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娛樂?2019-08-17 10:17 的文章

女神淪為我胯下的玩物,寶貝下面好緊給我吃,超經典《豪門寵婚:嬌妻請負責》完本目錄及閱讀

 第12章 戲精一家人

“傅爺?您怎么在這?”她記得時間還早呢啊!許是店里太暖和了,陽光灑在身上特別舒服,她竟然有些犯困。

瞧著女人迷糊的小模樣,活脫脫一只不諳世事的純潔蠢兔子,萌的人心都化了。

“餓了!”傅霆衍言簡意賅。

掃了眼被收拾干凈的餐桌,喬喬坐直身子,指了指對面,“坐!”

摸了摸口袋里的卡,本想現在就扔給傅霆衍,可自己這還沒利用完呢,萬一這人半路出岔子怎么辦。

她之所以主動跟喬家人提起傅霆衍,不就是為了方便拿到銀行卡,順便擺脫傅霆衍么,她的如意算盤打的啪啪響。

等下午會面結束之后,她會第一時間將卡送出去,早上出門前,她便收拾好了東西,除了必要的證件,什么也沒帶,這一走,沒人攔的住。

傅霆衍終究是沒有在這吃上一頓火鍋,而是一派閑適的模樣,雙腿交疊,仰靠在沙發上,去看已經徹底清醒過來的小女人。

男人的存在實在是太過亮眼,不過幾分鐘的功夫就吸引了大片單身,NO單身的熱烈視線,若不是其周身氣場太強,怕是已經被分尸了。

自然,瓷娃娃一樣的喬喬也吸引了不少的目光,只是本人并未意識到,她已經脫離了矮挫胖狂奔在白富美的路上,但“富”這一點是可以去掉的,畢竟她自覺將自己歸為了窮苦人民。

又過了幾分鐘,喬喬被男人看的有些發毛,半晌后,忍無可忍的說道:“傅爺?您不是餓了嗎?”

“才意識到?”傅霆衍攏了眉頭,顯然是有些不高興的。

喬喬:“……”她是明白了,這男人讓自己主動點,爺餓了咋辦,投喂唄!!!再一次忍住想要還錢的沖動。

喬喬安慰自己,他是債主,他是債主,如是N遍后,她起身,走出兩步,又回來,“吃什么?”

“你不知道?”傅霆衍反問。

我知道個錘子“……”喬喬睜大眼睛,他們沒熟到已經了解對方喜好的程度吧!

最后,她干脆不再問,二十分鐘后,便將一堆東西放在傅霆衍面前,似笑非笑的開口,“我~請~你。”

傅霆衍看了一眼,三菜一湯,有葷有素,搭配的很好,遂滿意的送一口飯進嘴里,味道還不錯。

喬喬看著男人優雅的一口一口吃,火氣蹭蹭往上冒,傅霆衍總有辦法激起她的怒火,她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懷疑。

在喬家人面前尚能保持冷靜的自己,怎么到了傅爺這里就控制不住呢?她看了一眼對面某人的臉,總結:都是美色惹的禍。

飯菜解決掉一半的時候,喬家三人的身影終于出現在喬喬的視線中,傅霆衍像是沒有發現,安然的享受美食。

不多時,喬喬的手機響起,她抬頭看了沒什么反應的男人一眼,便按了接通。

“喬喬,我和爸爸,妹妹都到了,你和霆衍什么時候過來啊?”林芳略顯焦急的聲音從電話中傳來。

為了搭上傅家,她可是特地去喬婧馨的學校,請假將人接回來,若是被喬喬放了鴿子,非得氣死不可。

看了一眼時間,喬喬從容出聲,“三點十五,你們到的有點早,我們這邊有點堵車,馬上就到。”

而正在堵車中吃飯的傅霆衍:“……”不過看在這一頓飯還算合心意的份上,他就暫且不揭穿她了。

很快,時間便過了三點半,逼近三點四十,咖啡店中的三人焦急不已,傅霆衍剛剛才放下筷子。

生生看著男人吃了四十分鐘的喬喬,“……”她覺得可以再拖一點時間。

最后,離開火鍋店已經過了四點,因為等不及來到門口的喬婧馨看見兩人從對面走出來,差點沒將肺氣炸了。

堵車?馬上就到?騙鬼呢?

