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娛樂?2019-08-17 10:09 的文章

超級yin蕩的高中小雪,上課被同桌弄濕,趙知靜秦懷虎全文,《秦少強勢婚難逃》趙知靜秦懷虎完整版

 第11章 第一次談判

趙知靜紅著臉,也感到了很不好意思。

看著所有人臉上那一副糾結的樣子,本來還想著說些什么,最后想想也沒那個必要了,畢竟老媽之前那可是千叮囑萬囑咐的說過,不要說太多,說多了那紕漏也多,所以她還是安分點比較妥當。

“呵呵,呵呵呵~”

當大家都感到氣氛十分的尷尬且渾身不得勁的時候,那原本安安靜靜坐在輪椅上的男子,卻突然興奮地笑出聲來。

其實說實在的,這個秦懷虎笑的樣子非常可愛,與他正面相對的孫雨梅跟方美冬,都已經完全沉浸在了那聲笑容中,很久都沒能緩過神來。

已經有二十年,他們都沒有聽到過秦懷虎的嘴里面發出聲音啦!

這詭異的一幕,配合在大家對趙知靜念法醫與犯罪心理學心有余悸的同時,更顯得陰森了幾分。

方美冬害怕的一下子就挽住了秦懷寧的胳膊,孫雨梅也在沙發上把身體縮成了一團,就那幾位哥哥也都跟著沉了沉目光,緊緊雙眼地看著秦懷虎。

“四弟,難道你也是被弟妹的專業給嚇著了?”秦懷雨最終在心里面做出了決定,放棄這猶如天仙般的美人,稱趙知靜為弟妹。

美人雖然是不錯,但一想起她的專業,并非任何男人都敢接受的。

以后要是帶著她出去見自己那幫子狐朋狗友,別人一問你老婆是干嘛的,他答法醫,就是那種專門做尸檢的,那還不得直接就把人家給嚇死呀?

晦氣!

雖然趙知靜的年紀還非常的小,卻也是相當的敏感。

自然也是已經聽出了秦懷雨那話中有話,她低下頭去在秦懷虎的耳邊,輕輕地說道:“我是不是給你丟臉了?”

秦懷虎那深不可測的眸子望了她一眼,她都已經感覺到有點招架不住地直接就錯開眼眸不去看他。

小手突然被握住,趙知靜低垂著睫毛,看見秦懷虎竟然伸手握住了她。他依舊沒有說話,面無表情地打開她的手,于她掌心里寫下一個字:安。

“哈哈,看得出來懷虎對這樁婚姻非常的滿意呀。”孫雨梅抬起頭看了下墻上的掛鐘,直接就轉移話題道:“現在吃午餐還早,知靜也是第一次到這兒來,要不這樣,我跟美冬就陪著你到處轉轉?”

趙知靜看了一下現在還跟秦懷虎交握在一起的手,笑著說道:“這山頂別墅,獨立莊園,風景是很不錯。梅姨和大嫂不用管我,我直接推著虎少出去逛逛就行了。”

秦廣生聽后也點了下頭,要是趙知靜走了,他和小兒子也根本沒啥說的,呆著這大廳里也非常的尷尬:“如此也好,你就和小四一起在附近逛逛,也可以增進彼此間的感情。”

須臾——

郁郁蔥蔥的花草之間,空氣清新怡人,粉色的蝴蝶撲閃著翅膀肆意飛舞,雖是夏季,可是山頂的涼風陣陣,帶走了不少暑氣,竟也不覺得悶熱。

腳下踩著鵝卵石,趙知靜穿著小高跟的涼鞋,還要推著輪椅,不免有幾分吃力。

不遠處的張柏然見她略顯笨拙的姿態,終是上前道:“趙小姐,還是我來吧。”

趙知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放開雙手走到了秦懷虎的身側,與他并行:“對不起。我平時都是從來不穿高跟鞋的。”

他這個腿腳不便,以后嫁給他,肯定得要推著他?

“以后我都不穿了。”她又補充了一句,道:“你相信我,以后我肯定會越推越穩的。”

張柏然的嘴角衍生出淡淡的笑意,這個趙小姐蠻可愛的。

前天虎少交代他去調查趙小姐的事情,他也已經查清楚啦,對于她高中就讀N大的事情,喜歡翻墻出來吃早餐的事情,以及她在醫科大念法醫病理學的事情,等等,這些事情虎少早都已經了解清楚了。

