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娛樂?2019-08-17 14:04 的文章

公交車上的奶水,再深點,絕代邪醫全文無刪減/絕代邪醫小說免費閱讀全本

 咔嚓!

 
高級病房的門被推開,兩道人影走了進來。
 
“袁子豪,多謝你了。”
 
莊紫妍向身邊的青年強笑著道。
 
她的身材高挑,氣質高雅,生的傾國傾城,全身上下都充滿著迷人的魅力。
 
可現在,她的柳眉緊蹙,滿臉愁容,似乎遇到了煩心事,看起來有些魂不守舍,惹人憐惜。

 文學

 
“你和我客氣什么?”
 
袁子豪的眼中全是柔情,“我對你的心意,你很清楚,我說過,為了你,我可以付出一切。”
 
他的表情鄭重,誠摯的看著莊紫妍。
 
“我已經結婚了,還請你以后不要再說這樣的話了。”
 
莊紫妍搖搖頭,很是認真的道。
 
“就這殘廢嗎?”
 
袁子豪指著病床上的人,情緒有些激動,“他不可能再醒過來的!”
 
但兩人都沒有注意到,就在這時,病床上的人雙眉顫了顫,緩緩睜開了眼睛,但他的眼中,卻全是迷茫,然后慢慢變的復雜。
 
“這家伙原本就是一個窩囊廢,他哪里配的上你?”
 
“他是秦家的私生子,讓秦家感覺丟了顏面,就將他扔到莊家來入贅,這對你公平嗎?”
 
旁邊,袁子豪的聲音越來越大。
 
“現在老天開眼,讓他成了植物人,你也可以解脫了。”
 
“而且,你已經照顧了他一年,這很對得起他了!”
 
“放棄吧,讓我照顧你,我一定讓你成為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他深情款款,滿目柔情,緊緊的盯著莊紫妍,說著,竟然還想去抓莊紫妍的手。
 
但是,莊紫妍卻避開了,沒有讓他得逞。
 
“不管怎樣,秦宇都是我的丈夫,我不能丟下他,這種話,還請你以后不要再說了。”
 
她的神情有些黯然,可即便如此,還是固執的搖了搖頭。
 
無論她的心里感到如何不公,對秦宇如何不滿,那都是她當時的選擇,現在秦宇成了植物人,她若是丟下他不管,她成什么人了?
 
她做不到!
 
“一年了,沒想到我竟然昏迷了一年。”
 
病床上,秦宇聽到兩人的對話,心中卻是感慨不已,“我以前渾渾噩噩,膽小怯懦,只認為這個女人討厭我,卻沒想到,卻是一個真性情的女子。”
 
他遭人暗算,昏迷了一年,莊紫妍對他不離不棄,照顧了他一年,還是讓他很感動的。
 
要知道,他只是秦家的私生子,體質虛弱,名副其實的廢物,但莊紫妍卻是蘇城的天之驕女,他入贅莊家,莊紫妍卻連拒絕的資格都沒有,她的心里豈會沒有怨言?
 
“我入贅莊家,都不是我們能控制的,但你既然成了我的女人,又照顧了我一年,我自然不會虧待你,定讓你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秦宇在心中暗暗說道。
 
他有這個信心!
 
他看似昏迷了一年,其實靈魂卻穿越到了仙道為主的天玄大陸。
 
那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因為性格懦弱,他受盡了屈辱,后來得師父看重,收他為徒。
 
經過數十年的歷練,他的心堅似鐵,尤其是師父被人殺害后,他更是性情大變,成為天玄大陸的四大邪公子之一。
 
他在探索一個古跡時,和人爭奪神魔錄,被人聯手打的魂飛魄散,卻沒想到,現在竟然又回到了地球。
 
此時的秦宇,經過天玄大陸數十年洗禮,已經和一年前的秦宇完全判若兩人了。
 
“你難道要守著這個殘廢一輩子嗎?”
 
旁邊,袁子豪的情緒波動很大,沖著莊紫妍大叫,“你的家人也不會同意的。”
 
他為莊紫妍付出了那么多,而莊紫妍寧愿守著一個植物人,也不愿意跟他,這讓他的心里憤怒無比,那一張英俊的臉都變的有些猙獰了。
 
“你再說這樣的話,就請你離開!”
 
莊紫妍咬著嘴唇,目光也有些冷了。
 
“你竟然趕我走?”
 
