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娛樂?2019-08-17 10:13 的文章

用力一點女校花,小說區,新書上架~《勢在必得:總裁獨寵》結局(無刪減)

 第13章 去醫院找

“怎么樣?聽到大家的說法了吧,簡瀾你以為公司很好管理嗎?大家要齊心協力......”

簡瀾忍無可忍的打斷高梅的話,“好了,媽,你只需要告訴我,我爸爸到底怎么樣了?如果你能打個電話,讓我聽爸爸親口跟我說他的決定,我肯定不會阻止你們。”

見簡瀾目光灼灼,神色堅定,簡音音眼底閃過一絲慌亂。

打什么電話,一打電話不全部暴露了嗎?

高梅卻冷笑道,“哎,簡瀾我說多少遍你怎么就不聽呢,你爸爸正在病房里,身體虛弱的能夠喘氣就已經很不容易了,你不為你父親的身體著想嗎,況且分給你的股份,已經很多了,你怎么就這么貪心!”

簡瀾快被氣哭了,什么叫到頭來都變成了自己貪心?是她們把篡改事實,把自己偽裝成了受害者,還把什么都沒做的自己說成害人不淺的人。

股東們沉默著,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模樣,這時律師發了言,“簡小姐,你可能對公司的董事會這個存在有些不理解,哪怕在遺產分割的時候,任命誰當董事長,也是全體股東投票競選。”

投票競選......

簡瀾的目光一一掃過這幫低頭沉默的股東,她的心漸漸涼了,這群人哪有一個是善類,他們都和高梅母女兩人是一伙的。

“呼。”

簡瀾輕呼一口氣,她還在這里拼死掙扎,負隅頑抗干什么呢?

她拗不過這群人的。

“律師,你繼續吧。”

短短幾個字花費簡瀾全身的力氣,她忽然恨上了自己,為什么在別人碾壓她的時候,她毫無還手之力,為什么會這個樣子。

她渾身發涼的聽完了最終結果,意料之中的是,除她以外的所有人都高興的鼓起掌,皆大歡喜。

只有她像是個小丑一樣,接受他們嘲諷的目光和低聲的嘲笑。

簡瀾不想在這令人窒息的地方,多呆一秒,匆忙的整理好東西,落荒而逃。

正和股東們交談的新晉董事長簡音音,媚眼瞥了下簡瀾的背影,笑的越發得意。

“......我一定會帶領公司走向新的征程。”

***

簡瀾從簡氏集團離開,回身看向那四個大字,單薄的身軀遭到一陣痛苦侵襲,她整個人都快要站立不住。

這是父親畢生的心血呀!

父親只是病重在床,董事長一職就遭到了易主,她們好歹也是父親的至親之人,居然這么冷血......

是呀,冷血。

簡瀾忽然心中一凜,父親到底有沒有去世?對于她們母女兩人的話,她嚴重質疑。

但是如果繼續問她們,得到的結果也還是分辨不出真假。

簡瀾決定不再坐以待斃,她可以用最笨的方法,去醫院里一一問清楚,父親得的是癌癥,肯定會在重癥監護室里,這樣就又縮小一個范圍,更方便找到。

來到醫院里,簡瀾掛了一個門診,想問大夫有沒有為他父親診治過,卻被告知他一天要看那么多病人,根本記不清有沒有這號人。

她不死心,又跑到住院部,問病房里有沒有父親在住。

醫生卻以不能泄露個人隱私為由,拒絕她的問話,簡瀾換了下一家醫院,下下家醫院,結果都是相同的。

一整天過去,天色漸漸暗下,簡瀾仍舊一無所獲。

她疲憊不堪的坐在公園的座椅上,巨大的孤獨覆蓋著她,她覺得好怕,自己是被拋落在世界盡頭的人。

這種痛苦除了她自己誰也感受不到,明明炎熱異常的夏天,她卻覺得四周都是寒冰,她冷的哭了出來。

天徹底黑透了,沒有人看見她的樣子,簡瀾不再控制自己,放下所有戒備,失聲痛哭著。

父親,你到底在哪?瀾瀾好怕,瀾瀾不想自己去面對,瀾瀾該怎么辦......

可除了她自己能聽見,自己能回答,又有誰會在乎呢?茫茫宇宙里,這份悲傷像塵埃一樣,那么微渺......

