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娛樂?2019-08-17 10:23 的文章

好深好大再浪一點,能讓下面流水的黃文,秦少強勢婚難逃無彈窗,秦少強勢婚難逃小說免費版

 第13章 亂加猜測

“趙小姐,挺熱的,我們進去吧。”

張風勇已經打開了把傘走過來,為她擋住了那火辣辣的陽光:“昨天剛到了一箱中國新疆進口的酸棗汁,你要去嘗嘗嗎?”

張柏然也趕緊說道:“據說都是用的新疆和田玉棗制作的,我昨晚想要嘗嘗鮮,可虎少說什么都不同意。”

趙知靜正想答應,可雙眸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輪椅上表情冷淡的男人:“你專門為我準備的嗎?”

她確實是挺愛喝酸棗汁,但并不表示大家都非常喜歡。

何況這還是從遙遠的中國給空運過來的,未免也搞得太隆重了。

秦懷虎含情脈脈的看了她一眼,還是什么都沒說

張柏然慢慢地推著坐在輪椅上的秦懷虎進了房子,同時張風勇也在趙知靜進家之后收掉了遮陽傘。

趙知靜這才發現,這么大的一撞別墅里居然空蕩蕩的,除了他們四個,她沒有再看見一個人!

然,別具一格的地中海風情的裝修,直接就把她的注意力給轉移到了對屋內的裝潢設計上,這種白白的、藍藍的風格,她都非常喜歡。瞧她穿著一身水藍色的長裙,這里轉轉、那里跑跑,儼然就像是為了給這幢房子畫龍點睛而生的精靈。

“天呀,你這個墻紙的顏色真是太贊了!”

“我這還真是第一次見在浴室里用寶藍色跟粉藍色混合的馬賽克,太炫目了,好美!”

“哇,這里好大塊化妝鏡呀!沒想到還是雙面的,還具備放大鏡的功能!太神奇啦”

“咦,這串風鈴居然跟我在大阪的一家酒店看到的一模一樣誒,大叔,你去過大阪嗎?”

“啊,陽臺上竟然還有向日葵!開的好漂亮!是真花嗎?”

她一邊跑來跑去,一邊喋喋不休地驚嘆著,原本死氣沉沉的房子因為她的到來,也變得熱鬧不凡。

秦懷虎待在原地不動,飄忽的眼神隨著她飄忽的身影來來去去。

最后,她酡紅著一張臉頰,氣喘吁吁地跑回他面前來,半蹲在他面前道:“你、你簡直太腐敗、太浪費、太奢侈了!這么漂亮的房子,你居然還要重新裝修,啊,對了,我剛才看見外面有煙囪的,怎么沒有找到壁爐?”

秦懷虎深深看著她,不語。

張柏然笑了笑,道:“趙小姐,壁爐在二樓的客廳里,只是從來沒有用過。”

蹬蹬蹬!

小丫頭聞言后迅速轉身,一下子竄上樓去了。

“呵呵呵,趙小姐真是可愛。”

張柏然放開了秦懷虎的輪椅,走到一邊給秦懷虎取了雙拖鞋放在他面前:“虎少。”

秦懷虎沒動。

深邃的眼始終盯著樓梯的方向,半晌,才道:“不用。”

張柏然眼底頓顯詫異:“可是,趙小姐不是您未來的妻子……”

在張柏然看來,虎少尋了趙知靜半年時光,應該就是放不下這個救了自己的姑娘,然心心念念的姑娘半年后還真成了自己的未婚妻,即將舉行婚禮,這樣的緣分虎少定會珍惜才是。

還是說,他估測錯誤,虎少根本沒有對趙小姐動心?

“不要隨便揣測我的心意!”

秦懷虎那雙深不可測的眼,帶著足以洞悉一切的犀利,嚴厲地看了張柏然一眼。

張柏然當即收回了拖鞋,重新站回了秦懷虎的身后。

不一會兒,那道水藍色的身影踩著象牙白色的臺階竄了下來,她再次蹲在秦懷虎的面前,拉起他的一只手,眼神興奮、半帶撒嬌半帶哀求地說著:“不要了!就這樣就很好!不要重新裝修啦!好不好?”

秦懷虎不語。

她拉著他的大手搖啊搖:“拜托你,好不好啦?我喜歡住這樣的房子,我最喜歡藍色了,最喜歡向日葵跟大壁爐,最喜歡寶藍色的馬賽克,還有白色的旋轉階梯!”

秦懷虎的目光在她抓緊自己的白皙小手上看了一眼,點了下頭:“好。”

趙知靜驚喜地笑了,放開他的大手起身的一瞬道:“你真好!”