袁子豪瞪大了眼睛,“這個殘廢到底有什么好?”
 
“你不是要守著他嗎?若是他死了,你就不用守著了。”
 
他的表情變的兇狠無比,直接撲到了秦宇的床邊,然后,一把扯掉了秦宇身上的輸液管。
 
“你干什么?”
 
莊紫妍的臉色大變,想阻止,卻根本來不及,“你這是殺人啊!”
 
“我這是為你解脫,也是為他解脫。”
 
袁子豪卻是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你若是認為我做錯了,那就報警吧,讓我去坐牢。”
 
“醫生,快叫醫生啊!”
 
莊紫妍惶急大叫,想要沖過去開門,卻發現門被鎖上了,她怎么都開不了。
 
“你別費力氣了,來不及了。”
 
這個時候,袁子豪反倒是非常的平靜。
 
“這都是你預謀好的?”
 
莊紫妍反應過來,憤怒的瞪著他。
 
“我都是為了你!”
 
袁子豪深情滿滿,并沒有否認,“現在他死了,你也解脫了,也可以和我在一起了。”
 
“你爸爸不是出事了嗎?只有我們在一起,我才能全心全意的幫你啊。”
 
他說的很是懇切,可言語中又有些威脅之意。
 
“你……
 
莊紫妍大怒,緊緊的攥著拳頭,那臉上全是頹敗和悲哀。
 
他爸爸喜歡收集古玩,但眼光卻很差,錢花了不少,卻很少買到正品。
 
前段時間,他看中了一件古陶,很多專家都說出自唐朝,價值三千萬,他當時就動心了,借了不少錢買了下來。
 
誰知,最后卻是高仿,他被人人坑了,怒極攻心下,心臟病發作,也住院了。
 
她爸爸出事,袁子豪確實出力不少。
 
“你很得意嗎?”
 
就在這時,一道冷冷的,沙啞聲音在屋內響起,給人一種陰森的感覺。
 
“誰?誰在說話?”
 
袁子豪兩人的臉色當場就變了。
 
“你不是想殺我嗎?”
 
又是一道聲音響起,這讓袁子豪激靈靈的打了個寒顫,連忙向病床上望去。
 
然后,兩人全部瞪大了眼睛,不住的吸涼氣。
 
就看到,在他們眼里,應該已經死去的秦宇,竟然坐了起來。
 
他的身上纏著繃帶,看起來極為詭異,在兩人的注視下,他直接下了床,然后向袁子豪走去。
 
“你竟然沒死?你到底是人是鬼?”
 
袁子豪嚇的面色慘白,顫聲道。
 
但很快,他的眼中就露出一抹兇狠,“老子管你是人是鬼,都休想再打擾老子的好事!”
 
然后,他直接就是一拳砸向了秦宇。
 
“死吧,去死吧!”
 
袁子豪的面色猙獰無比,突然暴起,揮起一拳,狠狠的砸向秦宇。
 
“不要!”
 
旁邊,莊紫妍的臉色大變,下意識的大叫。
 
這聽在袁子豪的耳中,更是暴怒無比,嫉妒的想要發狂,他眼中的兇光更盛了,那一刻,他只想徹底殺了秦宇。
 
噗!
 
可下一刻,他的表情就僵住了,瞪著眼,滿臉的愕然之色。
 
秦宇竟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拳頭。
 
這怎么可能?
 
“太慢了。”
 
隨著一道不屑的聲音響起,秦宇的腳狠狠的踢了出去。
 
“嗷!”
 
跟著,袁子豪的表情變的無比精彩起來,那臉色陣青陣白,雙手捂著褲襠,不住的慘嚎著,滿頭滿臉都是大汗。
 
秦宇這一腳,實在太狠了。
 
“就憑你還想打老子的女子主意?老子直接讓你變太監。”
 
秦宇譏諷的看著袁子豪,在心中冷哼道。
 
看到這一幕,莊紫妍直接呆愣在原地,眼睛瞪的老大,只感到難以置信。
 
秦宇一向怯懦,膽小,今天竟然敢踢袁子豪,真是讓人大跌眼鏡。
 
“混蛋,我,我要殺了你!”
 
