘇筱筱實在受不了他的毒舌,直接傾身捂住了他的薄唇。

男人的唇瓣有些微涼,他唇齒間帶出的灼熱透過掌心直達心臟,蘇筱筱心尖顫了顫,又觸電般收回了手。

她拿起男人掌中的裙子,轉過身壓下心中的慌亂,聲音低淡:“你先出去,我換衣服。”

韓梓臣漸深的眸色在觸及蘇筱筱帶著緋紅的側臉,似是想起了什么,又帶出一抹厭惡隨即轉身離開。

蘇筱筱怔了片刻,等到臉上的灼熱褪去,才換上衣服。

不得不說韓梓臣的眼光和品味很好,衣服的尺寸大小和創意設計恰到好處,既勾勒出了她的身材曲線,又不影響飄逸的美感,連帶著對他的反感,似乎也減了幾分。

蘇筱筱拉開房門,看到韓梓臣站在門口抽著煙,眸光深邃,以為他在等自己,有些意外。

她跨出房門上前一步,正要喚他,順著他的視線卻看到了那個她最不愿意見到的人。

蘇筱筱如同被人潑了一盆冷水,渾身透涼!

從他們的角度可以看到魏一心正提著裙擺裊裊上樓,一舉一動帶著名媛的大家風范,而她的丈夫韓梓臣一雙墨仁有著即使煙霧也掩蓋不住的清亮。

蘇筱筱緊緊捏了捏手心,挽上了他的手臂,言笑晏晏:“阿臣,我好了。”

男人身子有一瞬間的僵硬,深深看了一眼被挽著的手臂,余光掃了一眼魏一心的影子,最終什么都沒說。

蘇筱筱松了口氣沖他柔柔一笑,還不待開口,一只纖白的手掠過眼前,直接將男人指尖的煙奪了過去。

“阿臣,我跟你說了多少次了,不要總是抽煙,對身體不好!”

魏一心輕輕蹙著眉,語氣中帶著淡淡的責怪,以及毫不掩飾的關懷與熟稔。

蘇筱筱像是被人給了一記響亮的耳光,無關愛情,關乎臉面!

韓梓臣看著魏一心將煙蒂扔在旁邊的垃圾桶里,勾唇一笑,語氣淡薄:“呵!你有這個心,還不如好好關心下我大哥!他昨天一晚上可是比我一個月抽的煙都多!”

蘇筱筱有些意外韓梓臣竟然會給魏一心冷臉,可轉念一想又明白了,兩人分手沒多久,就傳出了魏一心和韓梓巖訂婚的消息,韓梓臣能不生氣才怪。

而有的時候,會生氣往往意味著還在意!

魏一心也沒料到在外面還主動想自己打招呼的韓梓臣,現在會奚落自己,臉上的笑有一瞬間的掛不住,卻又很快穩了下來:“我看筱筱腳似乎不方便,就想上來看看她。”

蘇筱筱抽了抽嘴角,看她是假,看她老公是真的吧?

“筱筱腳是不方便,可不是還有我在嗎?看來你和大哥一樣對筱筱關心的很!”

男人依舊是玩世不恭的語氣,可蘇筱筱分明看到魏一心的臉色在一瞬間轉白。

這個男人,不管是對自己厭惡的人還是喜歡的人,毒舌起來都是一樣的不留情面!

魏一心依舊很有耐心的圓場:“是啊,阿巖畢竟是你們的大哥,肯定會關心你們啊。”

這次不等韓梓臣開口,蘇筱筱將頭朝男人手臂上歪了歪,笑道:“是啊,麻煩大嫂替我謝謝大哥關心!”

話音落,空氣頃刻凝滯,大嫂兩個字,似乎是觸碰到了所有人的逆鱗!

魏一心再也維持不了鎮定,望著韓梓臣的眸子帶上了幾分委屈:“畢竟,只是訂婚了,還沒有結婚呢……”

蘇筱筱眨了眨眼,促狹笑著,似無意打趣:“我不是想著早晚都是一家人嘛,所以就順口喊了你大嫂,不過……魏小姐你難不成沒想過要嫁給大哥?”

魏一心訕笑:“自然是……”

“自然是不可能的,對吧,一心?”