秦懷虎有些不自在地錯開眼,沒看她。

她卻是笑瞇瞇地再次追問起來:“對了,等我搬過來之后,我住哪間房?”

原本愉快的氣氛瞬間凝結!

張柏然有些詫異地擰起了眉頭,而面對趙知靜那張稚氣純真的小臉,埋怨的想法全都被壓了下去。

她才十八歲,讓她跟虎少同房,或許真的太小了。

張風勇卻是極為平靜地開口:“趙小姐,我以為您的母親一定教導過您,一個女人在婚后應盡的責任跟義務是什么。您剛才已經上去看過,相信您已經找到了您即將跟虎少共用的臥室套間。”

張風勇的年紀比起張柏然年長四歲,已經娶妻生女了。

他的妻子是他青梅竹馬的愛人,也是從小就跟著秦懷虎的,不僅如此,對于藥膳跟日式、意式、法式料理等等,她都有很深的研究,她超然的廚藝也征服了秦懷虎一向挑剔的味蕾,成為秦懷虎的御用廚師。

一絲蒼白的尷尬浮現在趙知靜的臉頰。

或許在娘家人眼中她還是個不諳世事的孩子,可是在婆家人眼中她卻已然是個要盡責任與義務的女人。

這其中的差別

她困惑與焦急的目光投向了輪椅上的那個男人,驚覺那個男人正在以極為犀利深邃的眼眸盯著她。

捏了捏粉嫩的小拳頭,在原則問題上,她覺得自己有必要跟他講清楚:“單獨談談吧!”

“不必。”秦懷虎的聲音很淡,斷音卻極為干脆:“生活在這幢房子里的人,彼此,沒有秘密。”

以趙知靜的聰穎,她已然明白了他一語雙關的深意:她若是要住進來,那么他們之間也將沒有秘密!

而他在她嫁過來之前挑明了這一點,就表示,他在給她反悔與選擇的機會!

粉嫩的小拳頭又緊了一緊,她深吸一口氣:“那就坐下來慢慢說吧!”

秦懷虎:“我一直都坐著。”

趙知靜:“……”

張風勇跟張柏然分別散去,將家里大大小小的窗簾全都拉上,黑暗即將籠罩在這片天地的一刻,家里大大小小的水晶燈打開,地中海風格的藍藍的屋子里,華光搖曳唯美,乍一看,像極了童話故事里的水晶宮。

一杯酸棗汁放在了趙知靜面前。

她有些局促地坐在沙發上,拾過一只大大的抱枕摟在胸前,沒敢抬頭:“我以為,對于這場婚姻,你之所以會答應,是因為我們是有些默契的。”

秦懷虎一手撐著下巴,精致的唇線緊抿,看得出聽得極為認真:“你所謂的默契,是指什么?”

 文學

第14章 兩人達成共識
趙知靜看了看四周,看見張風勇和張柏然這兩兄弟此刻門口處站著一個,在樓梯口的位置上站著一個,這兩人誰都沒看她,她這才輕輕地說道:“就是指、有名無實的婚姻,就、就是,只掛夫妻之名,不行夫妻之事。”

“嗯。”他輕輕地點了下頭,一臉冷淡地問道:“你所謂的不行夫妻之事,具體是什么?”

看著他那張好像無比純潔無辜的臉,趙知靜恨不得上去就直接給他一巴掌的沖動,也有種想立刻沖上去摘掉他那虛偽的沖動!

丫丫的!

每個人都曉得什么叫做夫妻之事,而他作為一個大男人都活了二十多年啦,居然還開口問她一個才十八歲的小丫頭?

拿著酸棗汁,她咕嚕咕嚕地一個勁往肚子里灌。

然,才喝下半杯,她一臉驚訝的拿著杯子對秦懷虎說道:“你這個到底是什么牌子呀?”

這是她喝過最好喝得啦,沒有之一!

秦懷虎沒有回答反問:“你現在不生氣啦?”

趙知靜一下子小臉就紅了,把杯子放在旁邊:“你故意的!”

“嗯。”

“……”

看著她一臉委屈的小樣兒,某人才開始慢慢的解釋,語氣里,還帶有一股嫌棄:“其實你壓根就不用擔心,就算我腿腳利索,對于你這樣要胸沒胸的小屁孩,一點興趣都沒有。!”

她氣得一下子彈起身,狠狠的剜了他一眼:“哼,你,你……沒有最好!談話結束,我要回家去了!再見!”

希望有一天,他們可以徹底再也不見!

怒氣沖沖跑到了大門口,可是這是什么鎖啊,構造復雜的很,又是指紋識別器又是電子屏又是數字摁鍵的,還有幾個造型奇特的拉扣跟按鈕!