袁子豪不停的怒吼著,面色猙獰,滿是怨毒的瞪著秦宇。
 
從小到大,他什么時候吃過這樣的虧啊,更何況,傷他的人還是一個窩囊廢,這更是讓他連殺人的心都有了。
 
“別叫了,省點力氣吧,趕緊去找醫生,不然的話,真的要壞了。”
 
秦宇好心的提醒了一句,滿臉的悠然。
 
他這副身體太虛弱了,又是剛剛醒過來,否則,這一腳真的將對方廢掉了。
 
袁子豪的神色大變,就感到整個襠部都涼颼颼的,那東西好像沒了知覺一般,他兇狠的瞪了秦宇一眼,哪里還敢猶豫?甚至都來不及和莊紫妍打招呼了,以一種極為古怪的姿勢跑到了門口,然后掏出鑰匙開了門,直接落荒而逃了。
 
“他果然是早有預謀!”
 
見此,莊紫妍咬著牙,臉色變的難看無比。
 
秦宇扭頭,看著她的絕美容顏,忍不住在心中贊了一聲,他以前竟然沒有發現,對方如此漂亮。
 
最重要的是,她的身上有一股獨特的氣質,很是吸引人。
 
“看什么看!”
 
莊紫妍皺眉,直接瞪了他一眼,面色冷然,“昏迷了一年,膽子變大了。”
 
秦宇正要開口,對方卻又不耐煩的道:“既然醒了,那就讓醫生檢查一下,若是沒問題了,就出院吧。”
 
秦宇醒了,她卻一點都開心不起來,甚至還有些煩躁。
 
秦宇是秦家的私生子,更是一個窩囊廢,已經完全被秦家拋棄了,不僅不能給她任何的幫助,反而給她帶來了很多麻煩,忍受別人的白眼。
 
秦宇在她的面前,她是怎么看怎么不順眼,所以,她寧愿秦宇繼續昏迷,正好眼不見心不煩,自然也不會給他好臉色。
 
“你放心,我以后會對你好的。”
 
秦宇明白她的心理,莊紫妍是天之驕女,卻強塞給他一個廢物做上門女婿,而她連拒絕的余地都沒有,那心里豈會沒有怨言?
 
不過,他也沒必要解釋什么,只是向對方保證了一句。
 
“你?”
 
對于他的話,莊紫妍很是不屑,“你一個廢物,用什么對我好?秦家嗎?”
 
說到這里,她滿臉都是譏諷,“你知不知道,你昏迷了一年,秦家從沒有派過一個人來看過你,甚至,連過問一句都沒有。”
 
“你就是一個私生子,只會讓他們感到丟臉,從你被強塞到莊家做上門女婿那一刻起,你就已經被拋棄了。”
 
她的語氣很是絕情,同時還有一種憤怒。
 
秦家要拋棄秦宇,為什么要連累她,將秦宇強塞到莊家?
 
說到底,還是面子。
 
哪怕秦宇是秦家的私生子,那也是秦家的人,他們即便要拋棄,也要拋給一個足夠優秀的女人。
 
而莊紫妍就是犧牲品。
 
“私生子?廢物?被拋棄?”
 
聽到這話,秦宇的雙眼慢慢瞇成了一條縫,在那眼底深處,有一抹寒意,“秦家,我會讓你們后悔的!”
 
“我是一個廢物,卻被人暗算昏迷,查到是誰做的嗎?”
 
他壓下這些心思,向莊紫妍問道。
 
一年前,他不過就是一個窩囊廢,渾渾噩噩過日,又能礙到誰?竟然會暗中對他下黑手?
 
“查不出來。”
 
莊紫妍哼了哼,“一個廢物,誰會管你的死活。”
 
這話說的很絕情,卻也是事實。
 
她原本就討厭秦宇,能不離不棄的照顧秦宇一年,已經很不容易了,還能奢望她做什么。
 
秦宇看了她一眼,笑了笑,沒再說什么。
 
“敢暗算我,不管你是誰,我都要將你揪出來,讓你后悔!”
 
他在心中寒聲道。
 
既然回來了,他肯定不會再像以前那樣渾渾噩噩。
 
“剛才聽你們說,爸爸出事了?怎么了?”
 
秦宇又問道。
 
“和你沒關系。”
 
莊紫妍冷冷的道,滿臉都是不耐,“你一個混吃等死的廢物,問那么多干什么?”
 
