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娛樂?2019-08-17 14:13 的文章

啊輕點再深點繼續公車,污小說直接上,火爆新書【逆天奇醫】在線閱讀 逆天奇醫全文列表

 看著秦思瑤這幅模樣,吳小樂就知道這小.妞想歪了,他沒好氣地白了秦思瑤一眼,說道:“當然是去你自己房間洗啦?”說著,吳小樂率先走出廚房,在屋檐下拿起一個木盆就往秦思瑤的房間走去。

 
一瞧見吳小樂要進自己房間,秦思瑤一愣,隨即似乎想到了什么,俏臉一紅,趕忙追上去,“吳小樂,你別進去……”
 
可是最終還是晚了一些,因為吳小樂已經沖進去了。
 
聽到秦思瑤的話,吳小樂也是微微一愣,不過很快便回過神來,當他看到秦思瑤床上擺放的五顏六色的衣物總算是知道她為啥這么緊張了。
 
不過吳小樂卻很快回過神來,沒好氣地瞥了一眼正沖過來一臉緊張地秦思瑤,啐道:“有啥大驚小怪的,你的身子小爺我都看的差不多了,還害羞個啥?”
 
“吳小樂,你去死……”
 
很快,山聯村的村頭便發出一陣凄厲的慘叫和呵斥之聲……
 
可能是認床的問題,秦思瑤一夜都沒有怎么睡好,夏天的白天很長,雖然已經五六點了,可是天卻還是蒙蒙亮,東邊的魚肚白也還沒有翻出來,不過村里的一些公雞卻已經開始打鳴。
 
很快,秦思瑤便聽到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她凝神一聽,是吳小樂穿衣洗漱弄出來的響動。
 
“吳小樂,你起來這么早干嘛?”秦思瑤穿著睡衣從房間走出來,看著正蹲在房間下刷牙的吳小樂問道。
 
吳小樂漱好口之后,這才看向秦思瑤,說道:“秦書記,我們農村就靠這一畝三分地過活,雖然說村里很多壯年都外出打工了,但是這地卻還是要有人來種的,沒錯,我知道你們大城市建筑豪華,但是磚塊不能當飯吃啊,不管什么年代,種莊稼的才是最應該受到尊敬的,沒有我們這些農民辛辛苦苦的種地,那么你們這些高高在上的城里人還不早就餓死了?沒有我們農民工在大城市搞建設,難道指望你們這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在紙上畫出房子來?所以,秦書記,希望你以后不要瞧不起俺們農村人!”
 
說著,吳小樂又舀了一瓢水,倒進臉盆里,開始洗臉。
 
可是秦思瑤卻被他的一番話給震在原地久久不能回過神來。確實,秦思瑤從小生活在大城市里,雖然她不至于鄙夷那些穿著破破爛爛的農民工,但是卻也絕不樂意和他們靠近。
 
可是此刻聽了吳小樂的話,她忽然發現,這個世界上最可愛的人不是那些長得帥氣漂亮的明星,最應該受到尊敬的人反而是這些穿著最破的衣服,吃著最差的伙食的一群人!
 
若是沒有他們,那么誰來給咱們提供糧食?誰來給咱們蓋大樓?
 
確實,國外已經實行農場主機制了,但是在我們華夏,那一套很難行得通!所以,對于那些奮斗在對底層的人給予最大的敬意才是真的,而不是對他們輕視鄙夷……
 
“吳小樂,你為什么不離開村子去外地打工呢?”秦思瑤收回心神,好奇地問道。
 
她能看的出來,吳小樂還是有些能耐的,至少中了蛇毒在醫院的話,肯定要打血清啊等等一些藥品,可是吳小樂只是將毒血吸出來,再用一些草藥抹上居然就沒事了。
 
而且秦思瑤也和吳長生打聽了,吳小樂是村里唯一的大夫!
 
吳小樂一聽,嘿嘿一笑,一雙漆黑的眸子在秦思瑤的身上上下的打量了起來,說道:“咋地,書記這是關心廣大的農民兄弟么?要不讓我感受一下書記你溫暖的胸懷如何?”
 
