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娛樂?2019-08-17 10:19 的文章

一個晚上三個男人一起上,噗嗤噗嗤太深了啊,已完結@《落魄千金嬌寵妻》小說(結局篇章)

 第13章 挑魚刺這種活還是找我好了

韓梓臣感受到了她的情緒變化,對上韓梓巖的視線,唇角帶出一抹諷刺:“大哥你們下去的時候幫忙喊一下何然,筱筱腳不方便,我就不讓她樓上樓下的跑了!”

說完,也不管魏一心和韓梓巖,又帶著蘇筱筱轉身進了房間。

蘇筱筱看著男人雖然不好看,倒還不算太嚇人的臉色,忍了忍,還是沒忍住問了出來:“其實,能看出來魏一心心里還是有你的,你和我離了婚,你們還是可以破鏡重圓的!”

男人狠狠剜了她一眼,語氣森寒:“韓太太想的是,我和你離婚,去拆散他們,然后放你和韓梓巖破鏡重圓才對吧?”

“我……”

男人猛然欺身壓了過來,坐在床沿的蘇筱筱下意識后仰,男人的腿抵著她的膝蓋。

“還是說,韓太太以為所有人都和你一樣,可以毫無心理負擔的推開最愛的人,轉而爬上另一個人的床?”

蘇筱筱為之氣結,這男人,一言不合又開啟嘲諷模式了!

“韓梓臣,你別斷章取義好不好!我也只是替你們這對有情人惋惜罷了,你不愛聽,就當我沒說就好了!”

男人漂亮的薄唇彎了彎:“替我惋惜?我看韓太太是替自己跟舊情人惋惜吧?”

“韓梓臣!你魂淡!”

“你……”

蘇筱筱胸膛不斷的起伏,努力搜索著腦海中罵人的詞匯,卻被一道揶揄的聲音打斷:“不好意思,你們繼續,當我沒來過!”

蘇筱筱雙頰一紅,這才意識到兩人姿勢不對,太引人遐想了。

韓梓臣蹙了蹙眉,迅速起身整理袖口,對著透過虛掩門縫偷窺的何然不虞道:“不是當你沒來過嗎?怎么還不走?”

何然抱怨:“哎呀,你們自己不鎖門還要怪我,看你們這么生龍活虎,想來也不用我幫你的韓太太看腳傷了,那我真走了啊?”

“回來!”

何然等的就是這兩個字,笑嘻嘻的推門進來,卻在看到蘇筱筱時笑容凝固:“這,這不是之前你……?”

男人冷冷睨了他一眼,截住了他的話:“對,這就是以前那個趁我一時不察,爬上我床的韓太太!”

何然不解的看著他,張了張嘴,最終只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蘇筱筱,玩味道:“怪不得韓家這么熱鬧呢?怕是以后也難安生咯!”

韓梓臣臉色一沉:“做好你的本職工作,不然下次何叔叔找我要人,我可不敢保證不會把你交出去!”

“別,我錯了,是給你尊貴的韓太太看腳傷是吧?我這就好好看,一定讓她不出三天活蹦亂跳!”

蘇筱筱沒有注意到兩人的眼神交流,雖然覺得這位在A市挺有名氣,且離經叛道的何醫生雖然語氣不對,但也沒放在心上。

他看了眼蘇筱筱紅腫的腳踝,視線在蘇筱筱二人身上來回掃視,再次嘴欠道:“你們這是玩什么重口味了?看不出來阿臣你還有這癖好!”

何然在換來男人一記冷眼后,終于噤了聲。

可是很快他又再次對一旁倚著梳妝臺的韓梓臣道:“阿臣過來按住她,我給她針灸下化開瘀血。”

韓梓臣好看的眉擰成一團,渾身寫滿了抗拒。

“這幾個穴位扎上去會比較疼,她亂動的話,腳殘廢了我可不負責啊?”

男人沒說話,嫌惡的看了蘇筱筱一眼,似乎在嫌棄她麻煩,蘇筱筱縮了縮脖子,輕聲道:“要不喊傭人……”

她話還沒說完,男人已經大步過來一把抓住了她的腳踝。

“疼……”

蘇筱筱可以肯定男人是故意的,淚眼朦朧的控訴著。

韓梓臣瞳孔微縮,腦海中有記憶片段不受控制的浮現,那晚,她好像也是這么嬌氣的哭著喊疼。

男人眸色暗了暗,隨即又恢復一如既往的厭惡。

何然雖然看起來不靠譜了些,但年紀輕輕將中西醫結合,“醫學鬼才”的稱號可不是白來的!