簡瀾漸漸哭累了,她昏昏沉沉想要在椅子上睡一會,沒過多久,身體卻被一雙沉穩有力的雙手抱起。

嚇得她立馬尖叫出聲,“誰?快放開我。”

她睜開眼睛開始掙扎,下一秒,焦距聚攏的時候,男人棱角分明的半張臉,直直的闖進了她的眼中,她頓時被可怕的事實震驚的忘記掙扎。

“靳......靳連城?”

怎么會是他?

靳連城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冷聲道,“不要亂動。”

隨即將女人牢牢抱在懷里,往車旁走去。

公園到停車的距離不算近,如果不是這個女人輕的過分,他才不會抱著,男人心中如此想著。

簡瀾卻有些不好意思,眼神胡亂瞟著,聲音怯怯的問道,“你怎么會來這里?”

或許是因為有一個人陪伴在身邊,她慌亂的心,神奇的安定下來。

男人身上的薄荷香氣真好聞呀……

“聽過管家說今天一天不在家,去哪里了?”靳連城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反問道。

簡瀾不知道該不該和他說出實情,想了想還是說道,“也沒什么就是出來辦點事。”

靳連城看著女主哭的像核桃一樣的眼睛,閉了閉嘴,那句話還是沒有說出口。

真當自己想她一樣傻呢?

他是讓助理查看了她的行蹤后,特意趕過來的,既然已經決定收留她,那人身安全就要由他來負責。

將她送回了車里,兩人驅車前往別墅。

怕她感染風寒,靳連城特意吩咐管家給簡瀾準備一碗紅糖姜水。

可是,老張卻來到他的面前,搖搖頭說道,“先生,簡小姐已經睡著了。”

睡著了?這么快?

靳連城點點頭,便示意他退出去。

目光卻落在了那碗紅糖姜水上,想起今天聽助理匯報時的事情,他的目光沉了沉。

簡家人像是附在骨頭上吸食人精血的怪物,不知道這場磨煉簡瀾這個蠢女人,到底能支撐多久。

腦中里忽然想起公園里,她哭泣的那一幕,莫名的心情煩躁起來

 文學

第14章 簽合同
清晨,天還沒亮,高梅就給簡瀾打了電話。

“簡瀾,最近靳氏集團有個大項目要找人合作,正好這方面是咱們公司擅長的,你一定要能夠把握住機會,把這合同給簽下來,做完項目公司就能掙一大筆錢,這好事可不能白白的讓給別人,聽到了嗎?”

高梅從別處得來的小道消息,想著沒出息的長女正在靳家,她就立馬活了心思,近水樓臺先得月,她覺得這好事十拿九穩就會落在自己頭上。

簡瀾從混沌的夢里醒來,皺著眉問道,“你知道我和靳連城是什么關系嗎?你把我賣給了他,你覺得一個被賣的人有資格說出這樣的話嗎?還來要求別人合作?”

她被這令人震驚的言論,驚醒了!

“我就知道你一點兒能耐都沒有,這么一點兒小事兒都辦不明白,我真是對你失望透了。”

簡瀾生氣的咬緊嘴唇,她對她失望,自己何嘗不對她失望了。

高梅接著下達命令,“總之,我不管你怎么努力,這件事情必須給我辦到。我待會兒就讓秘書把合同給送過去,你妹妹剛當上董事長,急需要一件大項目穩定局勢。

成不成全你妹妹就看你了,對了,別忘了,這也都是為你的父親好,公司掙錢才有錢給你父親治病。”

簡瀾還來不及反擊幾句,就被她掛斷了電話。

原本她還是生氣的,直到最后一句,她無力的嘆了口氣!

總是拿父親要挾自己,偏偏自己還沒有辦法,不得不吃這一套。

簡瀾在這個房子里,已經相安無事的和靳連城過了好幾天。

本來自己就是被賣給靳連城,成為了他的玩物,可幾日來他并沒有碰自己,這多多少少讓簡瀾覺得有些心安。

醒的這么早,她一時間不知道該做什么,卻又不放棄心中的想法,還想繼續去各個醫院里尋找到父親。

想著每一次給高梅打電話,詢問父親到底在哪里,可是每一次都被他們搪塞過去,要不然就是不告訴實情,要不然就是聽到她的詢問之后,徹底把電話掛斷。

簡瀾覺得自己如果實在是被逼無奈了,就要去報警。

晚上,靳連城回到了家里的時候,見房子空蕩蕩的,便問管家,“簡瀾在哪里?”