想到自己昨天看到秦思瑤昨天沒穿衣服的模樣,吳小樂忽然一個激靈,呼吸也變得有些不太自然了起來。

 文學

 
不得不說,秦思瑤這個女人確實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子,她有著城里女孩子的一切美好,雖然此刻只是素顏,但是卻依舊沒有辦法遮擋的了她的美麗,特別是那雙清麗的大眼睛更是能夠吸引男人的注意。
 
“呸!無賴!”
 
秦思瑤沒想到吳小樂沒說幾句話又犯老毛病,不過當她感覺到吳小樂灼熱的目光盯在自己胸口的時候,她的身子還是忍不住有些發顫的。她發現自己的內心深處居然有一絲絲小小的期待!
 
呸呸呸,秦思瑤啊秦思瑤,你到底再想些什么呢?你怎么可以對這個臭小子胡思亂想,你以后的男人可是要光芒萬丈才可以的!
 
不過想到自己身上的婚約,秦思瑤就是一陣黯然,她知道,自己這輩子恐怕沒有辦法實現自己的理想了!
 
每個女孩子都是一樣,她們希望尋找到一個強大的男人依靠,可是并不是每個女人都可以依靠到強大的值得信賴的男人。
 
洗漱完畢之后,吳小樂便去廚房的灶臺下起火,開始做起了早飯。
 
秦思瑤見狀,也快速的回到房間換好衣裳洗漱完畢,走到熱氣騰騰的廚房里去了。
 
早飯很簡單,一鍋粥,以及一些小菜,這些小菜都是農村自家種出來的,用鹽腌一段時間之后便可以食用。
 
“唔,這味道真不錯。”秦思瑤本還見這些小菜黑乎乎的看上去有些惡心,但是吃到嘴里之后便停不下來了。
 
吳小樂笑了笑,這樣的小菜他們農村人早就吃膩味了,但是這位城里來的大小姐居然會這樣,哎,看來這就是人與人的差距吧?啥時候我要是有能力也將咱們村的經濟給帶動起來該有多好啊?可是吳小樂知道,這根本就是癡人說夢!
 
他雖然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誰,但是他是在山聯村長大的。這里就是他的家,這里的鄉親們就是他的家人,他希望他身邊的人可以過的幸福一些。
 
吃過早飯之后,吳小樂拿了一把鋤頭便朝院子外面走去。
 
“吳小樂,你等等我!”
 
秦思瑤戴了一個遮陽帽,急匆匆地跟了過來,吳小樂一愣,疑惑地問道:“我說秦書記,你這是干啥?我可是要去地里干活的,你就別跟著瞎搗亂了。這大熱天的,你還是在家里歇歇吧!”
 
“不,我來山聯村就是為了將山聯村的經濟提升上來的,吳小樂,我對這里人生地不熟的,你幫幫我好不好?”秦思瑤說著,緊緊地握住吳小樂的手,一雙清麗的大眼睛里面充滿了懇求之色……
 
吳小樂有些不太懂眼前這個女人了,多少人擠破了腦袋想要沖出農村,可是這位大小姐倒是有意思,居然硬是要往農村跑,而且還說什么要將山聯村的經濟給提升上去。
 
吳小樂覺得這女人恐怕是腦子燒壞了!
 
“秦書記,你還是好好的在這邊帶上一段時間,然后鍍金之后就離開吧,我們這窮村子的經濟可不是那么容易提升上來的!”
 
吳小樂嗤鼻一笑,轉身便要離開,之前也有好幾任上面下來的村官書記,可是那些個家伙全部都是來混日子的,吳小樂也早就已經將那些家伙的嘴臉給看清楚了,說白了,整個山聯村還是吳長生那家伙在只手遮天!
 
畢竟強龍不壓地頭蛇,那些個城里下來的書記壓根也懶得去得罪吳長生,畢竟他們只不過是走任而已,又不是一直都待在這邊不走了,沒必要花那個心思去搞一些小斗爭。
 
“吳小樂,你什么意思?”秦思瑤臉色一橫,那雙清麗的大眼睛里閃爍著怒意,“我可不是你之前遇到的那些人,我來這里就是要將山聯村的經濟提升上去的。”
 
瞧見秦思瑤憤怒的模樣,吳小樂嘿嘿一笑,摸著下巴繞著秦思瑤打量了一圈,看的秦思瑤心里發毛,心想這個壞家伙該不會是對我有什么壞主意吧?
 