白嫩的小爪子在上面折騰了好半天,她終是哭喪著一張臉轉身哀嚎:“開門!”

張風勇跟張柏然一動不動。

秦懷虎表情極淡地看著她:“趙小姐,單方面結束談話是不禮貌的。”

她錯愕:“你還有話要跟我說?”

他搖頭:“沒。”

“那談話就是結束了!”趙知靜就要抓狂了,她覺得今天一整天下來自己的腦細胞幾乎被虐殺完全了!

她要說的說完了,他又沒話對她說,難道這不表示談話已經結束了嗎?!

“秦懷虎!把我當猴子耍,你很得意嗎?這場婚姻本來就是一場交易,你要是不高興,大可以拒絕的!你一邊答應娶我,一邊又故意虐待我,你心理有毛病是不是?!”

好好的日子不過,若非要撕破臉,她也不怕他!

憤怒地吼完,趙知靜伸手去掏自己的手機,準備打電話給家人求救!

秦懷虎的眸光卻是漸漸深邃起來,不疾不徐道:“是你有話還沒有說完,你還沒有跟我解釋,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高速上攔下我的車,以及秦趙兩家在這場婚姻里各自會得到的利益到底是什么。我說過,住在這幢房子里的人,彼此沒有秘密。你若不想說,現在可以離開,至于怎么跟你父母以及秦家解釋你要退婚,那是你的事。”

“你”趙知靜氣急敗壞地指著他:“是你讓我選擇離開,還惡人先告狀說是我要退婚?!讓我一個女孩子獨自去面對兩邊家長,你是不是男人啊,一點擔當都沒有?!”

他很是疑惑地望著她:“因為是男人,所以很有擔當地讓你宣告對我退婚,解釋的理由隨你開口,我完全配合,保全你女孩子的顏面,不對?”

當她再也忍無可忍地沖到他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領時,他卻幽幽開口:“趙小姐,請你照顧一下我作為一個傷殘人士,在看見你即將對我行兇時候極度恐慌的心理!”

換言之,她能不要傷害殘疾人嗎?

她瞪著他,一直一直瞪著他,心口憋著的怒火怎么都壓不下去,咬牙切齒道:“你可以再無恥一點嗎?!”

他依舊面無表情地盯著她:“從認識到現在,我們相處的時間加在一起還不到24個小時,在這段時間里,已經鬧得人仰馬翻、且需要用武力來解決問題了,如果趙小姐不能保證將來對我溫柔體貼、關懷備至,我想,我們未來的婚姻是很難一起走下去的。”

“哈!要我對你溫柔體貼、關懷備至?你?大叔?”趙知靜似是被氣笑了,做夢去吧他:“好,退婚就退婚,兩邊長輩那里我來解釋,我自認沒有耐心跟能力去溫柔體貼、關懷備至地呵護一個殘障人士,所以,大叔,我們完了!”

甩了甩劉海,趙知靜心中豁然開朗。

走到大門口,她回頭對著秦懷虎道:“還不開門?”

秦懷虎后背僵硬地貼在輪椅靠背上,雙手緊握著扶手,一雙陰蟄的眼似是暗藏洶涌的波濤,眉宇間明顯的怒意,盯著她一字一句道:“你再說一遍!”

趙知靜勾了勾唇,切,真當她怕他呀:“還不開門?”

他:“不是這句!”

她挑眉,有些跟不上他思維跳躍地想了想,又燦然一笑:“我退婚!我自認沒有耐心跟能力去溫柔體……”

“閉嘴!”

秦懷虎忽然出聲喝住了她,雙手扶在輪椅上,自己轉了小半圈。輪椅朝著冰箱的方向而去,他伸出胳膊,有些吃力地打開冰箱門,從里面取出一罐她愛喝的酸棗汁放在他雙腿上,關上冰箱門,再自己轉動輪椅,一點點朝著她靠近。

趙知靜真的有些懵了。

直到一只骨骼分明的大手拿著酸棗汁向她遞過去的時候,她才隱隱感覺到:這個男人是在向她示好嗎?

心里還是有些小得意的,她卻忍著沒有表露出來。

或許,對他而言,這門親事若是退了他也不好跟家里交代吧?

毫不客氣地接過,她高傲地揚起小下巴,像個公主般對他下達命令:“所以說,關于這場婚姻,該有的默契我們都有了?”

她不會盡妻子的義務跟他發生關系,也別指望她對他溫柔體貼、關懷備至!

只是,在外人面前,該有的戲,她一定會演足,全力配合他!