“以前,你可沒那么多廢話。”
 
她哼了一聲,直接轉身離開了。
 
她感覺,秦宇昏迷了一年,似乎變的有些不同了,但很快,她又搖搖頭,“那又如何?還不是一個窩囊廢。”
 
望著她的靚麗背影,秦宇笑著聳了聳肩,想要讓莊紫妍一下子接受他,這顯然不可能,不過,他也不急,慢慢來。
 
接下來,莊紫妍找來醫生,對秦宇做了檢查,確定他真的沒事了,直接辦了出院。
 
然后,莊紫妍開車送秦宇回家。
 
“秦宇?你竟然醒了?真是禍害遺千年。”
 
剛一到莊家,迎面正好遇到一個打扮妖艷,全身珠光寶氣的中年婦人,她見到秦宇時,明顯吃了一驚,但很快,就滿是嫌惡的奚落起來。
 
她叫竇明珠,是莊紫妍的姨娘,自從莊紫妍的媽媽去世后,她就一直住在莊家,以女主人的身份自居,最是勢力。
 
“都已經成植物人了,那就死掉算了,你說你干嘛還要醒過來,讓別人不自在,也讓自己不自在?”
 
“像你這種人,活在世上就是浪費糧食,浪費空氣。”
 
她的話惡毒無比,望向秦宇的目光,更是充滿了嫌惡,而一轉眼,她又向莊紫妍望去,“秦家都已經拋棄他了,你還將他帶回來干嘛?”
 
“若是讓子豪知道了,肯定會不高興。”
 
說著,她還拼命的給莊紫妍使眼色。
 
而聽到這話,秦宇的眼中陡然射出一道寒光,冷冰冰的盯向了竇明珠。
 
吳子豪不高興?
 
聽到戴明珠的話,秦宇的雙眼再次瞇了起來,眸底深處全是冰冷的寒意,“看來,讓他變太監都是輕的。”
 
看來,吳子豪為了莊紫妍,沒少在莊家眾人的身上下功夫啊!
 
若對方不是莊紫妍的姨娘,秦宇真的很想一巴掌將那張丑惡的嘴臉打爛。
 
“姨娘,不管怎樣,秦宇都是我莊家的女婿,我帶他回家,不是理所當然嗎?”
 
這時,莊紫妍卻是不滿的說道,“至于袁子豪,你們就別費心思了,我對他沒有任何的興趣。”
 
聽到這一番話,秦宇的心里一陣大爽。
 
然后,他狠狠的瞪了竇明珠一眼,看在紫妍的面子上,老子就不和你一般見識了。
 
“紫妍,你可不要犯糊涂啊!”
 
竇明珠急了,一把抓著莊紫妍的手,“你母親走的早,我一直將你當親生女兒看待,我要為你的終生幸福著想。”
 
“以前讓這廢物入贅莊家,那是迫不得已,現在怕是秦家都將他忘記了,你根本不需要再委屈自己,吳子豪才是你最好的選擇,而且,吳子豪對你可是真心實意。”
 
她苦口婆心的勸著。
 
草,還沒玩沒了了是吧?
 
秦宇怒了,這老妖婦一直蠱惑莊紫妍,其心可誅啊!
 
“你不用說了,我對吳子豪真的沒有任何感覺。”
 
莊紫妍的態度很是堅決。
 
在她的心里,秦宇雖然是一個窩囊廢,讓她看不順眼,但心思也單純,可吳子豪卻不同。
 
吳子豪看上去謙和,但卻表里不一,心思極為狠毒,讓她很是反感。
 
即便沒有秦宇,他也絕不會選擇吳子豪。
 
甚至,吳子豪追的她太緊,她反倒可以拿秦宇做擋箭牌。
 
“紫妍,你這就是氣話了。”竇明珠仍不死心,“你就是不為自己考慮,也要為你爸爸考慮吧?”
 
“只要你同意和吳子豪在一起,他說你爸的事情全部由他解決。”
 
一聽到這話,莊紫妍就怒了,“你們已經賣了我一次,難道還想再賣我一次嗎?”
 
“你們將我當什么了?”
 
“我爸的事情我自己解決,不用你們操心。”
 
說完,她直接甩手回了屋子。
 
“都是因為你這個廢物!”
 
竇明珠沒能說服莊紫妍,也是滿肚子火,卻突然發現秦宇正滿是戲謔的看著她,更是氣不打一處來,雙目一瞪,沖著秦宇就是一通大罵,“看什么看?沒用的窩囊廢,害的老娘損失了一大筆錢。”
 
“你損失了一筆錢?什么意思?”
 