想到這里,秦思瑤剛想要呵斥吳小樂,卻聽吳小樂咧嘴一笑,說道:“秦書記,我剛才瞅了一圈,我也沒有發現你有啥能耐能幫咱們山聯村人將經濟提升上去的,那啥,你哪涼快哪呆著去吧,別耽誤我下地了。”
 
說完,吳小樂哼著小曲,壓根不去理會背后秦思瑤氣的跺腳罵人的模樣。
 
“臭流氓,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就不信除了你之外我還沒辦法展開工作了!”秦思瑤這妮子也有幾分倔脾氣,她認定的事情便會認真去做,這也是她為什么會不顧全家人的反對來到山聯村做村官的原因。
 
這邊吳小樂已經走在了田間的小路上,兩邊的露水擦在腳脖子上有些癢癢的,時而會聽到“噗通”一聲,那是蛤蟆入水的聲音。
 
吳小樂家只有一畝地,在這山聯村中算是比較少的了,若非是他還有一手醫術的話,恐怕他如今都不知道該咋過活了。
 
此時正是南方種植西瓜的季節,吳小樂家地里種的也是一些西瓜,吳小樂雖然勤快,但是奈何自己家的那塊地實在是太缺少養分了,種出來的莊稼也是夠嗆的很。
 
不過聊勝于無!
 
扛著鋤頭,吳小樂已經走到了自己家的瓜地里,本來還有些興致滿滿的吳小樂忽然發現自己家地里的一些瓜藤居然都“陰”(焉了的意思)了。
 
這可把吳小樂給急壞了,這西瓜就完全依靠瓜藤來汲取養分的,這瓜藤都陰了,這西瓜還能活么?
 
如今的西瓜還沒有成熟,可是卻也不小了,這若是忽然陰了的話,那就實在是太浪費可惜了。要知道,在山聯村,一板車的西瓜也就能賣個三百來塊錢而已。
 
吳小樂家種的西瓜本就不多,這要是再狠狠地來一下的話,這個夏天日子不好過啊!
 
吳小樂嘆息一聲,心中有些無奈,“難道老天爺要讓小爺我丟棄掉自己的節操嗎?”雖然不知道吳小樂這話是啥意思,但是從他的表情上來看,似乎是一件他非常不樂意去做的事情,并且這件事情關乎于——節操!
 
心里苦悶的吳小樂蹲下身子,用手輕輕地撫摸著身下那根快要陰掉的瓜藤,心中滿是苦澀,“哎,兄弟啊,別怪我啊,家里窮,買不起肥料,下輩子投好胎,別來我家地里了。恩?”
 
正當吳小樂準備起身的時候,他忽然一驚,他感覺到有什么東西在猛吸自己的手,他低頭一看,立刻嚇壞了,你爺爺的,之前的那根瓜藤仿佛活了一般,緊緊地黏在吳小樂的手上,死活不肯下來。
 
這種場面吳小樂啥時候見到過,拼命將那根瓜藤給拽下來,撒丫子就逃,你爺爺的,真是活見鬼了。
 
吳小樂嚇得驚魂未定,他都懷疑是不是自己昨晚沒有睡好覺,否則的話,又瓜藤怎么可能會活起來呢?
 
雖然有些驚魂未定,但是吳小樂很快便釋然過來,強烈的好奇心占據了他上峰。
 
“不行,不管咋樣都得去看看。”吳小樂心中越發的好奇了起來,自從昨天幫秦思瑤解毒之后,吳小樂便覺得自己整個人好像不一樣了。
 
特別是昨天居然可以透視過秦思瑤的衣裳,雖然只是這么一層薄薄的衣物,可若是利用的好的話,恐怕會給自己帶來無窮的好處,剛才他發現瓜藤仿佛要將自己的手吸進去似的,這一切的一切都讓吳小樂聯想到了昨天的事情上!
 
壯著膽子,吳小樂快步地沖回到之前所站的位置,他低頭再去看那根瓜藤的時候,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似的,他拼命地揉著自己的眼睛,可是發現他腳下哪里還有什么陰掉了的瓜藤啊?有的只是一根生機勃勃的瓜藤啊!
 
“這,這他娘的到底咋回事兒啊?!”
 