針灸完,何然將一管藥膏留下,并再三保證很快就好才收拾東西。

蘇筱筱不由多了幾分感激:“謝謝你啊,何醫生!你真厲害!”

“不用謝我,要謝還是謝阿臣那家伙,不過你說我厲害這我承認,要知道當初阿臣的腿啊……”

何然突然打住,意識到自己失了言,偷偷瞟了一眼浴室的方向,立刻閉上了嘴巴!

蘇筱筱下意識抬眸望著他:“他的腿怎么了?”

何然訕笑著:“沒什么……”

蘇筱筱眸子閃了閃,卻也沒再追問。

既然別人不愿意告訴她,那就有不愿意說的原因,再問只怕會惹人嫌。

……

蘇筱筱覺得,在韓家吃飯實在是一種折磨,要是在普通家庭,這么一大家子肯定是其樂融融,可放在韓家,那就是暗潮洶涌!

宋玲玉對于魏一心這個準兒媳是一萬個滿意的,臉上的笑容就沒斷過:“一心啊,你再國外都瘦了呢,多吃點,記得你以前最愛吃張嫂做的清蒸魚了。”

魏一涵刻意看著蘇筱筱,得意道:“是啊,我還記得以前阿巖哥哥和阿臣哥哥還喜歡搶著給你挑魚刺呢!”

蘇筱筱看著碟子里剛夾過來的魚肉,一時之間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怎么?犯懶了?我來給你挑魚刺!”

韓梓臣寵溺的笑著將蘇筱筱的碟子端到自己面前,而后竟然真的認真地挑起了魚刺。

即使中間隔著人,蘇筱筱也能感覺得到來自那邊魏一心若有若無的幽怨,以及韓梓巖偶爾狀似無意的一瞥。

韓梓臣氣前女友拿她當炮灰,韓梓巖因為未婚妻將注意力放在韓梓臣身上,對她不滿,那她呢?

呵,她卻是連生氣拒絕的資格都沒有!

魏一心看著韓梓臣將挑過刺的魚肉重新放回蘇筱筱面前,調笑著侃道:“我差點忘了,大學時候,筱筱可是也喜歡吃魚呢,現在我們阿臣,娶了筱筱,怕是再也不會給我挑魚刺了。”

恰好韓梓巖此時也將一塊魚肉放進魏一心碟子里,溫潤一笑:“是啊,你知道就好,所以,挑魚刺這種活還是找我好了。”

 文學

第14章 人的口味都是會變的
他頓了下,意味深長的看了韓梓臣一眼,卻將目光最終落在蘇筱筱身上:“畢竟,筱筱看似柔弱,實則占有欲強著呢!”

蘇筱筱對上他的視線,心尖一顫,握著筷子的手緊了緊,她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曾經她因為學校有女生圍著他打轉的事沒少吃醋。

可是,他在這個時候說出來是為了什么?因為她讓魏一心心里不舒服了,單純的拿往事刺激她?

那他也太小看她了!

蘇筱筱清淺一笑:“以前是以前,人的口味都是會變的,就像現在,我已經不喜歡吃魚了,喜歡吃蝦。”

說完,她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著韓梓臣,男人原本多云的臉色在這一刻很是配合的轉了晴,一雙好看的眸子瞇了起來:“老婆,喜歡什么就跟我直說,夫妻之間,不需要客氣。”

他說著,長臂一伸,夾了蝦一本正經的剝了起來,而他左側的魏一心,臉色漸白。

蘇筱筱紅唇勾起,她就不信他們幾個敢當著韓家所有人的面在這里撕破臉!左右不過來回試探相互置氣的手段罷了!

不就是要互相傷害嗎?誰怕誰啊!反正這顆心已經千瘡百孔了,再扎幾刀下去也沒關系的!

一頓飯,在表面看起來溫馨實則暗流涌動下結束了。

飯后韓梓巖提出陪魏一心回魏家,韓梓臣被老爺子叫到書房下棋,韓謀成去上班,宋玲玉則是約了人打牌,偌大的老宅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蘇筱筱松了一口氣正要找借口回房,卻被魏一涵一把挽住:“阿臣嫂嫂,我們一起去我房間說會兒話,順便看看我姐姐帶回來的禮物,好不好?”

蘇筱筱一怔,自然是想拒絕的,可架不住韓梓臣的親妹妹魏梓欣也開了口:“嫂子,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不管怎么樣,為了我哥,我都會盡力接受你的。”

畢竟是韓梓臣的親妹妹,她猶豫了下還是點了點頭。

……

應付完兩個小姑娘,回到臥室,蘇筱筱對上了男人那張陰沉到能滴出水來的俊臉:“蘇筱筱,你吃醋了?你有什么資格吃醋!”