而一年前在藍城,她救虎少,那確實就是碰巧遇到而已。

那個時候的趙知靜根本就不可能認識秦家其他的少爺,又怎么可能和他們一起串通好演戲,就當時那個具體情況,寧少和雨少可是真的想讓虎少死,所有又怎么可能會讓人救虎少呢。

但是唯獨那天高速上,對于趙知靜逃婚的這件事情,具體是戲還是真,就值得讓人懷疑啦。

剛才在大廳里的時候,張柏然也是不放心地站在距離秦懷虎不太遠的位置上候著的,對于趙知靜的種種表現,他也是看在眼里。心里忍不住會想,若是虎少跟趙小姐真的能相愛的話,那一定會是很幸福的一對。

“趙小姐,謝謝您。”張柏然坦言:“虎少跟其他少爺還有老爺,平時沒有什么交集,也沒共同語言,要是剛才您答應陪著太太出來走走的話,那么虎少獨留在那里,會很局促。”

趙知靜看了眼秦懷虎,發現秦懷虎的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卻消失的極快。

她很清新地笑了笑:“讓我跟梅姨還有大嫂一起出來走走,我也會覺得局促不安;繼續留在那里拉家常的話,大家又被我的專業嚇到了,有些尷尬。所以,既然虎少不能融入他們,我也不能融入她們,倒不如一起出來透透氣。”

張柏然的眼睛亮亮的,由衷贊嘆著:“趙小姐,您真聰明,比我之前見過的所有的千金小姐都要聰明!”

“那當然!本小姐蓋世無雙嘛!”某女很是得意洋洋地笑了。

張柏然也笑:“我家虎少也很厲害的,我跟我哥從小到大,最崇拜的人就是我家虎少了!”

還有一句話,張柏然不敢說:趙小姐若是能陪著虎少挨過這段最黑暗的日子,那么在不久的將來,虎少一定會帶著她走向黑暗之后的黎明。

“咳咳。”秦懷虎輕咳起來。

張柏然只好閉上了嘴巴,虎少這是在嫌棄他話太多了呢!

趙知靜卻是別有深意地打量起秦懷虎來,一個17歲就被家族流放在外的棄子,雙腿殘疾,也不被哥哥們尊重關愛,更從未有資格深入家族企業,一個每天窩在家里只知道休養的男人,沒有事業也沒有野心,沒有才華也沒有能力,居然會是張柏然跟張風勇最崇拜的人。

莫非

秦懷虎的身上有秘密?!

她可不想去招惹一個不該招惹的男人,因為她不可能跟一個并不相愛的男人真的過一輩子。嫁給他,是他答應娶自己,所以她覺得,這場婚姻的有名無實、且不長久,會是他倆之間心照不宣的默契!

但是,她跟他并未坦誠相待地討論過這些。

會不會,他心里其實壓根就不是跟自己一個想法?

“那個、午餐后,我們能找一個說話比較方便的地方討論些事情嗎?”她很認真地偏過了腦袋,像一只懵懂的小鹿,眼巴巴看著他。

 文學

第12章 心中的疑惑
秦懷虎就好像根本都沒聽到一樣。

此時趙知靜心里面卻著急啦,直接跨步到他面前跟他對視,雙手搭在了輪椅上,雙眼狠狠的剜了他一眼說道:“我在跟你說話呢!”

張柏然直接就停了下來,也沒有說話。

只是呆呆的看著這一幕,就好像一對情侶正在打情罵俏,自從遇上趙小姐后,虎少的生活有了色彩。

耳畔微風呼呼地掠過,撩起趙知靜水藍色的長裙,趙知靜就這樣被秦懷虎那雙深不可測的眼盯著,漸漸的,她覺得天地之間很靜,靜的連鳥兒的叫聲都在腦海中遠去,耳中只聽得見自己的呼吸與心跳,一下一下,像亂了一樣。

“現在就想和我攤牌了?”

秦懷虎突如其來的一句話,驚得趙知靜美眸鉦圓。

她急忙就站起身來,開始四處張望,發現并沒有其他人,而張風勇還在路口站著把風巡視,她才松了口氣,小聲地說道:“還好這里現在沒人,但是不知道有沒有攝像頭。”

“放心吧,這里是監控盲區。”秦懷虎抬起手就打了個響指,張柏然回來推著他繼續往前走。只是和趙知靜擦肩而過的時候,他又冷不丁加上了一句:“呵呵,你臉紅了。”

張柏然:“……”

趙知靜心里面升起了一股深深的無力感,氣悶地原地轉了兩個圈圈,一口氣憋在心口,走也不是,站也不是,回去也不是,真是.煩死了!

她怎么就遇上了這么一個對手?

不甘示弱地快步追上去,她咬牙切齒道:“你這么對待自己的救命恩人,是不是太不禮貌了?”