吳小樂一臉的駭然,這么詭異的事情恐怕是個人首先有的就是恐懼,吳小樂思慮了很久,一個大膽的念頭在他的腦子里閃過,他眼中閃爍著一絲好奇之色,終于還是邁開了腳步,朝著身邊另一根陰掉的瓜藤走去……
 
吳小樂心中帶著忐忑,將手輕輕地撫摸著那根陰掉的瓜藤,很快,神奇的一幕再次出現,那股吸力再次出現,吳小樂低頭一看,他居然發現本來陰掉的瓜藤仿佛吸取了大量的水一般,變得豐潤起來,朝氣蓬勃,哪里還有原先焉了吧唧的模樣啊!
 
“這,這……”
 
自己心中的猜想得到了驗證,吳小樂整個人激動的話都說不清楚了,他本以為自己這輩子恐怕就要這樣渾渾噩噩的過下去了,可是卻沒有想到老天爺沒有拋棄自己,他又給了自己新生的能力!
 
農民咋啦?老子就要做一個絕色的農民!讓那些瞧不起農民的家伙瞎掉他們的狗眼!
 
既然篤定了心中的猜想,吳小樂一臉的興奮,準備繼續去將下一根陰掉的瓜藤給治好,可是他拿起瓜藤之后,吳小樂頓時懵住了。
 
因為他發現瓜藤在自己手上還是原先的模樣,沒有任何的異樣。
 
“這到底是咋回事兒呢?之前不是還好好的么?”吳小樂心里嘀咕了一陣,隨即又朝另外兩根陰掉的瓜藤上嘗試了一番,結果發現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
 
“他娘的,這到底咋回事兒啊?”吳小樂緊緊地皺著眉頭去思考,不一會兒,他便覺得自己眼前一陣眩暈,一個踉蹌,險些摔倒……
 
“吳小樂,你沒事兒吧?”
 
正在此時,秦思瑤的身影忽然傳了過來,將一陣眩暈的吳小樂給喚醒,吳小樂精神一震,扭頭看去,只見秦思瑤的身邊跟著一個三十來歲模樣姣好的女子。
 
同為山聯村的人,吳小樂自然對那女人非常的熟悉,這婆娘是山聯村的婦女主任熊嫣嫣,平日里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咋看都不像是農村人,特別是她穿著ol制服,穿著黑色絲襪的性.感模樣,成為了山聯村很多男人平日里幻想的對象。
 
也有傳聞,熊嫣嫣這婆娘和上面的一些大佬睡覺,這才得到了現在在山聯村婦女主任的位置。
 
“秦書記,你們怎么來了?”吳小樂有些疑惑,他好奇秦思瑤怎么這個時候跑來這里了。
 
秦思瑤雪白粉嫩的香脖一揚,哼道:“你不帶我來地里,我就不能找人帶我來么?”說完,秦思瑤嘻嘻一笑,轉身拉著熊嫣嫣的手,笑道:“嫣嫣姐,真是麻煩你啦,否則這個壞家伙怎么都不肯答應帶我來這邊呢。”
 
吳小樂將目光投向熊嫣嫣的身上,同時,熊嫣嫣也是嫵媚一笑,嫵媚的大眼睛彎成了一道月亮,煞是迷人,特別是她身上特有的成熟.女子的味道,以及胸口的豐.腴,這些對于吳小樂這般年紀的年輕人來說絕對是致命的毒藥。
 
“小樂,聽說瑤瑤住在你家?”熊嫣嫣嫣然一笑,眼角下的一顆美人痣也跟著顫抖了起來,隨即,她佯怒道:“瑤瑤現在可是我妹妹,你要是敢欺負她,我可饒不了你!”
 
說這話的時候,熊嫣嫣故意嬌笑一聲,胸口的雪白也跟著顫抖了起來。
 
吳小樂看的入迷,忽然聽到熊嫣嫣最后一句加重了語氣的話,頓時咽了咽口水,猛地回過神來,輕咳一聲,說道:“嫣姐你放心,只要她不欺負我就好了。”說完,吳小樂低著頭,再也不敢去看熊嫣嫣的眼睛。
 
因為他發現這個女人嫵媚的眸子仿佛會說話一般,她的一顰一笑都讓自己呼吸忍不住加速!
 