喬喬絲毫沒有被人發現的心虛,傅霆衍那張臉一寒,更是什么情緒都看不出來。

喬婧馨就算再氣也不能在喜歡的人面前表現出來,勉強保持優雅高貴的樣子,可這小伎倆在喬喬看來無異是掩耳盜鈴,好像是傅霆衍沒見過她撒潑一樣。

見到男人的身影,喬峰與林芳連忙迎上來,母女三人圍在他的身邊,竟生生將喬喬隔開了去。

“傅總,感謝您對我女兒的照顧,我是喬氏的總裁喬峰。”喬峰當先伸出手,可等了半天也沒等到男人的回應,只能訕訕的將手收了回去。

喬婧馨想要與傅霆衍搭話,卻被林芳拉著站在一旁,隨后又將看戲的喬喬拉過來,一手拉著一個。

相比較于前者的花枝招展,濃妝艷抹,穿著羽絨服,套著棉靴,素面朝天的喬喬可謂是一股清流。

奈何喬婧馨自我感覺良好,黃色的大波浪攏至胸前,含羞沖著傅霆衍一笑。

連喬喬都差點被她惡心死,更別提直面著喬婧馨的傅爺了。

眼瞅著男人斂了俊眉,周圍的氣溫越來越低,喬喬的心情瞬間舒暢了不少。

“霆衍,喬喬剛出獄,給你添了不少麻煩,這是我二女兒,喬婧馨,快叫人。”林芳拽了拽自家女兒。

男人顯然對之前的稱呼有所不滿,冷眼掃了林芳,“喬夫人,還是稱呼我為傅總比較好。”

林芳渾身倏地一冷,一股寒意自腳底蔓延至全身,當即反應過來自己犯了什么大錯,她不該直呼傅霆衍的姓名。

顯然之前臆想自己女兒嫁給了這個男人,給她帶來了很大的影響。

“我能不喊你姐夫嗎?”喬婧馨小心翼翼的開口,看起來像是害怕眼前的男人,事實上,她不過是為了給男人留下一個好印象,讓男人記住她罷了。

若不是有喬喬那兩萬五千零兩塊五,傅霆衍早便轉身離開了,根本就沒有再開口的意思,氣氛一度非常尷尬。

喬婧馨的眸子眨眼就濕了,忍著惡心來到喬喬身邊,想要抓她的胳膊,卻落了個空,擠出來的眼淚差點沒噎回去。

“姐姐,對不起,之前是我錯了。”突如其來的道歉,喬婧馨顯得異常真摯,若是知道傅霆衍會出現在喬家門口,她絕對不會對喬喬動手。
 

 文學

第13章 明亮的繁星
決定當隱形人的喬喬再次被拉進戰圈,她頭疼的看了一言不發的傅霆衍,又看了作天作地的喬家人。

呵呵笑出聲,“怎么,你們要在門口杵成雕像?我冷,讓讓,讓我進去。”

看著如此沒大沒小的喬喬,喬峰的臉色別提有多難看了,傅總在這里,像什么話。

倒是喬婧馨,連忙引著傅霆衍往里走,“對不起,傅大哥,是我們疏忽了。”她倒是完全忘了道歉的事情。

可她相信,喬喬在傅霆衍心中的形象定然有所下降,妹妹跟你道歉,你非但不接受,還無視長輩?她可不相信,堂堂傅氏總裁,會喜歡這種不知進退的女人。

觸及到喬喬那一臉的毫不在意,傅霆衍眸底的寒氣又溢散了些,有些莫名其妙的煩躁。

來到一處無人的地方,喬喬不客氣的當先坐下,旋即揚眉沖著沉著臉站在一旁的傅霆衍招招手,“傅,,,男朋友,來,坐這里。”

本想退一步的喬峰,看到喬喬無禮的樣子,再看喬婧馨的乖巧懂事,兩者巨大的反差,讓他恨不得收回之前所說的話。

他的臉龐燥熱,羞愧的看向清貴冷漠的男人,“傅總,讓您見笑了,實在是喬某將女兒慣得不成樣子。”

說罷,他又轉向喬喬,“還不快起來。”

喬喬沒有絲毫要起身的意思,反而掃向看不出情緒的傅霆衍。

“不用。”簡單的兩個字落地,傅霆衍便臉色如常的挨著喬喬坐下,沒有看出絲毫的惱怒與不喜,隨后,眾人依次落座,點了幾杯咖啡。

喬婧馨當年能讓喬喬進了局子,自然不是一個好相與的人,這兩天處處被喬喬牽著鼻子走,還是因為她一時沒有在喬喬巨大的變化中反應過來。

如今就算是嫉妒的眼睛都要冒兇光,她也要裝作親昵的樣子,沒有第一時間去和傅霆衍說話,而是沖著喬喬開口,“姐姐,你原諒我了嗎?”