秦懷虎似是很認真地想了想,又很認真地點點頭。

就在趙知靜準備洗耳恭聽他說些道歉的句子時,他卻是淡淡地應了一個字:“嗯。”

輪椅繼續前行,秦懷虎依舊沒有表情,趙知靜抓狂的再一次原地轉了兩圈。

張柏然回頭看了一眼趙知靜的凌亂,俯首對著秦懷虎道:“虎少,我覺得趙小姐整個人都不好了。”

秦懷虎嘴角彎起一個若有似無的弧度,又是無關緊要的一個字:“嗯。”

張柏然:“……”

整個午餐,趙知靜都嚴格按照在公主培訓班學到的名媛禮儀來要求自己,等到午餐結束,她便推著秦懷虎告辭,還推說想去秦懷虎在市區的房子里看看。

本來趙知靜去秦家做客也就是走個形式而已,秦廣生微笑著說歡迎她下次再來,趙知靜面上微笑點頭,心里卻道:“下次請我我也不來了!”

上了車,她揉了揉微笑到幾乎僵硬的下巴,隨后板起一張臉對著車窗外道:“進了城把我放路邊!我自己打車回去!”

她是在拼盡全力避開秦懷虎的那張臉。

跟這樣一個冤家在一起,多待一分鐘都會短命!

張風勇跟張柏然不說話,秦懷虎也不吭聲。

耳機重新戴上,這次她害怕錯過地點所以沒有閉上雙眼,等著車子下了高速抵達市區的時候,她揚手輕敲身側的玻璃:“停車,我要下去了!”

張風勇跟張柏然頭也不敢回一下。

“停車!聽見沒有?快停車!”縱然趙知靜叫的再大聲,可是車子的主人是秦懷虎,秦懷虎不開口,誰也不敢擅作主張!

很突兀的,就在趙知靜抓狂的瞬間,秦懷虎磁性的男聲打斷了她的咆哮:“不去家里看看了?”

“什么?”她顯然有些跟不上他的思路。

秦懷虎卻是一本正經地凝視她:“剛才在秦家,是你說要去我市區的房子里看看的。”

“.額。”

趙知靜無言以對。

雷神啊,劈死這個男人吧!

瞧他一臉無辜的樣子,分明就是一頭披著狼皮的羊啊!

鎮定地回了回神,她努力讓聲音變得如常:“下次再去吧,我今天有點累了。”

可愛精致的小臉蛋對著他,她眼神比他更無辜,態度比他更誠懇。

他也很鎮定地點了點頭:“嗯,下次也行。只是三個月后就要結婚了,我打算把房子重新裝修一下,如果你對未來的居住環境不怎么挑剔的話,倒是真的不用放在心上的。”

趙知靜心中千萬匹草泥馬在奔騰!

秦懷虎又幽幽地來了一句:“之前是你問我,能不能找個方便說話的地方。看來現在,你是沒什么話要跟我說了,那就預祝我們新婚愉快、白頭偕老吧!”

“等等!”她終于忍不住了,誰要跟他白頭偕老了:“為了我們未來都能彼此愉快地生活下去,我還是去一趟你家吧!”

“嗯。”

*

當趙知靜面對著秦懷虎的房子時,她才明白,什么叫做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即便是秦家早年流放的棄子,居住的房子都這么好!

光是那一個又一個尖尖的房頂跟灰白色的墻壁,就讓趙知靜想起了之前在愛爾蘭看到過的大教堂。

夏日的陽光傾灑,墻壁的外表折射出珠光般的瑩彩,竟透著神秘與圣潔的味道。

放眼望過去,只有二樓中間的一間房留著一面碩大的落地窗,還用米色的窗簾完全遮擋住屋內的景,余下的窗戶,不論大小全都是橢圓形的,做成了透著古樸韻味的里外收放式,白色的窗棱將晶瑩剔透的玻璃切割成一塊塊純潔的水晶。仿佛那不是窗戶,而是鑲嵌在墻壁上的藝術品。

從腳下延伸到別墅門口的路,僅有一條窄窄的青草地,草地兩邊種著各色各類不知名的小花朵,盡管凌亂卻平添幾分情調。

青草地的左邊是車庫,大約可以同時停放八輛SUV;青草地的右邊是片小型的籃球場,望著那高高的籃球架,趙知靜的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包裹住整個院子的并不是高端的電子門,也不是優雅的玄鐵工藝門,而是一株株高大的紫薇樹。如今恰逢紫薇花開的季節,那一朵朵如雪般厚厚地壓在枝頭的紫薇花,沉甸甸的,香噴噴的,風乍起,花瓣灑落在這一方一天地,美不勝收。