瞧見吳小樂這幅模樣,熊嫣嫣笑的更響亮起來,不過她心底深處卻有另外一種想法,她發現以前倒是沒有發現吳小樂這臭小子居然看上去還這么的不錯。而且從吳小樂剛才的表現上來看,他似乎對自己也有些意思。
 
熊嫣嫣快三十的年紀了,她也是從上面派下來到山聯村的,本來大家都以為這女人會來了之后就走,誰曾想她這一呆就是好幾年。
 
俗話說的好,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熊嫣嫣正處于這樣的年紀,哪里能夠忍受的了這般苦楚?可是放眼整個山聯村,也找不出幾個像樣的男人來。
 
可是今天見到吳小樂,她發現自己以前倒是錯過了什么似的。
 
“你瞎說什么呢?誰欺負你了?”秦思瑤也發現了吳小樂盯在熊嫣嫣的身上看,不知道為什么,她心中居然有那么一絲生氣,這個該死的混蛋,看本小姐的時候也沒見你這么魂不守舍的呀,哼,不就是大點兒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吳小樂訕訕一笑,此刻他不想和秦思瑤爭辯,輕咳一聲說道:“那啥,要是沒什么事情的話,我就先回家了。”
 
是的,吳小樂此刻很想回家,他想要躺在床上好好的思考一下這一切到底都是怎么回事……
 
“你急什么呀?我還想要問你關于這周邊田地的事情呢,你是當地人,你有義務來協助我!”秦思瑤輕哼一聲,攔住了吳小樂的去路。
 
瞧見這小.妞這么不講理,吳小樂心中滿是苦澀,你爺爺的,我這是招誰惹誰了呀,你隨便找個人不就成了!
 
一旁的熊嫣嫣瞧見兩人這幅模樣,媚眼一轉,似乎想到了什么,笑道:“瑤瑤妹子,小樂他不是村委會的人,所以也沒有什么義務來協助你,不過我看你到底可以把她聘用到咱們村,就做你的專屬助理嘛!”
 
這話一出,吳小樂和秦思瑤都愣住了。
 
特別是吳小樂,在聽到熊嫣嫣的那句話之后恨不得要摟住熊嫣嫣好好的親一口才行,往日里,吳長生那家伙總是擺著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端架子,這讓吳小樂心中很不爽,可是說實話,他心里也是有些酸溜溜的,畢竟人家確實是當官的!
 
那時候吳小樂便想進村委會,可是吳長生那家伙一直不答應,這讓吳小樂氣的牙癢癢。
 
這下好了,有了熊嫣嫣的話,再加上秦思瑤是村里的一把手,想來這件事情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了。一想到這以后也可以和村里人說話端著官腔,吳小樂便忍不住樂的嘴都吱了起來。
 
“吳小樂,你樂呵什么呢?”秦思瑤剛想開口就瞧見吳小樂都快要流哈喇子了,吳小樂趕緊收回笑聲,正色說道:“書記,我覺得嫣嫣姐的話,值得考慮。你想啊,我們兩住在一塊,我若是成為你的助手,那等于是24小時全天候的伺候你,你說,這多方便,多劃算啊?”
 
聽吳小樂這么說,秦思瑤險些就要松口了,不過她忽然發現了一個問題,吳小樂為什么這么激動呢?
 
秦思瑤眼珠子笑道:“想要做我的助手也不是不行,不過嘛……”
 
“不過什么?”吳小樂一聽有戲,立刻激動地湊了過去。
 
瞧見吳小樂眼巴巴地望著自己的模樣,秦思瑤心里激動死了,她怎么也沒有想到吳小樂這個家伙居然也有軟肋,一想到吳小樂以后就要在自己的手下受折磨,她內心的小惡魔便忍不住獰笑了起來。
 
吳小樂啊吳小樂,當初你占本小姐便宜,然后又不待見本小姐的事情,本小姐可是全部都記得一清二楚呢!
 