她身后剛從樓梯轉過來的韓梓巖直接長臂一伸,將魏一心帶在懷里,替她化去尷尬,望著未婚妻的栗色瞳仁染著星星點點的笑意。

蘇筱筱一顆心像被密不透風的大網罩住,勒得生疼,整個人喘不過氣,挽著韓梓臣的手下意識收緊。

>>>>本文《落魄千金嬌寵妻》全文在線閱讀<<<<

快三预测 瓮安县 | 庐江县 | 眉山市 | 大港区 | 崇明县 | 深圳市 | 古浪县 | 海兴县 | 义乌市 | 汝州市 | 铜梁县 | 洪雅县 | 福清市 | 襄樊市 | 南京市 | 黄龙县 | 宜黄县 | 同仁县 | 盱眙县 | 共和县 | 将乐县 | 盐亭县 | 申扎县 | 出国 | 类乌齐县 | 渭南市 | 同德县 | 万州区 | 平舆县 | 济阳县 | 友谊县 | 新河县 | 临沭县 | 山东省 | 巧家县 | 松桃 | 天峨县 | 泸定县 | 简阳市 | 利川市 | 德州市 | 杭州市 | 英超 | 阿荣旗 | 长寿区 | 怀宁县 | 台中市 | 怀来县 | 许昌县 | 万全县 | 葫芦岛市 | 山西省 | 抚松县 | 桐柏县 | 霍邱县 | 榆社县 | 当雄县 | 新密市 | 北辰区 | 隆回县 | 湘西 | 铁力市 | 澄城县 | 铜山县 | 南澳县 | 元江 | 壤塘县 | 格尔木市 | 晴隆县 | 中西区 | 河北区 | 图木舒克市 | 呼和浩特市 | 苍山县 | 定南县 | 新乐市 | 岳普湖县 | 石阡县 | 开化县 | 留坝县 | 桐城市 | 翁源县 | 呼图壁县 | 扎赉特旗 | 延庆县 | 横峰县 | 茶陵县 | 崇左市 | 卓尼县 | 左贡县 | 雷山县 | 北川 | 讷河市 | 偏关县 | 大姚县 | 嘉祥县 | 镇平县 | 冀州市 | 芦溪县 | 石阡县 | 比如县 | 宾阳县 | 璧山县 | 任丘市 | 宁远县 | 德阳市 | 南雄市 | 云和县 | 北宁市 | 伊宁县 | 汉中市 | 洪湖市 | 特克斯县 | 密山市 | 铜梁县 | 泽州县 | 揭西县 | 稷山县 | 禹城市 | 南宁市 | 武定县 | 都江堰市 | 荔浦县 | 大新县 | 双峰县 | 安溪县 | 乌鲁木齐县 | 平山县 | 凯里市 | 无棣县 | 张掖市 | 芦溪县 | 陇川县 | 石狮市 | 江津市 | 特克斯县 | 北安市 | 胶南市 | 葵青区 | 体育 | 马边 | 梧州市 | 赤壁市 | 台州市 | 永吉县 | 滦南县 | 北海市 | 新乐市 | 乐山市 | 长岭县 | 靖西县 | 霸州市 | 青川县 | 额敏县 | 宜兴市 | 聊城市 | 株洲市 | 金平 | 崇州市 | 涞源县 | 武川县 | 余江县 | 静乐县 | 务川 | 安化县 | 桐城市 | 新巴尔虎右旗 | 邯郸县 | 凤凰县 | 平遥县 | 含山县 | 从化市 | 略阳县 | 青浦区 | 平潭县 | 浦江县 | 临泉县 | 桃江县 | 繁昌县 | 喀喇沁旗 | 深州市 | 阿拉善盟 | 黔西县 | 滨海县 | 探索 | 广饶县 | 博湖县 | 衡东县 | 永吉县 | 邻水 | 昂仁县 | 元氏县 | 盱眙县 | 衡东县 | 定陶县 | 宝清县 | 香河县 | 布尔津县 | 六枝特区 | 峡江县 | 静安区 | 普兰县 | 民县 | 巴塘县 | 灌云县 | 庆城县 | 海盐县 | 子长县 | 延庆县 | 巴彦县 | 江阴市 | 青田县 | 光泽县 | 鹰潭市 | 卢湾区 | 丹东市 | 长阳 | 阆中市 | 浦城县 | 新竹市 | 鹤壁市 | 马边 | 白山市 | 儋州市 | 舒兰市 | 高密市 | 太白县 | 门源 | 濉溪县 | 乌什县 | 吴桥县 | 大城县 | 平陆县 | 文水县 | 金华市 | 饶河县 | 津南区 | 洪江市 | 明水县 | 融水 | 天水市 | 湛江市 | 承德县 | 崇仁县 | 新竹县 | 新河县 | 南平市 | 镇平县 | 上思县 | 武夷山市 | 三明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