蘇筱筱冷笑:“韓梓臣,你別搞錯!我對于你和魏一心之間的那點事一點也不感興趣!更別說吃醋了!”

男人臉色比剛才更可怕了,死死扣著她的下巴,語氣冰寒:“我說的是韓梓巖!你因為韓梓巖和一心,都學會變著法使喚我利用我了?嗯?”

“呵,難不成只許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拿我氣魏一心,還不許我反擊了?”

蘇筱筱說著眼睛蒙上一層薄霧:“外婆在你手中,你欺負我我也就認了,憑什么其他人誰都想來踩上一腳呢!我做都做了,你要掐死我的話就來吧!”

也許是她帶著水霧的眸子太過倔強驕傲,也許是她脖頸間殘留著昨晚的指痕太過狼狽,男人倏然撤回了大掌轉身朝浴室走去。

蘇筱筱一驚:“你,你不回客房住嗎?”

男人回頭,眸光銳利:“你不是剛拉著我扮演夫妻情深嗎?怎么現在就要分房睡呢?”

“那昨晚不是……”

“昨晚可以說我剛回國時差沒倒過來,怕影響你睡眠,今晚再分房,傻子都該知道我們是在演戲了!”

蘇筱筱猶豫道:“那……那要不然我喊傭人再加一床被子?”

回應她的是男人甩手關門的聲音,蘇筱筱盯著那扇磨砂玻璃門,暗自糾結著。

男人又猛然從里面拉開,涼涼道:“你是想所有人都知道我們夫妻睡在一張床上卻蓋兩條被子?還是想為了韓梓巖守身如玉?”

男人上下掃視她一眼:“你放心,對著你這張臉這幅身材,我根本升不起一丁點欲望!”

蘇筱筱“……”

身邊貿然多了一個人,蘇筱筱輾轉反側到深夜才迷迷糊糊的有了睡意,卻又被一陣急促敲門聲給吵醒。

蘇筱筱抱著被子坐了起來,打開燈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而后側頭看向一旁同樣蹙眉起身的男人。

“少爺,我是周叔,一涵小姐出了點事兒,麻煩您開下門吧!”

不知道為什么,聽到是魏一涵有事,蘇筱筱的眼皮跳了一下,心中升起不好的預感。

愣神間,韓梓臣已經起身拉開了房門,蘇筱筱也立刻下床。

魏一涵已經出現在了門口,眼中含淚,滿臉焦急:“阿臣哥哥,我那條鉆石項鏈找不到了,你知道的,那是我姐姐親自設計,由頂級工匠手工鍛造出來,還在國際上拿過獎項的,意義非凡!”

鉆石項鏈?

就是今天魏一涵特地和她炫耀魏一心有多厲害,給她看的那條?

韓梓臣挑了挑眉:“你最后一次見到是在哪里?”

魏一涵有些猶豫,看了看蘇筱筱,又和韓梓欣對視了一眼,吞吞吐吐道:“最后一次,是今天我給阿臣嫂嫂試戴……”

他這么一說,所有人將目光都轉到了她身上,蘇筱筱寒從腳起,頓時明白了這場好戲的目的——陷害她!

怪不得今天兩個小姑娘一反常態的請她到房間里說話,原來是早有預謀!

“當時,一涵姐姐見嫂子喜歡,說要送給她,嫂子拒絕了,還說自己就戴一會兒……”微信說著努力裝出一副回憶的樣子:“后來,我和一涵姐出來準備宵夜,嫂子從房間出來對我們說她把項鏈放回首飾盒里了,接著她就回了房間……”

空氣中的氣氛立刻變得緊張了起來,就連韓梓臣看著她的目光也帶上了幾分探究,周叔這個在老宅頗有分量的老人更是一臉凝重。

魏一涵還在不著痕跡的給她潑臟水:“阿臣哥哥,我不是在懷疑阿臣嫂嫂,畢竟我送她她都不要,更別說偷偷拿了……”

說著她突然捂住了嘴,又小心翼翼道:“我,我只是想阿臣嫂嫂確認一下是不是她放在別的地方了,或者是不小心隨手帶回來了,亦或者是今天她穿的那件裙子帶有蕾絲刺繡不小心勾在了上面……”