她愣愣地看著眼前的景。

還未進去,就已經愛上了這幢房子。

秦懷虎已經被扶上了輪椅,他側目瞧了她一眼,看她的表情不用問也知道她喜歡這里。

他就這樣安靜地陪著她,陪著她陷在這場美麗的花雨中等待著不可預知的未來

>>>>本文《秦少強勢婚難逃》全文在線閱讀<<<<

快三预测 夏河县 | 绵竹市 | 云梦县 | 方山县 | 革吉县 | 万荣县 | 开江县 | 泽普县 | 故城县 | 布尔津县 | 新巴尔虎左旗 | 黑山县 | 南乐县 | 建德市 | 中阳县 | 宝鸡市 | 宁蒗 | 宽甸 | 维西 | 屯留县 | 惠水县 | 乌拉特前旗 | 正镶白旗 | 九江县 | 贵州省 | 承德县 | 云梦县 | 钟祥市 | 陆川县 | 彭山县 | 兴宁市 | 临桂县 | 南城县 | 通河县 | 宽城 | 新昌县 | 吴桥县 | 天全县 | 平定县 | 黄龙县 | 林甸县 | 仙桃市 | 葵青区 | 东乌珠穆沁旗 | 利川市 | 梓潼县 | 红原县 | 毕节市 | 永川市 | 康马县 | 金沙县 | 慈利县 | 铜鼓县 | 赣榆县 | 余江县 | 精河县 | 元江 | 平谷区 | 宁河县 | 呼和浩特市 | 吉木萨尔县 | 徐闻县 | 巴楚县 | 林甸县 | 明光市 | 佛山市 | 临桂县 | 都匀市 | 贡山 | 宝丰县 | 石渠县 | 柘城县 | 潮州市 | 汉川市 | 永丰县 | 琼结县 | 泰宁县 | 富川 | 房产 | 定南县 | 常德市 | 丰台区 | 东港市 | 彭泽县 | 三明市 | 乐陵市 | 玉林市 | 沂水县 | 托克托县 | 西贡区 | 沅陵县 | 瑞金市 | 洛南县 | 平顶山市 | 屏边 | 河西区 | 公安县 | 杂多县 | 南京市 | 蒲江县 | 桑日县 | 克拉玛依市 | 滨州市 | 诏安县 | 虞城县 | 莱阳市 | 邵武市 | 新绛县 | 英吉沙县 | 米易县 | 日照市 | 维西 | 原平市 | 九龙县 | 沛县 | 莱阳市 | 加查县 | 佛学 | 阿图什市 | 佛学 | 拉萨市 | 历史 | 水富县 | 山阳县 | 温宿县 | 眉山市 | 枣庄市 | 宣武区 | 德江县 | 枣庄市 | 广德县 | 铜川市 | 潍坊市 | 镇安县 | 永吉县 | 大同县 | 湘阴县 | 云龙县 | 容城县 | 烟台市 | 胶南市 | 昌邑市 | 宁陵县 | 湘乡市 | 栖霞市 | 莲花县 | 赤城县 | 碌曲县 | 鄢陵县 | 鄱阳县 | 高邑县 | 九龙坡区 | 原平市 | 威信县 | 凌海市 | 曲靖市 | 循化 | 南投市 | 三门县 | 凤凰县 | 阳朔县 | 永州市 | 华坪县 | 四会市 | 石门县 | 平阴县 | 珲春市 | 南汇区 | 大荔县 | 淮滨县 | 长阳 | 海林市 | 江孜县 | 金湖县 | 墨脱县 | 长治市 | 武夷山市 | 湖南省 | 忻城县 | 黎平县 | 贵阳市 | 大港区 | 阜平县 | 拉萨市 | 开江县 | 胶南市 | 东台市 | 子洲县 | 庆云县 | 黄大仙区 | 冷水江市 | 芷江 | 永济市 | 临澧县 | 嵩明县 | 庄河市 | 五华县 | 镇平县 | 互助 | 大理市 | 乌鲁木齐市 | 霍州市 | 山阳县 | 永福县 | 襄城县 | 乌拉特中旗 | 绥棱县 | 舟曲县 | 醴陵市 | 裕民县 | 麻城市 | 涿州市 | 金川县 | 大兴区 | 修武县 | 红原县 | 广河县 | 天津市 | 梅河口市 | 金溪县 | 蓬溪县 | 松潘县 | 甘孜县 | 铜梁县 | 高密市 | 辉南县 | 阿合奇县 | 江川县 | 永福县 | 壶关县 | 溆浦县 | 若羌县 | 根河市 | 甘洛县 | 潞城市 | 新田县 | 通海县 | 兴义市 | 汕头市 | 沙田区 | 唐山市 | 德令哈市 | 万州区 | 太康县 | 永修县 | 安新县 | 华蓥市 | 芦溪县 | 班玛县 | 濉溪县 | 德阳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