手上攪著被子里的咖啡,喬喬抬眉,詫異地問,“我為什么要原諒你?”

喬婧馨臉上的笑容有些勉強,還不等她再說什么,男人冷漠的聲音便傳了過來,“可以走了!”

這下連喬喬都沒有反應過來,怔愣的看向男人,“這就走了?”

傅霆衍幾乎要被她臉上疑惑的表情給氣笑了,他能來見喬家人一面已經足夠給她面子,她是不是高估了那兩萬五千零兩塊五?

確定男人不是在開玩笑時候,喬家三人有些慌了。

“傅總,怎么這么快就走了?”喬峰近乎諂媚的道。

“傅總,要不讓喬喬和馨兒帶你逛逛?”林芳期望的開口。

“傅大哥,你是生馨兒的氣了嗎?”喬婧馨淚眼汪汪的。

如意算盤瞬間落空,在被傅霆衍溫柔的拉起來之后,喬喬還有些懵,就見一面,完了?

男人可不管她怎么想,拉著人就走,留下氣氛壓抑的喬家人,他們甚至連傅霆衍的聯系方式都沒來得及開口要,等了一下午,就鬧了這么個大烏龍。

離開咖啡店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冷冽的寒風吹在人臉上生疼,兩人走出一路,喬喬忍無可忍的掙開自己的手腕。

摸出一張卡塞進傅霆衍微涼的手掌里,清亮的眸子帶著防范的冷漠疏遠,“卡里三十二萬五。”

說著她又從兜里翻出三個鋼镚,兩個一塊,一個五毛,不多一分,不少一分。

“最后的兩塊五。”

傅霆衍足足比喬喬高了一頭多,他低頭晦暗的眸光落在女人無比正經的臉上,漆黑的瞳孔中帶著危險的銳利光澤。

“就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離開?”低沉惑人的聲音剛出口就被寒風扯散,卻又無比清晰的落入喬喬的耳中。

那一刻,她或許心里存了莫名的沖動,可理智還是將她拉回現實。

嘴角緩緩勾起一抹舒適的弧度,清晰的話語便自那略顯蒼白的唇畔間溢出。

“傅爺,雖然不知道您接近我有什么目的,但是我很清楚,您是浩瀚夜空中明亮的繁星,我是黃土地上卑微的塵埃,我們不是一路人,所謂的未婚妻,就當您興起的玩笑話,算了吧!”

喬喬的腦子無比的清醒,不論何時,她對自己都有明確的認知,知道自己應該得到什么,不應該得到什么。

就像三年前,她看著父母將她丟棄,越走越遠,也未哭一聲,因為她知道,哭的再大聲,也不會有人溫柔以待,所以她將心房的城墻筑的牢不可破,滿身利刺,只護自己。

傅霆衍第一次產生了超脫自己掌控之外的感覺,但他很快將其壓下去,眉宇間添了絲郁結。

“算了?”

男人的聲音里夾雜著喬喬沒聽過的陌生,喬喬低頭沉默,片刻后展顏,“傅先生,這場游戲,該結束了。”