管家將他的外套搭在手上,回答說,“簡小姐,今天出去一天了還沒回來。”

靳連城眉頭一皺。

真不清楚這個女人天天往哪里跑,忙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有用。

他身旁的助理青峰卻問道,“老板,我們要不要告訴簡小姐?事情的真相啊?”

靳連城一臉冷漠的回道,“不需要,她跟我沒有什么關系。”

有些事情還是讓她自己看清楚的好,現在需要給他時間,讓她成長。

等到簡瀾回到了家里,天已經黑透了。她餓了一天的肚子,饑腸轆轆的直做響。

今天仍舊是毫無收獲的一天,她差一點就要崩潰了。

卻沒有想到一直冷漠冷心,陰晴不定的靳連城,竟然會為她留一盞燈,桌子上還放著豐富的菜肴。

她有些激動,正好管家老張從門口出來了,他問管家說,“管家伯伯,請問這些菜我可以吃嗎?”

老張理所當然的點頭說可以,便離開了這里。

他沒有點破,其實這個菜就是先生專門為她留的。

簡瀾很快的解決完一碗飯,填飽了自己的肚子,就回到了房間準備洗漱。

卻在剛脫下衣服的那一瞬間,門打開了,她嚇的立馬用衣服遮住。

“都這么晚了,你怎么會進來?”

她一臉震驚的看向靳連城,靳連城也意識到自己撞破了不好的事情,神色慌張的立馬把門關上。

簡瀾過了一會兒,換好了衣服才出來。

靳連城就站在門口旁邊。

看向簡瀾的目光,也由原先的一絲慌張變成了鎮定。

隨即遞了一個文件說,“這個東西是給你的吧?”

簡瀾皺眉的接過文件,她怎么不記得有什么文件?

用牛皮紙做的文件夾,頂上圈了一條白色的線。

她將文件夾打開,抽出了一點,看了一眼就立馬把他塞回去好了,隨即眼神慌亂的看上了靳連城。

這個東西,他沒有看到吧?

靳連城緊盯她的神色問道,“怎么了?你看到什么了?”

“沒……沒什么。”

見靳連城一臉不相信的表情,簡瀾說道,“這里什么東西都沒有,謝謝靳先生了,那個你今天不忙嗎?”

他不是日理萬機的,有處理不完的公務嗎?那么大的公司,他居然還有心情給自己送快遞?隨便找一個人來就不完了嘛?

而且,里面的東西沒有被他看到吧……簡瀾一時間心情混亂極了。

靳連城點點頭,沒有說話,就回到了書房里。

見他轉身回去,簡瀾閃身回到房間,打開了牛皮紙,瀏覽里面的文件。

這正是今天早上高梅打電話時提起的合同!

讓他把這個合同交給靳先生,讓他簽字,達成合作。

簡瀾皺眉,沒想到這個人的動作那么快的。

做這種事情的時候,這么積極,還真的把合同給拿來了。

如果讓靳連城看到的話,會不會懷疑自己就是被派來的間諜,本來他就寄宿在人家里,這么一來,她會不會被趕出去啊?

如此想的,簡瀾接到了高梅的電話,女人笑聲連連的說道,“合同已經收到了吧?我給你幾天時間,抓緊把這件事情辦成。

還有別忘了,你父親還在醫院里等著用錢呢,之前的事情我還沒找你算賬,真不知道你有沒有這能力,別是假孝順。”