秦懷虎錯開眼,表情居然有些無辜跟委屈:“嗯。”

>>>>本文《秦少強勢婚難逃》全文在線閱讀<<<<

快三预测 大化 | 进贤县 | 揭西县 | 宁波市 | 许昌市 | 镶黄旗 | 元江 | 潮州市 | 景德镇市 | 恩平市 | 成武县 | 湖北省 | 昆山市 | 南投县 | 鲁山县 | 丘北县 | 铜陵市 | 固镇县 | 怀远县 | 屏南县 | 永康市 | 法库县 | 惠安县 | 丹东市 | 中卫市 | 中江县 | 郁南县 | 阜宁县 | 安庆市 | 阿图什市 | 永和县 | 塘沽区 | 巴南区 | 靖安县 | 崇左市 | 辽宁省 | 万安县 | 新乡市 | 泰和县 | 杭州市 | 伊金霍洛旗 | 涟水县 | 乌拉特前旗 | 应城市 | 兴山县 | 通榆县 | 永济市 | 临夏县 | 贺州市 | 玉树县 | 龙南县 | 凯里市 | 辉南县 | 曲靖市 | 吉木萨尔县 | 临海市 | 绥芬河市 | 大厂 | 广丰县 | 鸡西市 | 柳河县 | 东方市 | 昌江 | 汉阴县 | 武宣县 | 宜良县 | 渭南市 | 三门峡市 | 崇左市 | 都江堰市 | 大埔县 | 洪雅县 | 苗栗市 | 邢台市 | 行唐县 | 宿州市 | 来宾市 | 淮南市 | 吴忠市 | 三台县 | 文安县 | 文山县 | 吉水县 | 吴堡县 | 安图县 | 会昌县 | 长沙县 | 和硕县 | 天柱县 | 天峻县 | 梅河口市 | 普兰店市 | 奎屯市 | 玛沁县 | 建湖县 | 鄯善县 | 林西县 | 绿春县 | 文水县 | 沾化县 | 吉隆县 | 托克托县 | 库尔勒市 | 巩留县 | 盈江县 | 凤翔县 | 伊宁县 | 普安县 | 开化县 | 武安市 | 凯里市 | 南平市 | 保山市 | 额济纳旗 | 田林县 | 通州市 | 松滋市 | 兴仁县 | 曲麻莱县 | 定兴县 | 凭祥市 | 韶山市 | 汕尾市 | 焦作市 | 淄博市 | 合肥市 | 台中市 | 江口县 | 新丰县 | 云浮市 | 奉贤区 | 腾冲县 | 平湖市 | 达州市 | 兴安盟 | 津市市 | 乌兰县 | 澎湖县 | 曲沃县 | 集安市 | 公主岭市 | 西乌珠穆沁旗 | 南京市 | 怀远县 | 科技 | 建水县 | 淮滨县 | 海宁市 | 甘泉县 | 鲁山县 | 天气 | 永嘉县 | 永福县 | 库尔勒市 | 新晃 | 甘肃省 | 栖霞市 | 兖州市 | 积石山 | 土默特左旗 | 江油市 | 新田县 | 松江区 | 阿克陶县 | 鄂州市 | 盖州市 | 陇南市 | 丰城市 | 岳普湖县 | 庆安县 | 金塔县 | 明溪县 | 凌云县 | 炉霍县 | 德格县 | 昌宁县 | 巴中市 | 合山市 | 隆昌县 | 会理县 | 普格县 | 庆云县 | 峡江县 | 巴林左旗 | 黑水县 | 阿拉善右旗 | 花莲县 | 宁津县 | 巴林右旗 | 横峰县 | 那坡县 | 阿拉尔市 | 右玉县 | 孝昌县 | 资溪县 | 金门县 | 沁水县 | 鲜城 | 观塘区 | 永宁县 | 凯里市 | 双城市 | 汉中市 | 灵璧县 | 银川市 | 五河县 | 阳江市 | 巴林右旗 | 平阴县 | 黔江区 | 双流县 | 宜君县 | 新龙县 | 谷城县 | 获嘉县 | 电白县 | 景德镇市 | 池州市 | 涞水县 | 易门县 | 金坛市 | 岳池县 | 定州市 | 思南县 | 阜南县 | 英德市 | 梁河县 | 台中市 | 红桥区 | 红桥区 | 麻阳 | 赤城县 | 无棣县 | 玉环县 | 景东 | 沐川县 | 辉县市 | 吕梁市 | 威信县 | 桑植县 | 浮山县 | 万年县 | 澄城县 | 七台河市 | 兴安县 | 屯门区 | 新民市 | 上杭县 | 扬州市 | 交城县 | 大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