最后一個字泯滅在夜色中,那抹纖細瘦弱的身子淡然轉身,沒有絲毫的留戀。

男人久久站在黑暗中,捏著硬幣的手掌青筋暴露,有過想要將女人再次抓回家的想法,卻也只是有過,就像她說的,他的接近別有用心。

可那又如果,目的還未達成,他怎么能輕易的放她離開,好戲才剛剛開始。

“那個沒人要的賤種,我們白養了她二十幾年,她就這樣對我們,媽咪,決不能放過她。”喬婧馨的眼中浸滿怨恨。

“下人生的野種罷了,馨兒放心,傅霆衍是你的,誰也搶不走。”摸摸女兒的頭發,林芳如實安慰道。

喬喬的腳步微頓,熟悉的交談聲讓她神情微凜,身子快速隱在角落里,目光掃向從咖啡廳走出來的母女身上,腦海有些嗡鳴。

傅霆衍兩人離開后不久,喬峰也黑著臉離開了,林芳母女二人卻是咒罵了喬喬不短的時間,又花費一點時間修補妝容,這才走出咖啡店。

倚靠在冰冷的墻面上,喬喬無力的身子緩緩下滑,顫抖著伸出手抱緊自己的膝蓋,等那刺入骨頭縫的寒意褪去,才抬起頭,露出肅靜慘白的小臉。

“沒人要的賤種,下人生的野種……輕輕呢喃著林芳與喬婧馨的對話,一個念頭出現在腦海之中

>>>>本文《豪門寵婚:嬌妻請負責》全文在線閱讀<<<<

快三预测 平潭县 | 常山县 | 沙洋县 | 蓝田县 | 龙胜 | 青田县 | 吉林省 | 哈尔滨市 | 玛纳斯县 | 安达市 | 伊宁县 | 高州市 | 武安市 | 电白县 | 且末县 | 巴林右旗 | 饶河县 | 汝城县 | 岗巴县 | 通河县 | 伊春市 | 大厂 | 佳木斯市 | 定安县 | 延长县 | 柳江县 | 通化县 | 且末县 | 嘉善县 | 伊通 | 通海县 | 上虞市 | 樟树市 | 儋州市 | 炉霍县 | 威宁 | 青岛市 | 兴山县 | 济源市 | 永兴县 | 克东县 | 隆林 | 丰宁 | 澎湖县 | 蒲江县 | 舒兰市 | 江永县 | 泾源县 | 九江县 | 和政县 | 苗栗市 | 车致 | 泽州县 | 驻马店市 | 郯城县 | 白玉县 | 麻城市 | 扬中市 | 黄平县 | 三门峡市 | 舟曲县 | 瓦房店市 | 永定县 | 澎湖县 | 鄂尔多斯市 | 万州区 | 涞水县 | 南安市 | 儋州市 | 定安县 | 甘德县 | 千阳县 | 潮安县 | 修文县 | 上林县 | 烟台市 | 新平 | 本溪市 | 惠水县 | 北票市 | 红安县 | 若尔盖县 | 黄平县 | 奎屯市 | 宜兰市 | 邢台县 | 伊金霍洛旗 | 米易县 | 云阳县 | 阳谷县 | 临海市 | 通州市 | 云南省 | 常德市 | 来凤县 | 佳木斯市 | 晋宁县 | 庆安县 | 宁乡县 | 丹巴县 | 冀州市 | 阿巴嘎旗 | 乌兰浩特市 | 化隆 | 普兰店市 | 黎川县 | 闽清县 | 神池县 | 山西省 | 仁怀市 | 嵊泗县 | 关岭 | 富锦市 | 洛南县 | 三明市 | 贵州省 | 尉犁县 | 台东县 | 黑河市 | 嘉峪关市 | 南陵县 | 津市市 | 西林县 | 江安县 | 小金县 | 炎陵县 | 富锦市 | 中卫市 | 株洲市 | 娱乐 | 石狮市 | 延长县 | 穆棱市 | 县级市 | 霍州市 | 阳新县 | 吴川市 | 炉霍县 | 和政县 | 虞城县 | 玉林市 | 宜阳县 | 兰溪市 | 柏乡县 | 板桥市 | 武冈市 | 南皮县 | 微博 | 长兴县 | 福泉市 | 鞍山市 | 乐都县 | 乌拉特中旗 | 峨眉山市 | 台北市 | 保德县 | 勃利县 | 萝北县 | 中阳县 | 庄河市 | 东乡 | 合阳县 | 商河县 | 卓资县 | 屏东县 | 九江市 | 同心县 | 尉氏县 | 工布江达县 | 黄山市 | 青川县 | 锦屏县 | 若羌县 | 游戏 | 梁河县 | 昔阳县 | 育儿 | 桂阳县 | 信阳市 | 海林市 | 沈阳市 | 察雅县 | 贞丰县 | 寿光市 | 洮南市 | 平塘县 | 固镇县 | 新竹县 | 松原市 | 塔河县 | 耒阳市 | 剑川县 | 六盘水市 | 孟连 | 富民县 | 重庆市 | 曲麻莱县 | 富源县 | 广丰县 | 怀安县 | 宜君县 | 扎鲁特旗 | 永顺县 | 环江 | 嵊泗县 | 巴青县 | 肥乡县 | 建德市 | 政和县 | 广饶县 | 安义县 | 海丰县 | 阿克苏市 | 彭泽县 | 蒙阴县 | 昌图县 | 德令哈市 | 河池市 | 保德县 | 华坪县 | 洞头县 | 仁寿县 | 呼图壁县 | 平原县 | 龙里县 | 阿瓦提县 | 突泉县 | 磐安县 | 长汀县 | 广昌县 | 友谊县 | 兴和县 | 庆城县 | 临澧县 | 临汾市 | 志丹县 | 吉水县 | 鄯善县 | 微山县 | 合阳县 | 垣曲县 | 南城县 | 大埔县 | 贵阳市 | 镇康县 | 绥阳县 | 太白县 | 靖边县 | 名山县 | 铜鼓县 | 垣曲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