秦宇的雙眼一瞇,直接逼問道。
 
這讓竇明珠的臉色一變,自知說錯了話,但很快,她的眼睛又是一瞪,“你是個什么玩意?也敢管老娘的事?滾,滾,趕緊滾!”
 
秦宇的眼中寒光一閃,上下打量了對方一番,臉上露出一抹詭異之色,突然湊近了對方,怪笑著道:“姨娘,你眉眼昏暗,低沉,看來最近的夜生活很豐富啊,最近身體是不是有些不舒服?嘖嘖,我勸你趕緊去醫院檢查一下吧!”
 
“若是讓爸知道了,不知他會有什么感想?會不會將你掃地出門呢?”
 
他的聲音很是邪異,聽在竇明珠的耳中,猶如晴空霹靂,臉上瞬間露出一抹慌亂,“你,你怎么知道?”
 
她立馬驚叫出聲,直接失態了。
 
一轉眼,卻看到秦宇正似笑非笑的看著她,這讓她羞憤無比,“你竟然敢威脅老娘?”
 
一個任她欺負的窩囊廢,竟然也敢來嘲笑她,簡直就是豈有此理。
 
“你若是敢亂嚼舌根,老娘讓你生不如死!”
 
她兇狠的瞪著秦宇,滿臉都是威脅。
 
莊紫妍的母親去世了,她就是莊家的女主人,雖然沒有和莊紫妍的父親莊文昌結婚,但兩人卻是睡在一個房間的。
 
這段時間,莊文昌因為古陶之事,觸發心臟病,一直在休養,這卻是給她創造了機會,每天都是夜不歸宿,毫無節制。
 
若是讓莊文昌知道她在外面胡搞亂搞,以對方的性格,必定會雷霆大怒,真的將她掃地出門。
 
“你還是先管好自己吧。”
 
秦宇嗤笑一聲,“還有,別不將我的話當回事啊,趕緊去醫院檢查一下,否則后悔莫及。”
 
說完,他不再理會對方,也進了別墅。
 
他在天玄大陸學了很多本事,一眼就看出竇明珠的情況了。
 
“王八蛋!”
 
竇明珠卻是氣的咬牙切齒,滿臉怒容,死死的瞪著他的背影,同時又有些疑惑,“這個窩囊廢不是一直昏迷嗎?他怎么知道我的事?”
 
“不行,絕不能讓這廢物再留在莊家了,必須想辦法將他趕出去,這樣的話,不僅可以讓他閉嘴,也能得到吳子豪的一筆錢,一舉兩得啊!”
 
很快,她的臉上又露出一抹陰狠和得意,“一個被秦家拋棄的死廢物,都成了植物人,那就去死好了,對大家都有好處,偏要醒過來惡心大家,哼!”
 
她哼了哼,轉身離開,卻是根本沒將秦宇的話放在心上。
 
誰會將一個窩囊廢的話當回事啊?
 
秦宇回到房間,就看到莊紫妍正在地上為他鋪床。
 
他雖然和莊紫妍結婚了,但他從來都是睡地鋪,沒有睡床的權力,而莊紫妍也從未讓他碰過。
 
他以前渾渾噩噩,又膽小怯懦,莊紫妍讓他睡地鋪,他就睡地鋪,從來不敢反駁。
 
“以前的我,真是悲哀啊,每天守著一個如花似玉的漂亮老婆,卻從不敢碰,嘖嘖,確實夠窩囊的。”
 
秦宇依著房門,暗自搖頭自嘲,看著那曼妙的身材在他的面前晃來晃去,只感到很是賞心悅目,忍不住在心中贊了一聲,“真漂亮啊!”
 
“你的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竟然敢偷看我?是不是想死!”
 
莊紫妍鋪好了地鋪,發現了秦宇的目光,柳眉一皺,臉上露出一抹嫌惡,冷聲道。
 
以前,秦宇從不敢用這樣的目光盯著她看,剛才,她被秦宇盯著,只感到渾身不自在。
 
秦宇笑笑,并不在意。
 
他走向對方,直接說道:“給我一些錢。”
 