>>>>本文《逆天奇醫》全文在線閱讀<<<<

快三预测 江安县 | 洪泽县 | 长葛市 | 察隅县 | 房产 | 舟曲县 | 吴堡县 | 米易县 | 威海市 | 深州市 | 靖远县 | 贵港市 | 西丰县 | 克山县 | 澄江县 | 辽宁省 | 贞丰县 | 大名县 | 乾安县 | 乳山市 | 彭州市 | 洪江市 | 淄博市 | 汾阳市 | 镇原县 | 嘉峪关市 | 宁津县 | 遂川县 | 伊金霍洛旗 | 安新县 | 尼木县 | 白山市 | 中方县 | 察隅县 | 藁城市 | 庄河市 | 东山县 | 陇川县 | 彰化县 | 和田市 | 金塔县 | 桑日县 | 淮滨县 | 寿光市 | 万载县 | 尚志市 | 安新县 | 沙坪坝区 | 紫阳县 | 凤阳县 | 伊宁市 | 巴林右旗 | 延庆县 | 建平县 | 墨江 | 成都市 | 阳朔县 | 黔西 | 绥滨县 | 千阳县 | 平和县 | 海伦市 | 牟定县 | 公主岭市 | 枞阳县 | 凤翔县 | 西乌珠穆沁旗 | 衡阳市 | 京山县 | 留坝县 | 萨嘎县 | 万荣县 | 丽水市 | 广德县 | 喀喇沁旗 | 云阳县 | 梅河口市 | 富宁县 | 安溪县 | 桃园县 | 盐源县 | 万年县 | 米脂县 | 手游 | 达州市 | 盖州市 | 临清市 | 芜湖市 | 诸城市 | 聊城市 | 朝阳县 | 阿勒泰市 | 济阳县 | 高邮市 | 买车 | 军事 | 兴城市 | 柏乡县 | 福鼎市 | 鹤庆县 | 临漳县 | 博兴县 | 济南市 | 玉山县 | 京山县 | 鲁甸县 | 广元市 | 遂平县 | 福建省 | 扶绥县 | 南乐县 | 藁城市 | 双峰县 | 南靖县 | 绥江县 | 垣曲县 | 新龙县 | 肥城市 | 黎平县 | 崇信县 | 金秀 | 巨鹿县 | 奈曼旗 | 资讯 | 门头沟区 | 保亭 | 博湖县 | 汽车 | 麻城市 | 泰顺县 | 原平市 | 越西县 | 呼和浩特市 | 宁河县 | 安顺市 | 高平市 | 洮南市 | 翁源县 | 堆龙德庆县 | 依兰县 | 云和县 | 永安市 | 沾化县 | 浠水县 | 丰城市 | 泗洪县 | 克东县 | 弥勒县 | 梨树县 | 嘉黎县 | 潢川县 | 葵青区 | 建瓯市 | 东兰县 | 富源县 | 合水县 | 宁陕县 | 鹤庆县 | 民丰县 | 南郑县 | 炉霍县 | 和平县 | 浠水县 | 宁安市 | 兰州市 | 宣汉县 | 嘉兴市 | 秦安县 | 逊克县 | 绵竹市 | 梅河口市 | 广饶县 | 新化县 | 万盛区 | 凤冈县 | 赫章县 | 玉溪市 | 六盘水市 | 呈贡县 | 贵港市 | 天台县 | 遂昌县 | 卓资县 | 汉阴县 | 永康市 | 金秀 | 苍南县 | 洛扎县 | 饶阳县 | 沂南县 | 长顺县 | 卓尼县 | 蒲城县 | 涿州市 | 五大连池市 | 云梦县 | 明光市 | 阿鲁科尔沁旗 | 旌德县 | 运城市 | 庆城县 | 保靖县 | 二连浩特市 | 新源县 | 宁化县 | 福贡县 | 兴城市 | 滕州市 | 隆回县 | 黑水县 | 庆阳市 | 锦屏县 | 大连市 | 游戏 | 富顺县 | 兴山县 | 池州市 | 余姚市 | 通辽市 | 安顺市 | 汾阳市 | 宾阳县 | 左权县 | 新乡市 | 普定县 | 彩票 | 靖宇县 | 平舆县 | 拉孜县 | 清涧县 | 麦盖提县 | 望都县 | 维西 | 米易县 | 来宾市 | 清流县 | 丰宁 | 慈利县 | 郯城县 | 维西 | 建瓯市 | 西吉县 | 霍山县 | 三台县 | 元谋县 | 米泉市 | 遵化市 | 河津市 | 玉屏 | 罗甸县 | 汉源县 |