魏一涵說著已經忍不住哭成了一番梨花帶雨的模樣,蘇筱筱頓時壓力倍增。

>>>>本文《落魄千金嬌寵妻》全文在線閱讀<<<<

快三预测 页游 | 隆子县 | 大同市 | 凤凰县 | 河西区 | 遵化市 | 北流市 | 屏南县 | 德兴市 | 南涧 | 永清县 | 高淳县 | 玛多县 | 翼城县 | 泽库县 | 榆社县 | 棋牌 | 凤山市 | 蓝田县 | 贡山 | 阳谷县 | 游戏 | 翁牛特旗 | 固安县 | 嘉祥县 | 柞水县 | 大英县 | 阳谷县 | 廊坊市 | 武山县 | 类乌齐县 | 黎城县 | 邵武市 | 广德县 | 彭水 | 潼南县 | 泾源县 | 区。 | 凤城市 | 临湘市 | 聂拉木县 | 鄢陵县 | 万安县 | 靖江市 | 梨树县 | 清流县 | 东丽区 | 剑阁县 | 阿克苏市 | 都兰县 | 友谊县 | 台中市 | 青阳县 | 阿拉善盟 | 望江县 | 元阳县 | 湟中县 | 永川市 | 盐亭县 | 宝应县 | 聂拉木县 | 松江区 | 渭源县 | 清远市 | 将乐县 | 武山县 | 无棣县 | 建水县 | 历史 | 朔州市 | 郁南县 | 长武县 | 阿荣旗 | 宁城县 | 芮城县 | 巴林右旗 | 德格县 | 九寨沟县 | 嘉善县 | 满洲里市 | 新兴县 | 奈曼旗 | 富顺县 | 清河县 | 东平县 | 理塘县 | 班玛县 | 定襄县 | 洪洞县 | 吉林省 | 民县 | 昭苏县 | 苏尼特左旗 | 遂宁市 | 镇平县 | 仙居县 | 盈江县 | 龙江县 | 黎平县 | 抚顺县 | 万州区 | 平乡县 | 鹤壁市 | 洪雅县 | 石棉县 | 陆河县 | 当阳市 | 绍兴市 | 大港区 | 邵东县 | 进贤县 | 绥棱县 | 韩城市 | 萍乡市 | 鲁甸县 | 秭归县 | 吉木乃县 | 太仓市 | 东莞市 | 岚皋县 | 乌恰县 | 修水县 | 固始县 | 安福县 | 南京市 | 青铜峡市 | 石渠县 | 临澧县 | 建宁县 | 沙河市 | 黄平县 | 逊克县 | 青龙 | 岳西县 | 浪卡子县 | 芜湖市 | 维西 | 鹤庆县 | 永济市 | 法库县 | 颍上县 | 饶平县 | 新野县 | 周宁县 | 乌兰浩特市 | 桐柏县 | 松滋市 | 福清市 | 望都县 | 闸北区 | 云龙县 | 莲花县 | 泸水县 | 车致 | 财经 | 柯坪县 | 岱山县 | 汕头市 | 清涧县 | 新宾 | 津市市 | 武义县 | 山阴县 | 湟源县 | 咸宁市 | 玛纳斯县 | 江阴市 | 水富县 | 逊克县 | 桃源县 | 格尔木市 | 嘉定区 | 紫金县 | 云南省 | 芒康县 | 宕昌县 | 双江 | 攀枝花市 | 固始县 | 湖州市 | 读书 | 崇仁县 | 涞源县 | 铜川市 | 安义县 | 江华 | 定南县 | 西青区 | 孝感市 | 临漳县 | 津市市 | 马边 | 寻甸 | 垫江县 | 习水县 | 巫山县 | 蒙阴县 | 淮安市 | 垣曲县 | 镇沅 | 邛崃市 | 林州市 | 南皮县 | 田东县 | 汾西县 | 婺源县 | 临桂县 | 繁峙县 | 盐边县 | 阿拉尔市 | 宜兴市 | 上犹县 | 炎陵县 | 平果县 | 河池市 | 江山市 | 临泉县 | 伊金霍洛旗 | 通化县 | 黄陵县 | 双流县 | 鄂托克旗 | 堆龙德庆县 | 崇左市 | 海安县 | 新津县 | 赫章县 | 宣汉县 | 酉阳 | 应用必备 | 宿松县 | 丹江口市 | 长阳 | 临夏县 | 香格里拉县 | 永州市 | 襄城县 | 忻州市 | 西安市 | 平果县 | 德清县 | 绿春县 | 邯郸县 | 利津县 | 张掖市 | 盘锦市 | 六安市 | 凌海市 | 铁岭县 | 武清区 | 雅江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