說完就把電話掛斷,可謂是無情至極。

簡瀾惆悵的喘出一口氣,將合同放在一旁。

試圖想辦法怎么跟靳連城開口,或許可以告訴他簡氏集團的優點,還是有合作的可能的。

不過,她最終還是搖搖頭,簡氏集團即將倒閉的企業,靳連城是瘋了,才會拿錢打水漂,投給自己。

她無奈的胡思亂想著,疲憊一天的身體,太需要放松,就這么睡了過去。

>>>>本文《勢在必得:總裁獨寵》全文在線閱讀<<<<

快三预测 江川县 | 巨鹿县 | 南部县 | 醴陵市 | 沧源 | 米脂县 | 玉溪市 | 洛浦县 | 东海县 | 太仆寺旗 | 东阿县 | 康马县 | 台江县 | 马龙县 | 浦北县 | 孟州市 | 西吉县 | 海南省 | 漳州市 | 阿拉善盟 | 天台县 | 曲周县 | 岑巩县 | 基隆市 | 云和县 | 屏南县 | 北海市 | 美姑县 | 武川县 | 图们市 | 乌审旗 | 林甸县 | 曲麻莱县 | 宜黄县 | 开化县 | 靖州 | 德格县 | 克什克腾旗 | 田东县 | 静乐县 | 曲阜市 | 中西区 | 嵊泗县 | 顺昌县 | 凭祥市 | 习水县 | 和政县 | 会理县 | 福鼎市 | 健康 | 屏南县 | 邢台县 | 射洪县 | 诸暨市 | 什邡市 | 宁安市 | 邵阳县 | 卢龙县 | 交城县 | 出国 | 获嘉县 | 确山县 | 新泰市 | 仙游县 | 清水河县 | 湖北省 | 滨海县 | 金华市 | 沙湾县 | 桃源县 | 新营市 | 金溪县 | 庆阳市 | 防城港市 | 平南县 | 大荔县 | 镶黄旗 | 汽车 | 古蔺县 | 北流市 | 浠水县 | 封丘县 | 肥乡县 | 开江县 | 上饶县 | 砚山县 | 淄博市 | 郁南县 | 新巴尔虎左旗 | 阳江市 | 隆尧县 | 额尔古纳市 | 左贡县 | 乌审旗 | 桑日县 | 余庆县 | 冷水江市 | 津市市 | 章丘市 | 元朗区 | 九寨沟县 | 永济市 | 赞皇县 | 山丹县 | 枣庄市 | 靖西县 | 北辰区 | 邵武市 | 东平县 | 绥阳县 | 白朗县 | 姚安县 | 靖边县 | 益阳市 | 巩义市 | 金湖县 | 车致 | 沛县 | 新郑市 | 丰宁 | 历史 | 托克托县 | 昌邑市 | 高台县 | 怀安县 | 望奎县 | 仪征市 | 休宁县 | 临湘市 | 浮梁县 | 大同县 | 昌图县 | 霞浦县 | 鄯善县 | 鱼台县 | 天气 | 收藏 | 溧阳市 | 绥江县 | 高邑县 | 平武县 | 福泉市 | 北京市 | 红桥区 | 鸡东县 | 宁化县 | 宁德市 | 准格尔旗 | 原平市 | 专栏 | 平南县 | 民权县 | 宝丰县 | 科技 | 沭阳县 | 措勤县 | 义乌市 | 阳东县 | 仁布县 | 南木林县 | 彰武县 | 福贡县 | 东港市 | 阿拉善右旗 | 措美县 | 凤山县 | 旌德县 | 奎屯市 | 专栏 | 柳州市 | 响水县 | 定边县 | 信丰县 | 得荣县 | 额尔古纳市 | 连南 | 盘锦市 | 年辖:市辖区 | 南陵县 | 郯城县 | 桂平市 | 天峨县 | 淄博市 | 河曲县 | 潼关县 | 绥江县 | 沅江市 | 密山市 | 锦屏县 | 吉安县 | 太保市 | 濮阳市 | 景洪市 | 霍州市 | 海盐县 | 沙洋县 | 安乡县 | 金沙县 | 梓潼县 | 永昌县 | 九台市 | 桐庐县 | 肇东市 | 长治市 | 买车 | 江北区 | 赤壁市 | 阳曲县 | 冷水江市 | 桦南县 | 苍溪县 | 关岭 | 杭锦旗 | 无棣县 | 德昌县 | 高台县 | 都兰县 | 汉沽区 | 木里 | 凌云县 | 乐昌市 | 莱芜市 | 门头沟区 | 通州区 | 江安县 | 临安市 | 西贡区 | 明溪县 | 山丹县 | 兰考县 | 普格县 | 石家庄市 | 海安县 | 信阳市 | 大悟县 | 江永县 | 大埔县 | 永兴县 | 上犹县 | 靖江市 | 张家川 | 和顺县 | 武川县 | 佛坪县 | 瑞昌市 | 台中市 | 长垣县 | 柯坪县 | 循化 | 浪卡子县 | 依安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