向自己的女人要錢,他一點都沒感到不好意思。
 
莊紫妍的眼睛瞬間瞪的老大。
 

>>>>本文《絕代邪醫》全文在線閱讀<<<<

快三预测 栾城县 | 洛隆县 | 定襄县 | 通城县 | 广东省 | 九寨沟县 | 赣州市 | 海淀区 | 乌拉特中旗 | 宜阳县 | 淮南市 | 景泰县 | 沧州市 | 昭通市 | 黄山市 | 平远县 | 临西县 | 东阿县 | 江津市 | 龙泉市 | 咸丰县 | 恩施市 | 方正县 | 军事 | 济阳县 | 凌云县 | 九寨沟县 | 冀州市 | 滦平县 | 长寿区 | 麻阳 | 志丹县 | 怀化市 | 固安县 | 济阳县 | 衡阳市 | 青海省 | 南通市 | 阳谷县 | 当涂县 | 杨浦区 | 武义县 | 调兵山市 | 祥云县 | 饶河县 | 合水县 | 岳普湖县 | 滁州市 | 吴堡县 | 光泽县 | 昭苏县 | 长兴县 | 南溪县 | 元阳县 | 吐鲁番市 | 华坪县 | 珠海市 | 蓬莱市 | 扎赉特旗 | 韶关市 | 涿鹿县 | 皋兰县 | 夏邑县 | 子洲县 | 沧州市 | 乌拉特后旗 | 武宣县 | 平南县 | 长宁县 | 淮滨县 | 灵宝市 | 汕尾市 | 湘潭县 | 彰武县 | 隆尧县 | 广州市 | 新巴尔虎左旗 | 洪洞县 | 农安县 | 宾阳县 | 门头沟区 | 西青区 | 新泰市 | 江津市 | 兴仁县 | 金坛市 | 娄底市 | 大悟县 | 荣成市 | 永济市 | 吐鲁番市 | 古丈县 | 太仓市 | 通榆县 | 科技 | 吴堡县 | 长宁区 | 新闻 | 正定县 | 齐河县 | 大关县 | 行唐县 | 南京市 | 瑞金市 | 荥阳市 | 东阿县 | 建德市 | 策勒县 | 洛扎县 | 九寨沟县 | 闵行区 | 错那县 | 海丰县 | 喀喇沁旗 | 湄潭县 | 宝丰县 | 衡阳县 | 宣威市 | 绥中县 | 瓦房店市 | 崇明县 | 胶南市 | 嘉鱼县 | 江山市 | 门头沟区 | 富源县 | 阿坝县 | 嘉禾县 | 延寿县 | 苍梧县 | 临西县 | 温州市 | 岑溪市 | 克拉玛依市 | 岳池县 | 白玉县 | 苏尼特左旗 | 瑞丽市 | 噶尔县 | 大邑县 | 富宁县 | 贡嘎县 | 汉源县 | 台前县 | 南平市 | 明水县 | 大连市 | 宣汉县 | 河西区 | 增城市 | 科尔 | 梅河口市 | 望江县 | 大悟县 | 曲靖市 | 碌曲县 | 甘肃省 | 缙云县 | 长泰县 | 晋州市 | 太保市 | 太保市 | 西藏 | 齐河县 | 乌拉特中旗 | 龙江县 | 屏边 | 辽宁省 | 彭州市 | 丰原市 | 梁山县 | 兰考县 | 大埔县 | 离岛区 | 玉田县 | 柯坪县 | 和硕县 | 乌兰县 | 和政县 | 宜宾县 | 满洲里市 | 富川 | 许昌县 | 阿巴嘎旗 | 金昌市 | 蒙山县 | 岢岚县 | 竹山县 | 岳阳市 | 陆良县 | 南皮县 | 大名县 | 德惠市 | 滨海县 | 枝江市 | 栖霞市 | 北票市 | 吴桥县 | 保定市 | 格尔木市 | 江津市 | 宜丰县 | 龙口市 | 台中县 | 涡阳县 | 永德县 | 昌江 | 通榆县 | 罗江县 | 天全县 | 宝应县 | 新邵县 | 蕉岭县 | 尉氏县 | 遂昌县 | 巴林左旗 | 和田市 | 乐业县 | 鄄城县 | 锡林郭勒盟 | 康保县 | 中山市 | 特克斯县 | 安吉县 | 河源市 | 吐鲁番市 | 蒙山县 | 张掖市 | 白河县 | 读书 | 同德县 | 石泉县 | 门头沟区 | 宜兰市 | 和静县 | 黄梅县 | 屏东县 | 上饶市 | 青海省 | 东阳市 | 略阳县 | 松原市 | 江津市 | 清原 | 阿图什市 | 建平县 | 石台县 | 苏尼特右旗 | 海城市 | 仁怀市 | 东至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